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的体力比常年生活在这山林中的异兽还要充沛。

    这种毫无道路可言的湿热密林地带极耗体力,一般修行者恐怕很快就会出汗,很快就会感到疲惫。

    人若是疲惫,注意力就会分散。

    然而林意行走之间,即便微微出汗,他的无漏金身修炼法也已经自然的将他的内气锁住,体力根本不随出汗而流失。

    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林意体内鲜血流淌加快,身体微微发热,思绪反而更加清晰,他这才似乎刚刚热了身。

    他走得并不算快,尽可能不发出什么明显的声音,一个多时辰行进了约二十余里。

    越是深入,眉山深处战斗的声音便越多,而且此处已经接近宁家的灵药分布推测图里所说的玉景草产区。

    在宁家的这份地图里,这片产区周围野兽已经众多,而且有一种靠食腐为生的巨蜥虽然气力并不惊人,但是万一被它抓伤肌肤或是咬伤,却是伤口在数日内溃烂不说,还会染各种重病而亡,根本无法医治。

    这种区域,受控于宁家的一些药商恐怕还会让一些修行者带人进来搜索,还是属于他们平时的觅药之地,再往纵深百里之后,这份地图上便是只有推测灵药,没有再仔细说清楚有何种兽类。

    “要是齐珠玑在这里就好,他的乱红萤可以远攻。”

    林意不惧怕那种蛮力型野兽,但是对这种被抓伤或是咬伤就无药可救慢慢死去的野兽却还是心中有些发毛,他有些怀念齐珠玑。

    他自己这种近身蛮力型打法对这种巨蜥实在是很危险。

    “实在不行就用红龙银鲨手镯砸。”

    他心中暗自做好打算。

    “这里已经有过战斗?”突然之间,他身体一紧,嗅到了一些异样的血腥气。

    他顿时停住脚步,缓慢而深深的吸气,确定这血腥气就从前方林间传来。

    林意屏住呼吸,悄然潜行,在他的感知里,这附近的山林里,除了细微的虫声之外,并无任何人的声息。

    在树木的缝隙间,一片尸体突兀的撞入了他的视野里。

    他沉默的停了下来,然后看到前方周围的林地里有更多的尸体和残肢。

    至少有百人殒命在此。

    他看到这些人里面,有许多明显是南朝的军士,也有不少明显是北魏的装束。

    这些人里面明显也有修行者的存在,一些并不完整的尸首抛飞的很远,可以想象当时战斗时的力量。

    在这些尸身周围,还散落着许多死状狰狞的蜥蜴。

    林意探查了片刻,确定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的存在,他悄然走进了这片战场,发现地面上和树枝、草叶上挂着的鲜血甚至都没有彻底凝固。

    这场战斗显然结束不久。

    地上除了洒落着一些兵刃之外,无论是这些南朝还是北魏的人身上,所有的行军行囊都已经消失,显然是被胜利者全部掳走。

    只是从这些南朝人的衣甲,林意也根本无法判断属于任何一支军队。

    这些军士的衣甲显然不属于建康一带的中军,似乎是宁州一带的地方军。

    遍地都是残尸,他也根本无法确定这一战最后的胜出者到底是谁。

    林意穿过这片战场,他在散落一地的兵器之中捡到了一柄银色的长剑。

    这柄长剑也不知道是属于这南朝军士中的某人,还是属于北魏之中某个人,但是在一地散落的兵刃之中很显眼。

    某种不知名的乌木制成的剑柄,剑柄样式十分简单,但是这乌木却是十分坚硬,手感很好。

    这剑身的样式和普通长剑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材质有些特殊,不是普通的铜铁,比一般的铜铁似乎要轻,但却反而更为坚韧。

    剑身上面有反复锻打锤炼形成的花纹,很独特,就像是片片葵花,剑锋却是明显又糅合了什么独特的精金,却是有点微微的发红,看似染了鲜血,但实则是金属本身的光彩。

    林意在此之前虽然也学过剑术,但并不精通,现在他走大俱罗之道,肉身气力惊人,更是习惯近身蛮牛般的打法,所以在和齐珠玑等人分别时,他也没有特别要什么兵刃。

    但现在真正进入了这密林深处,尤其看着那些地上死去之后都显得异常狰狞,足有一人多长的巨蜥,他还是觉得要有些这样的兵刃,哪怕用得不算顺手,也至少可以避免和这些满身毒素的异兽肉搏。

    林意看地上散落的兵刃多少都有些损伤,很多刀锋剑锋上都有互相斩击时形成的缺口,但是这柄乌木柄银色长剑的剑锋上面却是一点缺口都没有。

    林意也不敢用力斩击其它兵刃,怕发出震响,他切削了一下一株断木试试,果然十分锋利,切过树木几乎不用什么力气。

    这种银色长剑剑身反光,在黑夜之中容易引人注意,林意切了些黑布,将这长剑包裹了起来,就绑在身后鹿皮袋上。

    林意没有再过多停留,继续往前穿行。

    大约行了不到两里,后方的血腥味已经完全消失,但是他的鼻翼之中,却是嗅到了一种独特的淡淡奶香。

    他的精神顿时一震。

    按照关牵黄给他的眉山采药经上记载,玉景草形如玉指,未彻底长成时是三四片叶子,彻底长成以后是十几片叶子形成一簇,只有在林间干燥的沙砾地中才能长出,而它彻底长成时,色如碧玉,会散发一种淡淡奶香。

    “这么多?”

    林意顺着香气前行,他看到了一片洼地,按照常理,这种湿热密林间的低洼地带多为积水的泽地,但是穿入林间,他却是赫然发现,这片洼地地上都是些碎石,并不积水,而且上方山坡有几株大树遮天蔽日,应该平时遮住了大量雨水,少有滴落到这下方。

    只在数十丈见方的这一片碎石地上,他一眼便看到了足有数十株玉景草,群生一般,连成一片,其中至少有大半是已经彻底长成了的。

    林意十分谨慎,先往周围的林间投出了几颗细石,发出声音之后很久,看到没有任何的动静,他才悄然上前收割。

    他将这些灵草连根拔出,因为按照药经上记载,连着根系拔出,会延缓药性的散失。

    一共有三十七株,其中有十三株还未彻底长成,药性会有些不足,但是林意没有丝毫的于心不忍,因为他很清楚,即便他留着不采,等到灵荒的影响进一步扩大,这里淤积的灵气不足,留在这里的幼草也会枯死,什么都剩不下来。

    “培元朱果,月神草,再加上这三十七株玉景草,我这收获也算是惊人,什么关山学院养老,要是我肯小富即安的隐匿过一生,我现在就隐名埋姓逃出眉山,找人卖了这些灵药,恐怕都足够我吃用过一生。”

    林意想到萧锦的话,不由得摇了摇头。

    “月神草的主要功用是养神,壮大神识,这种灵药不是以提灵为主,不知道对我有没有用。”此时想到收获,这样的念头便突然出现在林意的脑海之中。

    他刚刚发现月神草时,正好两名半圣大战,当时他心中悚然,是下意识的采摘了月神花就直接冲上山坡去看那两名半圣交战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思索月神草是否可以自己用。

    “不管如何,反正也没有什么坏处,吃了再说。”

    此时他心中动念,他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将月神草取出,放入口中就大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