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七十章 修行即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29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大俱罗感五谷气这种修炼法,真是很霸道。”

    这种行军口粮的确很能饱腹,林意平时硬撑恐怕已经能吃十人的饭量,但一路边吃边走,估计差不多只是两斤左右,他已经感觉吃饱,十分的满足。

    和黑蛇王那样的强者大战之后,他身体感受死亡的威胁,有一些潜能被逼迫了出来,他气血分外旺盛,只感觉体内的五谷之气如同不断的轻微爆炸,一波波带着暖流冲向身体各处。

    如此五气充盈,除了有关心脉的那三处窍位以及脊椎大龙之外,他也很快清晰的感知到了体内有些窍位似乎损耗过大,对于五气的需求也更烈。

    他顺其自然,让内气自然涌动到那些窍位,但是他心中也已经明白,至少在自己的肉身修炼到那种类似“金刚不坏”,甚至能够容纳一些毒物入体都无妨的地步之前,这种修炼法似乎就只要不断的以战养战。

    越是和黑蛇王这种强过自己的人交手,似乎得到的好处就反而越大,进境就越是神速。

    遭遇先前的伏击,付出三名同窗死亡的代价之后,所有这些南天院同窗的进步也同样神速。

    和之前的如同游山玩水相比,这些锦衣玉食堆就的年轻修行者至少已经有了些军士的模样,行军时已经十分谨慎小心,看着他们的样子,林意可以肯定,再来一次伏击偷袭,他们也不至于向先前一样六神无主。

    “老规矩,和以前一样,你和齐珠玑一人一半。”

    林意悄然将数片星兔厥的叶子递入他身边的萧素心手中。

    融天洞里所有的星兔厥按照人数均分侯,每人都分到了数片叶子,这数片叶子的药力不足以炼制一枚大天星丹,但萧素心和齐珠玑手中的叶子再加上林意所分的,其中灵气量恐怕是已经接近一颗黄芽丹的灵气量了。

    “连这你都不需要?”萧素心虽然已经习惯林意的作风,但夜色中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真的不需要。”林意点了点头,“但不要让别人觉得我不需要。”

    “林狐狸我本来觉得在这行军口粮上,你将来会欠我一个人情,但现在看来,我反倒欠你人情。”齐珠玑忍不住轻声叹息。之前在南天院,他和萧素心便吃了不少属于林意的提灵膏之类,但南天院的那些药膏,也不能和这些星兔厥相提并论。

    “我可能会在赶到刃崖之前便真正突破到黄芽境。”萧素心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双瞳在黑夜中发光,宛若彻底新生,“我之前已经吞服了分到的星兔厥,现在体内都已经隐隐有黄芽生成之感。”

    “趁热打铁,一举突破。”林意心中原本应该高兴,然而看着此时的萧素心,他还是不由得想到林玄鱼,他算是暂时改变了萧素心的人生,然而他的力量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实在太过渺小,已经无法改变林玄鱼的人生。

    “林狐狸,你还是少算了一点。”齐珠玑也没有客气,他咀嚼着分到手中的星兔厥,吞咽下去,同时说道:“我们所有这些同窗都觉得落腹为安,都生怕游击军分一杯羹,所以到手的这灵药没有一个留着,全部都服用了。现在体内灵气充盈,不断转化为黄芽真元,他们的体力和精神恢复得快,本来应该还能帮你多带行军口粮。”

    “这倒是。”

    林意愣了愣,他自从进了南天院之后便根本没有吸纳天地灵气凝练真元,真元功法对他似乎已经变得太过遥远,他现在根本没有补充真元和修行者体力之间的概念。

    “不过说到笼络人心,倒是没有人比你更强,本来你对黑蛇王一战,所有人就自然以你为主将,现在攻占了融天洞,本来你是首功,多分一些星兔厥也没有人会有异议,但是这种东西你都均分,现在平时那些根本看不起你的同窗都对你服气的很。”齐珠玑在林意的耳边淡淡的轻声说道:“你现在就相当于是天监四年的倪云珊。”

    “那也好,不过我们三人同心,你可不要拖我后腿。”林意对着齐珠玑微笑。

    “你什么时候让我狠揍一顿,我便和你同心。”齐珠玑又有些牙痒。

    “不过你现在已经算是我半个兄弟。”林意突然认真,说了这一句。

    齐珠玑倒是有些发愣,“林狐狸你什么意思?”

    “即便一开始我在阵前发威,但你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那黑蛇王对手,事实即便是胜,我们也胜得极为凶险。今夜我差点小命不保。”林意看着齐珠玑,“但即便那时,你也和我并肩作战,没有先逃之意,你已经让我惺惺相惜。”

    “那也只能半个兄弟?”齐珠玑顿时冷笑起来,“林狐狸你的兄弟真贵重!”“这种战阵,即便是平时不和的战友,面临危难,自然也不能离奇,但是兄弟却更重,不只生死与共,我父亲便常对我言,真正的兄弟,是帮亲不帮理,即便天下人都认为你错了,我依旧站在你一边。”林意认真的轻声说道。

    “那是傻吧,那说不定就是为虎作伥。”齐珠玑鄙夷道:“若是你兄弟是恶人,举世皆认为他错,你也站他一边?”

    林意用看着傻子的目光看着齐珠玑,“我的兄弟怎么可能是大奸大恶之徒?若是那样的人,怎么会成为我的兄弟?既然兄弟为人不可能有问题,无论外界如何看他,你自然便要相信他。”

    齐珠玑突然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若是有一天你自己发现,你的兄弟真的变恶了呢?”

    “那便不再是我兄弟。”林意觉得齐珠玑这问题简直是废话,“不惹我还好,惹了我我第一个打他。”

    齐珠玑没有回应。

    林意的道理很简单。

    只是对于他而言,这世间的尔虞我诈却不简单。

    像林意这样简单固执的遵循着自己道理的人,是否又适合这大乱之世呢?

    他并非圣贤,所以无法预知。

    “有火光。”

    随着接近目的地,这些南天院的新生得到星兔厥的药力之助,体力反而渐复,许多人都第一时间察觉了那座刃山接近山巅处,有隐隐的火光燃起。

    萧素心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山上的火光。

    也就在她抬起头,看到这火光的同时,她体内的丹田气海里,有一团旋转不停的灵气陡然一顿,一凝,形成了她这一生里的第一条真元。

    一种新鲜的,强大的气息充斥在她的身体里。

    她莫名无比的感动,眼眶微湿,转头看着林意,轻声道:“已至黄芽。”

    林意在黑暗里愣了愣,他旋即反应过来,看清了她的眼睛。

    他也莫名的感动。

    他真挚的笑了起来,鼻翼微酸。

    对于不处在乱世中的那些修行者而言,修行的境界,只是通往不同权势大门的敲门砖。

    然而对于身处这样的乱世,对于他和萧素心这样的年轻修行者而言,修行即命。

    就如今夜,境界弱,便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