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那不是我赶到了这里之后,我们还需行军去另外一处。”林意摇了摇头,他在心中问候萧家的先祖,但是随即又觉得不对,这样岂不是在心中辱骂萧淑霏的祖先。

    他直接从随身行囊中取出行军地图,在薛九面前展开,按照严思玄所说,若是这支铁策军全军覆没,他在这里遭遇不到,就必须赶去下一个地点,那是一处在地图上都无名的山坡,距离这里足有八十里,已经是眉山正中心的区域。

    看着林意只是知道这些,周围这些铁策军的脸色更是精彩。

    “看来你得罪的人实在太狠。”

    薛九摇了摇头,“那处地方是铁策军先前预设的联络点,前些时进入的铁策军会尽可能的留人在那里,他们会留下一些重要军情,有些是前面铁策军来不及去应付的事情,但若是我们已经战死,你一个人去,那又能有什么用。而且我们来时就已经有军令,必须要完成,至少救一名修行者出去,或者至少带一些足以让黄芽境突破到命宫境的灵药出去。”

    “你们这些人里面有无修行者?”林意感觉这些铁策军里面连一名修行者都没有。

    “铁策军本身极少修行者,除非这种战时有借调修行者过来。”薛九微微挑眉,这名老军的眼眉里尽是不屑,对那些建康城里一辈子也不会谋面的权贵们的不屑,“我们如此不足三十人的小队,能配到你这样一名命宫境的修行者,原本已经是烧了高香。”

    这简直是釜底抽薪,别的南天院修行者何须一定要带灵药出去,凭什么自己所率这一支铁策军便要带?这分明是让林意得了些灵药都不能自己服用炼化。

    若是修为不能迅速提升,在这眉山之中自然更容易死。

    若不是林意现在不需要靠普通的灵药,否则他现在肯定又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萧家祖先。

    “那有没有说我们撤出眉山的时间?”林意越发明白像萧锦这种人为什么连正眼都懒得看自己,萧家只是在意萧淑霏的感受,想用尽可能平和的方式来解决,否则自己在萧家的眼中恐怕和这些军士无异。而若非见过萧锦,知道这一切恐怕都源自萧家的随意授意,否则其余时候,那些根本和权贵没有瓜葛的人物,恐怕就算是权贵故意授意,他自己都不知道。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权贵,就已经被悄然送上了一条前途堪忧的路。

    “没有,至少要赶到那处再说了。那边应该有上峰将领的最新军情和军令,若是没有,我们也要救到修行者或是收集到足够灵药才能撤出。”薛九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天空。

    清晨的眉山到处都是浓雾,天空便显得很阴霾。

    虽然知道伴随着铁策军的大多数军令都同样充满阴霾,但这种明知被权贵随意的一个授意就被随之玩弄的感觉,真的很令人不快。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轻声道:“更何况我们铁策军还有沿途接应的职责,有些重要军务在身的军队,随身都带着青狼烟,若是我们沿途见到狼烟,必须前去接应。”

    “怪不得所有人都说铁策军吃力不讨好,这样倒也好,有我没我一样危险。”林意自嘲了一句,接着便问道:“那这发觉重要军情,我们如何处置?”

    薛九低下头来,道:“若遇足够分量的军情要急报,按照铁策军的军律,可分派三人前往最近的军情回报点。现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倒是我们来时的方位,在眉山边缘,倒是有我铁策军的一处临时驻地。”

    林意想了想,道:“那我这军情,应该算得上足够分量?”

    “若是有可能提前预感我朝修行者的东西,自然足够分量。如此一来,北魏的修行者变成猎人,而我朝的修行者变成猎物,唯有在被偷袭之时才被动迎战,折损必定远超北蛮子。而且现在尚且不明那是什么东西,若是预感范围很广,那对于我朝都是一场灾难。”薛九面色冷峻,道:“若是由我抉择,我会分派三人,不同路线去汇报军情。”

    “贺白晨,那你算一个。”林意看了一眼那名面色腼腆的军士,又看着薛九道:“其余两人你可有好推荐,如若没有,便按入铁策军的时间长短排序,哪两名入军时间最长,便让他们回去。”

    “都是差不多的兄弟。”薛九也不迟疑,道:“那康灼,韦咲直,你们两个和贺白晨一起回去,方才林大人说过的那些话,你们自己可听清楚了,回报时不容错一字。”

    “都听清楚了。”三名军士都用力点头。

    他们和周围的铁策军看着林意的眼睛里都多了些东西,他们心中清楚,这种单人一路潜行回去,和继续深入眉山执行军令相比,要安全太多。

    这相当于是林意先帮他们三人寻觅一条生路。

    这林意虽然为将统御他们只是片刻,这才算是下的第一条命令,但是这些铁策军却是都已经看出了林意的好来。

    “不愧是边军名将之后。”许多人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

    除了外围依旧负责岗哨的三人之外,所有铁策军和贺白晨等三人告别。

    这些铁策军士告别的方式也很独特,只是在自己心口甲衣上握拳轻敲一下,接着便在对方心口甲衣上敲一下,却是都不说话。

    “这有什么特殊意思吗?”

    林意忍不住轻声问道。铁策军在边军之中都十分特殊,而且铁策军只在西北边军有,在他父亲所属的边地没有铁策军,所以他也所知不多。

    “一朝是铁策军,终生便是铁策军兄弟,生死同心。”薛九说道。

    林意有些被此时这些人的情绪所染,他沉默了片刻,看着那三人离开的背影,轻声问道:“你们行军过来,可有折损?”

    “尚且没有。”薛九看着他说道:“因为铁策军死的人太多,所以活着的人,都会比别的军更小心一些。”

    林意眉头微挑。

    他微微扬起头来,迎着浓雾中落下的微弱天光,然后他也伸出手来,在自己的心口敲了敲。

    不知为何,兴许也是被他的肃穆所感染,所有这些铁策军士也全部明白了他这个动作的意思。

    包括薛九在内,这些铁策军士全部对他行了一礼,都握拳在自己心口甲衣上轻敲了一下。

    也就在此时,上方山林的白色雾气里,悄然出现了一点黑影。

    这是一名北魏的修行者。

    很年轻。

    但是他身上穿着精致的黑甲,黑甲上布满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