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没有谁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只不过是比较幸运,遇到了我小姨。”齐珠玑的面容恢复平静,只是语气依旧很冷,“那现在你能做什么,就这样等着吗?”

    “只能这样等着。”吕骑山点了点头,“无论是陈家还是萧家,我们都惹不起。”

    齐珠玑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他沉默的转过身去,看着不远处的林意,微讽的说道:“儿女情长这种事情,我看除了会让人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情,害人之外,也没有什么用处。”

    吕骑山没有应声,只是在心中笑了笑。

    他知道齐珠玑始终无法介怀,而且齐珠玑说的也有些道理,然而儿女情长,除了会让人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情害人之外,却会让人感到自己的存在对于世上另外一个人有着那样重要的意义,却会带给人很多不可言明的美妙滋味。

    ……

    等待最为熬人,然而若不去思索等待这件事本身,若是有许多要忙的事情,便自然安之若素。

    静谧的吊脚楼里,林意在一张旧草垫上坐了下来。

    对于他而言,此时最重要的,是弄清他修为上的问题。

    他静下心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屏息。

    时间悄悄的流逝,他轻而易举的超过了正常修行者的极限,屏息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除了胸闷的感觉始终存在之外,却依旧并无多少强烈的难受之感。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体内的鲜血流动得也越来越慢。

    然而当身体冷到一定的程度,他却是感到周围的天地里,出现了许多星星点点的暖意,落在他的肌肤上,然后沁入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

    林意震惊起来。

    身体发冷,若是周围有阳光,自然会觉得温暖。

    这些星星点点的暖意,似乎来自于从屋面的缝隙里,从窗棂中落下的阳光。

    然而平日里即便在冬日暖阳里,也只会感觉身上温暖,而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些星星点点的暖意,很像他最开始凝练真元时的天地灵气,然而和天地灵气不同的是,这些星星点点的暖意,沁入他的身体之后,迅速的融合在他的鲜血里。

    日月星辰,在修行者的世界里都属于神物,遥不可及。

    有些修行者的典籍也曾有关日月星辰的推断,去猜测日月星辰和这方天地的形成,然而在其余任何修行者看来,这都是夏虫语冰,都是纯粹的臆想,毫无意义。

    因为不可接近,便不能证实。

    在那些被视为无聊和毫无意义的典籍里,也有些推断,认为天地灵气的形成可能和这些亘古不变的星辰落到这方天地间的光亮有关。

    花草树木,若是长时间处于黑暗,便会死亡。

    只是这一切根本都没有人能够印证。

    没有人能够直接纳这些光线化为真元,化为力量。

    然而今日里,林意却有了种奇特的感受。

    这些让他感到温暖的星星点点的暖意,是光明,是元气,是能量,只是和平时修行者所能感悟到的天地元气不同。

    这些光明中蕴含着的物质,和五谷之气一样,可以融于血肉,变成组成身体的一部分,然而却无法和真元相容。

    或者说,天地灵气凝成的真元,对于修行者而言,还是外物,是兵刃。

    五谷本身便化生于草木,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本身便是吸纳了这些光线之中的能量而生。

    所以大俱罗之路一开始以大量五谷为食,除了让人感知到五谷之气之外,难道还是让人之肉身更好的和这些光线中的元气相合,让人感知到这些能量的存在?

    林意无法完全肯定。

    但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光线之中的元气更加纯粹,而且和天地间的这些物质有着细微的联系和感应。

    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同样的光线。

    凭借着这些光线之间的感应,他对周围天地的感知,便变得更强。

    很奇妙的是,他的鲜血流转变得极为缓慢,他的身体沐浴着光线之中的元气,这种内息却似乎让他的身体可以不需要呼吸都能支持,或者说,能够支持很久。

    足足过了两炷香的时间,他只是感到略微难受了些,还未感到极限。

    道法自然。

    林意睁开眼睛,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吸入新鲜空气。

    他到此时终于放下心来,确定这是修行过程中身体的自然反应。

    当修炼到一定境界,吞食五谷补充元气的同时,身体也会自然的和周身天地起感应,开始用这种更直接的方式,吸纳一些更精纯的元气。

    “这种修炼方式,更加自然,就如同树木,无时无刻不在生长。虽不起眼,但过一段时间再看,却发现已经长出很大一截。”

    林意站了起来,走向放在前方地上的一排石秤。

    这些石称都是凿成四方的山石,一侧刻着相应的斤两。上方有耳状口,可穿绳索。

    这种石称在这种矿口一般是用来称量矿石重量。

    在军中也有这样的石坨,却是用来练力和测力。

    “命宫境的修行者,单手可提三百斤重物,我便试试三百斤。”

    林意在这一堆石称里看了看,便看到了一颗三百斤石称。

    “叮”的一声响。

    他将银鲨红龙手镯全部套在左手,右手抓住这颗石称的石耳用力往上一提。

    “也不是如何困难。”

    结果他脑海之中刹那间浮现出这样的念头,这个三百斤的石称,竟然是没有感到太过沉重,就直接被他提了起来。

    “试试四百斤。”

    林意放下这个石称,目光盯上了旁边一颗四百斤的。

    “赫哈!”

    这回明显感觉太过沉重,他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低喝了一声,终于将这个石称提起一尺,但不能持久,只是坚持十数个呼吸,他就提不住。

    “这算是动则气机瞬旺,静则自然内息?”

    一放下石称的瞬间,林意就感觉到自己右手整条手臂发热,浑身鲜血的流动迅速汹涌起来。

    几乎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右手便已经恢复如常。

    “手提四百斤重物,这已经接近命宫中境的修行者的气力了。”

    林意虽然明知自己进境神速,但是这样的试力结果也让他自己咋舌。

    “纯粹的肉身气力比不上修行者的真元诸多妙用,但是我力气恢复得快,加上天辟宝衣,面对命宫中境的修行者,也应该可以胜出。”

    当天对战黑蛇王他其实也靠使诈,而且还有齐珠玑在旁牵制,但这过去不到一月时间,他就能够战胜比黑蛇王还要强出许多的修行者,一时间他顿时豪情万丈,双手便各自提起一个石称,不停的炼起力来。

    身体的这些细微感知让林意确定,这大俱罗修行法修到这阶段,已经是两条路线的修行方式,一是这种剧烈用力,可以不断提升肉身力量,而另外一种,是忘我冥思,身体很容易转成自然内息,更多的提升神识感知。

    简单而言,动则练力,静者炼神。

    ……

    夜幕渐渐降临,浓雾升起的水面上渐渐出现了一点火光。

    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一叶寻常扁舟上,出现在日间南天院天监六年生的船只停靠的河港内。

    这名男子只是穿着寻常布衣,没有任何侍从,也不见任何行李,只是舟中放着一柄雨伞。

    然而不寻常人自然有不寻常的气度。

    当他出现的刹那,那名对着这里的安排有着诸多不满的青年将领的双瞳都有些微微的收缩起来。

    在这名青年将领的感知里,这名中年男子体内的真元深厚如海,有一种可怕的气息,从他的双足下不停的往水面泛开。

    这小舟上根本没有任何用于划船的桨,因为这名中年男子根本不需要。

    这种小船对于他而言恐怕和一根木片没有什么区别。

    (今天应该还有两更,我慢慢写,大家不要催,更新的比较晚,大家明天早上看十分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