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有本事也不是我的本事。”

    林意耸了耸肩,“我是罪臣之后,人人避之不及。”

    这名青年将领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他看着林意,知道从一开始便是自己情绪不对,于是他想了想,道:“抱歉。”

    “你真不知今夜谁要见我?”林意觉得他有些意思,又轻声问了一句。

    “不知道。”

    这名青年将领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别说是我,这里没有人知道来者的身份,但想必不是一般的权贵。”

    林意看着这名青年将领的侧脸,道:“那我现在能做什么?”

    “这里只是个落脚点,没有什么可以做的。”这名青年将领垂下头来,看着下方的萧素心和齐珠玑,“我不知道你这两名同伴如何能留下来,但你现在可以自行休憩。”

    “有可以修炼试力的地方么?”林意看着这名态度已经有所改善的青年将领,很诚恳的说道:“我的修行出现了些问题,我需要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

    “上面那十几间全是空的,随便哪间就可以。”青年将领伸手点了点最上边的一片吊脚楼,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你不要想着离开这片营区。”

    “这事关军令,您也不会容许我离开这里。”林意笑了笑,“我去和我的同伴说些话应该也可以?”

    这名青年将领也开始觉得林意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不知将军叫什么名字?”林意往下走,又回头问了句。

    “严思玄。”青年将领看着远处的水面,他心中已经不再和这些年轻修行者置气,只是看着水中飘舞的落叶,看着那些落叶在水中无助的盘旋,他便自嘲的笑笑,觉得自己和这些落叶没有什么区别。

    北边的战火已经烧至南朝境内,北魏精锐骑军和重甲军突袭,一夜便连破南朝两个城池,这些军情昨日才到,但是发生已经在数日前,谁知道这几日那边已经战成什么样子,然而自己却还在这里和这些学生兵虚度光阴。

    “怎么回事?”

    看着走下来的林意,齐珠玑的面色有些难看。

    “应该是廖玉托人给我带来了一些虎狼之药,是龙血丹和灯枯丹。”林意看着他和萧素心,眉头微蹙:“但据说还有什么大人物要来,今夜要见我。”

    “我等下过去问问他。”齐珠玑只是看着林意的神色,就知道林意不知道是谁要来,他顿时转过头去,看向那名还站在码头上的年迈将领。

    “听上面那名将领说,你们原本也要被分别带走,现在怎么回事?”林意心中有些凝重,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是担心萧素心。

    “前些时日,家中告知我可能很快就要出发来眉山之前,我就已经明确告诉过家里我的意思,到眉山之后,我们三个也依旧一组。”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呼出时却是说不出的烦躁:“然而到了这里,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三人分别去不同的地方。”

    “难道是因为我的问题?”林意沉默下来。

    齐珠玑也沉默了片刻,道:“若是真有问题,也只有可能是你的问题。”

    “如果真是只是因为我的问题,你让萧素心和你一起。”林意想了想,在齐珠玑的耳边轻声说道。

    齐珠玑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但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有什么原因,让他家中都无法尊重他的意思,如果的确是针对林意,那林意一定会去最危险的地方。

    简单而言,若是林意一定会死,那他也不可能让萧素心陪着林意去死。

    “我先去和他谈谈。”齐珠玑动步,走向吕骑山。

    “你想对我说什么?”萧素心一直在安静的看着齐珠玑和林意谈话,此时她看着沉默不语的林意,平静的说道。

    “如果我会死在这里,如果你会觉得是谁害了我,要为我报仇,你也不要在有能力报仇前表现出强烈的恨意。”林意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萧素心说道:“所以你希望齐珠玑和我一起。”

    “我不希望这听上去像是遗言。”林意淡淡的笑了笑,“但我和齐狐狸都有不详预感。他虽然读书少,但这权贵之间阴谋诡计这些事情,他比我见识得多。”

    “虽然我和你们看法并不相同,我依旧想和你一起,但显然现在这件事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萧素心的唇角微微颤抖起来,“但我不希望有下次,既然我们三人一起,那今后三人之间的事情,也必须要经过我自己的同意。”

    林意认真的点头,“我答应你。”

    “吕将军。”

    齐珠玑走到用些简陋木板搭成的码头,对着面容显得很苍老的将领躬身行了一礼。

    吕骑山宽厚的笑笑,颔首回礼,道:“想不到你已经这般大了,只是你喊的称呼却是有些不对。”

    “有什么不对?”

    齐珠玑抬起身来,却是没有看他温和的眉眼,只是看着码头下方浑浊的江水,“我小姨已经不在了。”

    “她终生是我妻子,我又没有再娶,她便是已经不在了,过往的一切也都改变不了。”吕骑山看着他,说道。

    齐珠玑冷笑道:“你现在是雍州军将领,我原以为你不喜欢过往的身份。”

    “你这只是孩子气。”吕骑山哑然失笑,“你以为时间长了,谁都不提,别人便都已经忘却过去的事情,别人忘记,皇帝陛下会忘记?他用人便不会考虑这层?只是他用我,便是真正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当年多大了,我小姨才多大,你却直接将她拐到了边塞,最后呢,她回来没有?”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我现在不和你说这些旧事,我只想知道,我既然和家中说了要和林意、萧素心一起,为何到了这里,却变成了三人分开。而且是谁要见林意?”

    “应该是林意的问题。”吕骑山看着齐珠玑,道:“今夜要见他的人从哪里来,连我都不知道。”

    齐珠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似是不信,“连你都不知道?”

    吕骑山淡淡的笑了笑,“若是连我都不知道,无非就只有三种可能,要不是陈家,要不是萧家,要不便是陛下直接派来的人,但想来不可能是陛下。”

    齐珠玑终于正眼看了吕骑山一眼,“陈家和萧家,难道有兴趣和他谈?”

    “当年我相对于你家,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你家里认真和我谈了谈。即便是让我从这世上消失很容易,但是有些事情,终究也要看家中人的态度。”吕骑山的眼睛里出现了无限的感慨和感伤,“我能好好的活着,不是取决于我有多优秀,而是取决于你小姨的态度。”

    “你父亲不希望你恨他,你小姨的父亲和母亲亦然。而我只不过是通过了他们某些品质的考验,让他们知道在我的心中,她的命比我的命还要重要。”吕骑山慢慢的接着说道。

    “若是我能预知道后来的事情,我就算假传我家中的一些命令,也要先将你杀了。”齐珠玑莫名的愤怒起来,“我这些年始终想不通,当年你已经是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和我小姨相差那么多岁数,到底是如何让我小姨死心塌地的跟你。”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吕骑山微苦的笑笑,“我也曾想推开她,然而最终还是她跟了我去边塞…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选择我死。”

    (为启动平天策影视今天要赶个人物关系图,所以今天就这一更,明天尽量三更补上。平天策我自己有野心,前期可能会觉得这些年轻人有些幼稚,有些白,但刚刚步入学堂的年轻人应该是这样,我希望通过这些年轻人的成长,伴随着两个王朝的征战和变化。将来这些年轻人会如何,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我希望做的比当年的仙魔变更好。对于我而言,一个从年轻时到老都不变的主角才不真实。任何人在任何年龄段,都应该有相互对应的想法和对这个王朝,这个世界的看法。他们经历的事情,将会慢慢的改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