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吕骑山站在码头上等着这名中年男子。

    这名气质雍容的中年男子登岸,从袖中取出一枚不过拇指大小的金印,递给吕骑山。

    看着这枚金印上的纹饰,吕骑山确定了来人的身份,面色渐肃。

    他恭谨的行了一礼,轻声道:“请大人宽谅,还需军部证明文书。”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这是自然,吕大人处事谨慎小心,世所周知,否则陛下也不会让你在此主事。”笑语间,他已从袖中取出一份文书。

    “末将眼拙,竟不知是萧锦先生到来。”吕骑山看着这份文书,真正震惊起来。

    金印是萧家的金印。

    此时新朝,唯有皇室有资格用金印。

    所以在看到文书之前,他已经知道这名中年男子来自临川王部下。

    然而他的确没有想到来的竟然会是萧锦。

    萧锦是临川王的义弟,而且他是临川王的军师。

    “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么?”

    萧锦笑了笑,却不等吕骑山回答,只是摆了摆手,道:“你且让那少年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他。”

    吕骑山躬身行礼,称是退下。

    ......

    “是萧家的人?”

    林意沿着木栈道走向那名负手而立在码头上的中年布衣男子。

    此时江面上浓雾升腾,中年男子意态恬静,不远处便是浓淡相间的远山,这一切应是一副意境很好的人物山水画。

    只是他从上方吊脚楼走到这里,这名中年男子却还未看自己一眼。

    林意便知道自己对于对方而言,只是算一桩必须要解决的事情,而对方对自己,其实并无太大兴趣。

    甚至可以说,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人,对于对方而言,和别的年轻人也没有太大差别。

    “你很紧张?”

    萧锦终于转过头来,真正的看了林意一眼,他的目光并没有在林意的面上有过多停留,只是注意到他湿透了的衣衫,“这么多汗。”

    出乎他的意料,林意微躬身行礼,镇定而平和,“方才在修炼,所以湿了衣衫。”

    萧锦淡淡一笑,“你应该猜得出我的来意?”

    “因为萧淑霏?”林意直起身体,看着这名中年男子,道。

    “你不算太笨。”萧锦道:“但是不够,哪怕现在你依旧是车骑大将军的儿子,还是不够。”

    他这两句话很跳跃。

    但是林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有任何被羞辱的感觉,林意很平静。

    他沉默了片刻,道:“很多事情,是自然发生的,没有谁去刻意。”

    “我听闻你和石家的小子当年号称齐天学院二虎,我今日见了你,承认你和那些年轻人有很大不同。然而你应该明白,这和一个人优秀不优秀无关。”萧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加温和一些,“有些事情的发生不可避免,但人之一生,在遇到这些事情时,必须学会选择。”

    “什么样的选择?从此彻底消失在萧淑霏的世界?”林意道:“否则呢。”

    萧锦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看着面色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的林意,他确定这是一名很不好打交道的年轻人。

    他看了林意一眼,没有急着说什么,只是从袖中取出一份文书,一道淡薄而强大的真元微微涌动,这份文书便落到了林意的面前。

    林意接住,一眼便看清。

    “关山学院的聘书,这是给我的?”

    他没有再看手中的这份聘书一眼,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萧锦的脸:“我若接受,便应该可以直接离开这里,然后去关山学院做教习。”

    萧锦也看着他,依旧没有回答。

    他的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觉,觉得这个谦和的少年突然变得骄傲和张狂起来。

    “关山学院是齐安郡最大的学院,听闻那里气候宜人,而且时常能和出海的商队接触,甚至有机会还能出海去见识一些奇特的小国度,有不一样的人生。关山学院的教习的条件应该相当优厚,而且距离战场最远,战火再怎么样也燃不到那边。”

    林意看着他,接着慢慢说道:“我若是去关山学院做教习,应该可以无忧无虑的做教习,可以很安定的度过一生。”

    萧锦笑了起来,“听说那里吃的也很好,的确会是很美好的一生。”

    “但那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一生。”林意摇了摇头,他笑了起来,笑容里包含着很多让人难以理解的情绪,“而且这种事情,我一个人也无法做主。”

    “为什么?”萧锦收敛了笑容,他也认真起来,他是的确很想听这名少年说理由。

    “因为感情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若是我应承了这样的条件,她就算不会伤心很久,也会非常失望。而对于我来说,门当户对的身份和地位,只是你们的想法,而并不是她的想法,你们未必需要考虑她的感受,但我一定会考虑她的感受。”

    林意看着他,道:“对于我而言,即便是死,也不愿让她伤心和失望。我不愿意做那样的人,也不愿意这样躲完一生。”

    “你应该明白我自幼见的是什么人。”

    林意看着面色也没有改变的萧锦,继续说道:“我见过太多的将士,明知必死还往上冲,我见过很多人的坟头,很多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过的人,每年只要有可能回来,便一定会去祭奠他们。他们很傻,但是受人尊敬。”

    “如果我还能让你的父亲也有机会去关山学院养老?”萧锦淡淡的一笑。

    “你都说了是如果,而不是确定。如果我答应了你,我对于你们萧家而言便再无价值可言。”林意也笑了起来,“与其相信你,我不如相信萧淑霏。”

    “那你应该很难走得出眉山。”萧锦侧过身来,他的身材比林意略微高大一些,所以他的目光很轻易的越过林意的头顶,落向黑暗里的眉山深处。

    “若这便是我的命运,那我只能迎接我的命运。”林意道:“因为这是我选择的人生。”

    他此时心中还有一句话很想说,但是觉得有些肉麻,便不再提。

    “若是连为自己的命运和爱的人而战的勇气都没有,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萧锦点了点头。

    他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根本就未管林意手中的那份文书。

    因为既然双方态度如此,那份文书便已经是一张废纸。

    “这个林狐狸....”

    齐珠玑和两人隔得不算近,吕骑山不想引起萧家这名大人物的不快,所以他和齐珠玑停留在中部的一间吊脚楼里。

    只是这矿区很静,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刻意掩饰,所以谁都隐隐约约可以听清对话的内容。

    齐珠玑咬牙切齿,他下意识的想要骂林意白痴,然而却是又觉得若是林意不白痴,或许自己都根本不会喜欢这个人,更不会为他做任何事情。

    “现在怎么办?”

    等到萧锦上传离开,齐珠玑才终于平了呼吸,黑暗里目光炯炯的看着吕骑山。

    “林意今夜出发,编入铁策军。”

    吕骑山摇了摇头,道:“既已如此,我最多只能让你和萧素心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