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一百十五章 宿敌(第三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144336.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在南朝的所有军情报告里,拓跋斩已经是此刻元燕身边最强的护卫。

    之前有一名半圣穆曲山已经在和陈家供奉的交手中战死。

    而另外还有一名半圣楼云雨,却是不知何故离开。

    对于这次南天院为主的围猎而言,此时元燕的身边再无真正的威胁。

    然而只有她和南天院的极少数人知道,拓跋斩绝非元燕身边最强的修行者。

    ......

    世间万般声音,能够最吸引修行者注意的,不在于这声音的美妙或是响亮,而在于发出声音的人。

    元燕无声的在林间的阴影里穿行。

    当听到空中传来的如琉璃般碎裂的响声,再感受到其中可怕的灵气波动时,她身后追随着的五名黑甲修行者之中的四名全部变了脸色,尤其当直觉那股气息朝着自己这边而来时,他们的嘴唇都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他们并非是怕死,而是担心元燕的安危。

    然而还有一名原本最不引人注意的中年黑甲修行者,却是抬起头来,眼睛里就像是有两颗星辰在亮起。

    这名中年修行者的身材有些佝偻,而且留着三缕鼠须。

    这在北魏的西部边境地带,是很流行的做法。

    这样的胡须是那些部落的习惯,同样也被当地人认为具有美感。

    然而当北方和南方的王朝接触得越多,当北方王朝的许多年轻人越来越向往南方的富庶和华美,甚至是奢侈。北魏绝大多数地方的习惯、言行举止,尤其是审美也已经开始彻底的改变。

    这样的蓄须在年轻人看来毫无美感,甚至有些显得狡诈和猥琐。

    “她应该是这些南人的眼睛。”

    “我胜不了她,你就死。”

    “我若胜了她,你或许能活。”

    这名鼠须中年男子停了下来,然后平静的对着元燕说了这三句话。

    他停下来的时候,元燕也停了下来。

    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十分糟糕,但是她此时知道并没有别的选择,所以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其余的四名忠于她的北魏修行者散了开来。

    只有魔宗大人的心腹,才有可能用这样的语气对长公主说话。

    但既然是魔宗大人的心腹,便有可能化解这样的死局。

    元燕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脸,负手而立,望向天空。

    这四名北魏修行者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真元急剧的流淌起来。

    他们都很紧张。

    此地不宜久留,既然确定元燕在这里,那南朝的包围圈会迅速缩小。

    所以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这名魔宗大人的部下和那名空中而来的南朝神念境修行者的战斗,也会极其的暴烈,会结束的很快。

    白虹般的慧尾终于临近这片山林。

    破碎如琉璃的真元切过树冠,无数青叶变成细小的粉末,飘洒如雪。

    那股可怕的气息在空中骤然聚集,在这些修行者的感知里,就像是有一座巨山在形成,在接下来一刹那就将无比暴戾的砸下来。

    然而就在下一刹那,这四名北魏修行者的喉间微凉。

    他们的心中才刚刚生出惊恐的感觉,一条红线就已经在他们的咽喉上生成。

    然后他们的头颅掉落了下来。

    嗤嗤嗤嗤....

    从脖颈里冲出的鲜血,泼洒上天,溅到他们围在中心的元燕身上。

    元燕紧抿着嘴唇,即便滚烫的血珠落在她脸颊上,又迅速的变冷,她的面容也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她的心中依旧无比惊恐。

    她可以在所有同龄的修行者面前骄傲,但是面对这样的一名修行者,她无法骄傲。

    她很清楚,若不是对方要让她活着,这一道飞剑之下,她也已经和这四名修行者一样死了。

    一道接近透明的飞剑在血雾中露出真容,然后悬浮在那名落下的女子身前。

    在这个过程里,鼠须中年男子始终未出手。

    他只是微嘲的笑笑,在心中想道,“终究是女人的手段。”

    “你是他第几个弟子?”

    席慧尾看出了他的轻蔑,只是她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面色漠然的问道。

    “第五。”

    鼠须中年男子倒是认真起来,脸上嘲弄的表情消失。

    他心中无比尊敬魔宗大人,所以任何牵扯到魔宗大人的问题,他便认真和尊敬。

    “那你便是贺兰观山。”

    席慧尾看着这名男子显得有些猥琐的眉眼,漠然的说道,“在他的弟子里,你的修为应该排第二。”

    这名鼠须男子的确是贺兰观山。

    他微微一怔,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蹙起。

    修为是一回事,情报通达到这种程度,却无疑也是一种本事。

    这名女修应该便是魔宗的那名宿敌,只是想不到竟然会得南朝皇帝的信任,栖居在南天院中。

    她离开北魏已经是很多年前的旧事,然而对魔宗大人座下的弟子修为都这么了解,便只能说明她这些年一直在静心准备着。

    “如此说来,以饵来钓长公主,也是你的手笔?”贺兰观山郑重了些。对于这种极为了解他师门的敌人,尤其连现在都很了解的敌人,他必须谨慎。

    席慧尾点了点头,她没有否认。

    “只是像你这样的人物,又如何配和魔宗大人争锋?”

    贺兰观山心中莫名的愤怒起来。

    这是魔宗大人废了许多心血谋划的大局,却被面前这名女子一手破去,最为关键的是,他并不觉得这名女子可以成为魔宗大人的敌人。

    他身前的空气直接狂暴起来。

    空气互相挤压,甚至瞬间发出浪涛般的轰鸣。

    一道剑气在他的身前生成。

    他也用剑。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无锋的重剑,但是剑身上也布满繁花。

    这柄剑卷起狂风,无比狂暴的斩向席慧尾的身体。

    与此同时,席慧尾身后的地下,泥土和山石以惊人的速度往上奔流而起,也形成了一柄巨大的泥石剑,同样狂暴的刺向席慧尾的后心。

    像他这种已经到达神念境的修行者,可怕不只是因为大量的真元能够带来的可怕力量,还在于他的真元和低阶修行者相比已经有了根本的改变,还在于他对这些真元的精妙掌控。

    这是偷袭,只是就连偷袭都显得如此堂而皇之,如此的暴戾。

    和他的这两道剑相比,席慧尾的身体显得太过瘦小和柔弱。

    包括悬浮在她身前的这柄飞剑。

    只是面对着这样的两道剑,她的身体甚至都没有动。

    她身前悬浮着的飞剑也没有动。

    一些肉眼看不见的真元力量,从她身上悄然散发出去,往上空逸去。

    接着天空里便多出了一片白色的光芒。

    无数琉璃般的晶光,在白色的雾气里,仿佛流星般坠落。

    这些晶光落在贺兰观山手中的重剑上,落在了她身后的那道泥石剑上。

    贺兰观山的重剑急剧的震动着,收回,舞出光幕,挡住所有的晶光,然后他开始后退。

    那道泥石剑不断被晶光穿透,溅起泥浪,然后溃散,如一蓬力尽的浪花,未触及岸边便颓然的跌落。

    目睹这一幕的元燕心中的震撼无法用言语形容。

    原来这名女修从空中而来一直在蓄势。

    她虽然落下,然而那条白色的慧尾却并未消散,却是依旧停留在空中,等待着她此时的召唤。

    当!当!当!.....

    山林里响起无比密集的声音。

    这些晶光撞击在贺兰观山的剑影上,发出刺耳的金属脆鸣声,令人耳膜都有些刺痛。

    席慧尾微微抬头。

    她先守后攻,开始反击。

    停在她身前的飞剑,骤然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