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抱歉,我误会了你。”

    严思玄看着沿着栈道走来的林意,这名对现状颇多不满的青年将领歉然的轻声说道。

    “其实我并不太担心我自己,因为即便没有萧家,我也会是这些人里面处境最困难的一个。”林意摇了摇头,“和我自己相比,我更担心的是她。”

    “为什么?”严思玄愣了愣。他和林意并不算熟,至少彼此之间一开始的相见不算愉快,但是听到了刚刚的那些话,林意毫无疑问是他认可和尊敬的人。

    “我对于萧家算什么?”林意有些莫名的心慌起来,他笑不出来,“她一定正在遭遇什么,而且她一定表现出了强烈的抗争之意,否则萧家怎么可能让他这样的大人物过来和我说这样的条件。”

    严思玄的面孔微僵。

    他无法说出宽慰的话语。

    因为按他的所想,最有可能的,便是某种基于权贵之间的联姻。

    “我现在倒是担心大人物也会有下三滥的小手段,比如我未曾答应,但他却回去说我答应了。”林意道:“那我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这件事我帮你处理。”

    齐珠玑面无表情的从上方的栈道上走下来,看着林意手中的文书,“我让人将你这文书送到萧淑霏手里,她自己应该想得明白。”

    “齐狐狸你人也不错。”

    林意将文书丢了过去,“只是你进眉山,没有我你可得小心一些,就你那些乱红萤,实在水准太差。”

    “你白痴啊!”

    齐珠玑瞬间发怒,“今日这些离开的人,大多去向已明,我和他们一样,我们进入眉山,自有不少一个可以打你几个的家中修行者或明或暗的保护。你去铁策军,到底是谁要小心。”

    “我会小心,你们也小心。”

    林意收敛了笑意,他看着同样陷于黑暗里的萧素心,认真对着齐珠玑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齐珠玑转过身去,不再看林意,“我希望你有命能还。”

    “我什么时候出发?”

    林意看着齐珠玑的这副样子,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太多时间。

    “现在。”严思玄涩然的说道,“你要在天亮之前赶至平蜂谷,有铁策军会到达那里,若是错过,你便算是违反了军令。”

    “我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到那里,等着接应去到那里的铁策军。别的南天院学生好歹还有老军领走,我这是只有我孤身前去,这待遇真是优厚。”林意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起来,“那若是那队铁策军到不了呢?若是他们被伏击全部阵亡,根本去不了那里,我也算违反了军令?”

    严思玄对着黑暗中某处点了点头,一名军士快步跑了过来,递上一个简单的行囊。

    “这里面有行军地图,上面会有说明,若是铁策军到不了,你便赶往下一个地点。”这名青年将领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最坏的可能说出来,“但若是你去了那里,却依旧不能和别的军队会合,或是无法和别的铁策军联系上,那你一时便恐怕需要靠自己寻觅友军。”

    林意原本也知道铁策军多是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此时他也没有更多的话语,只是打开行囊,展开那份地图。

    那名军士马上点了一个火折子。

    接着火光,林意估算了一下,到这军令必达的平蜂谷,至少有五十里山路。

    在这种几乎没有顺畅山道可走的山林里,要在日出前赶到,时间不算紧,但也绝对不能算宽裕。

    “这是一瓶解毒丹,这山林里一般的毒物和瘴气都可以解。”严思玄又直接递了一瓶丹药给林意。

    看他的样子似乎这一瓶解毒丹不算什么,然而在场这几人谁都清楚,一瓶可解这山中绝大多数毒物的解毒丹绝对不是凡物。

    “不用,你省着给他们便是。”但是林意却毫不犹豫的推还了回去。

    严思玄顿时有些发愣,他自己是大气,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林意竟然不要这种东西。

    “我有一颗奇特蟒珠,有毒物靠近就会立即变色,我可以提前防备。”林意取出挂在胸口的蟒珠,给严思玄看了看。

    “放心,他还有天辟宝衣,身上还有不少从天监五年生身上敲诈到的宝物,若是有心帮忙,不妨问问他想要什么。”齐珠玑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我想多带那些马帮行军口粮,而且剩余那些我也希望你们帮我保存。”林意也不客气,点了点码头一侧堆积的很多布囊。

    那些布囊里面装着的都是他视为宝物的马帮行军口粮,都是同窗帮他带来,今日那些同窗被纷纷领走时,大多数便留了这些布囊下来,在码头一侧堆了一堆。

    “这东西对你而言这么重要?”齐珠玑有些无法理解。

    “真的很重要。”林意点了点头。

    “你带上足够这两日行军所需。”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借着火光在林意的那份行军地图上看了看,然后他伸指在行军地图上点了一处,“其余一些行军口粮,我会尽可能让人送到此处,你到时若是有命能够到这里,便自己在附近寻找。”

    “若是派太多人帮我运送,太过危险。”林意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尽可能多带,剩余的你帮我保存便是。”

    “危险那也是别人的事情,我既然这么说,自然会找到恰好路过那里的军队帮忙带。”齐珠玑此时心情也不快,在他看来,即便萧家惹不起,那要让吕骑山帮忙做成这样的事情,却应该也不难。

    林意摇了摇头,“齐狐狸你误会了,我是担心这些行军口粮不安全,即便有军队恰好帮我带,多了负重,若是被人伏击,这些行军口粮便变成了北魏人的口粮。”

    “你...我懒得和你说,你要走快走。”齐珠玑不知道林意是开玩笑还是真话,但不管是玩笑还是真话,他都生气。

    “我能否知道他们有可能走的路线?”

    林意没有马上收起行军地图,而是转头看着严思玄又问了一句,“若是我实在无处可去,情况艰难,说不定能去和他们会合。”

    严思玄犹豫了一下。

    按理而言,透露军情便属于违反军纪。

    然而若是眼下就将林意视为落单的铁策军,那便又另当别论。

    他没有说话,似乎也没有想要回答,但是却将头转向一边,伸指在地图上依次画了几个圈。

    林意看懂了。

    这意思便是,齐珠玑等人恐怕会在那些范围内寻找灵药。

    “那便走了。”

    林意很洒脱。

    他直接快速的冲洗了一下身体,他并不是有洁癖,但是时间应该还够,而且这样至少能让他心情舒爽。

    然后他开始灌装行军口粮带走。

    “带这么多?”

    齐珠玑很无语,他看到林意翻来了一个可能是以前这里的采矿人装被褥的鹿皮口袋,然后将一袋袋行军口粮往里面装,装得几乎鼓胀欲裂,至少也有两百几十斤。

    “没事,我力气大,不妨碍行走。”

    林意拍了拍这个鹿皮袋,背在身后,他很满意。

    “我....快走,快走!”齐珠玑彻底无语,他不断摆手让林意从眼前消失,省得看得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