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咚!”“咚!”

    所有人还未从上一战的余韵中回过神来,两声沉闷如锤鼓般的响声已经传入他们的耳廓。

    林意和这名老生的身体同时往后倒下。

    刚刚那一刹那,林意一拳轰中了这名老生的胸口,而这名老生本身也是舍身似的打法,他前面的出招也是虚晃一枪,乘着林意一拳击中他的刹那,他也是一脚踢出,正中林意的胸口。

    两人齐齐重重摔倒在地,震起灰尘,那种力量的沉闷轰击声令人心悸。

    “易新晨!”

    老生这边几人疾步上前,纷纷发出惊呼声,他们发现林意的力量很惊人,这一拳直接将易新晨砸得闭过气去,晕厥在地。

    这几人用真元在易新晨身上数个窍位上按压,易新晨才骤然长呼出一口气,醒转过来,但一时却是胸口剧痛,根本不敢剧烈动作。

    “两败俱伤?”

    “林意他?”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全部汇聚在倒地的林意身上。

    “好脚力!差点让我吐血。”

    但林意的声音已经响了起了。

    只见林意一脸痛苦的揉着胸口,直接就站了起来,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师姐,我真的手下留情,否则他至少骨裂。”林意又对着那名看呆当场的师姐说道。

    “你!”

    这名女生一直被说,羞怒之下有些乱了方寸,“你为什么不盯着你的叶清薇师姐,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不放。”

    叶清薇也顿时心虚,叫了出声,“又关我什么事。”

    “我对师姐一见如故,似乎在哪里见过。”林意微笑起来,其实他此时胸口也剧痛,但是偏偏又似乎痛得很舒服,骨子里泛起一种麻痒的感觉,接着暖流荡漾,就像是那这一片区域的骨骼和血肉都被淬炼了一次。

    他现在反而越来越期待和这些师兄师姐交手。

    大俱罗之路除了大俱罗之外从未有人走过,所以就算是那位神惑境之上的瘦高老人也只是提出最有可能的推断,现在林意修到这个地步,已经发现不少推断是错的,包括以前他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是错的。

    因为他是大俱罗之后,这个修行者世界唯一一个感知到了五谷之气的修行者,所以他才能清晰的体会到,真元,包括对于修行者而言就像是命一样的那种天地灵气,其实和五谷之气是相冲,会相互消融。

    所以随着他气血越来越旺盛,今后体内五谷之气更浓,他绝对凝练不出真元,也自然不可能用真元淬炼法来磨砺肉身。

    那些粗苯的撞树撞山等炼体法,只触及皮肉,徒有撞击力,却无真元的那种无孔不入的渗透力。

    反倒是和这些修行者对战,修行者的拳脚带着真元轰到他身上,真元深入他体内骨血,反而是一种更好的肉身淬炼。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天监五年的新生,正好都未过命宫境。

    他们的真元力量轰击上来,虽然让他剧痛无比,甚至打得他血肉肿胀,但对他却形不成什么严重的损伤。

    这些师兄师姐,岂非是最好的陪练?

    “我哪里和你一见如故。”这名天监五年的女生气得跺脚,“我自幼在西平郡长大,到南天院求学才到了建康城,你怎么见过我。”

    “西平郡?按我所知,西平郡能进南天院的,应该只有宁州刺史家中的....”林意展开推测。

    “这和你无关!”这名女生被说中,顿时恼羞的打断林意说话。

    “杭临仰,来讨教林师弟高招。”

    此时众人都已经回过神来,大多数人其实也看得出林意掩饰着的痛苦神色,一名面容温和的老生走了出来,他原本便是要在第三位出场的,因为易新晨抢先,所以他现在第四位出场。

    “已经第四个了。”

    “若是再输,就要上第五个,就过半了。”

    这时一群新生也都反应了过来。

    “师兄师姐对师弟师妹看来也不怎么爱护,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给。”尚红缨在此时冷冷出声,她以为林意此时的处境艰难,毕竟若是她经受方才那样的一脚,恐怕已经很难战斗。

    所有的老生顿时面色一僵,这样的车轮战的确有些不太光彩,近乎无耻。

    “无妨,这种力量我还承受得住。”但是林意却对着所有这些老生笑了笑,“即便再用这样的战法,也如同隔靴搔痒,无伤大雅。”

    “林意你读的到底都是什么书,如此乱用词。”齐珠玑又听得牙痒,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师兄,我出手了。”

    杭临仰还有些犹豫,但是林意却反而对着他行了一礼,直接说道。

    “这...?”

    杭临仰的眼睛瞬间瞪大到了极致。

    他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意根本没有战法,竟然就像是市井无赖斗殴一样,直接张开双臂,空门大开,龇牙咧嘴的朝着他直接抱过来。

    这种身前空门大开,如螃蟹横行,他想要如何迎面击打林意就是如何击打。

    他惊疑难言,略微迟钝,但是林意根本不变招。

    “砰!”

    他终于出拳,再击中林意的胸口。与此同时,林意也是一脚,踢中他的胸腹之间。

    “咚!”“咚!”

    和方才同出一辙,两人同时重重仰面倒地。

    杭临仰浑身微微抽搐,他也被林意这一脚踢得闭过气去。

    一群老生惊怒交加上前时,也忍不住看向林意。

    “我还行。”

    但此时林意已经坐了起来,将他们吓了一跳。

    “我都说过了,即便再用这样的战法,也如同隔靴搔痒,无伤大雅。”林意咳嗽着,道:“都不甚痛了。”

    “我......”

    一群人都彻底无语了,即便是不远处看热闹的老军都是啼笑皆非。

    且不说隔靴搔痒,无伤大雅这两句连在一起用简直是乱用词,方才这样的战法明明是他自己用的,杭临仰实在是无奈才被迫如此。更何况他现在明显痛得面目扭曲,竟然却张口说瞎话,直接说不怎么痛。

    “再打他痛处!”

    陈宝蕴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旁的一名同窗说道。

    这名同窗是庄泽泪,现在第五名出场人选。

    对于陈宝蕴而言,之前的林意便和建康城里水沟里的青蛙没有什么区别。

    一场暴雨便有可能杀死许多这样的青蛙,将这种善水的生物都变成浮白肿胀的死物,更不用说一些大人物的意志。

    既然是这样的东西,便不要想吃天鹅肉了。

    哪怕是和陈宝宝接近,在他看来都会很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所以他很自然的前去警告林意,并随手给了林意教训。

    然而现在,林意却是在用这种方式回答他的警告。

    所以他很愤怒。

    这种愤怒和其余这些同窗的愤怒不同。

    按照这些天监五年老生的设计,越到后面自然便越强。

    庄泽泪比起杭临仰要略强一些。

    他要击中林意已经被击中两次的胸口,成功几率应该不小。

    然而等到他真正到了林意面前时,他却发现根本不是成功几率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

    因为就和对杭临仰时一样,林意完全就没有任何变化的,直接张开双臂就扑了上来。

    庄泽泪有些懵的发力,出拳。

    接着便是砰的一声响。

    他和林意同时倒下。

    和上几次不同,当两声沉闷倒地声再响起时,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这山巅处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