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瘴气很浓烈。

    昏黄色的空气包裹在脸上,有种微微刺痛的感觉。

    尤其是眼瞳很难忍受这种灼烧般的感觉,林意开始很自然的流泪。

    只是他脸上的神色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怪异。

    因为他的身体,似乎在自己适应着这样的环境。

    他的呼吸很自然的变得缓慢了许多。

    虽然并没有完全自然的转化成内息,但是呼吸的间隔和频率,却是自然的降了下来。

    吸入胸肺之中的瘴气虽然也带给他刺痛的感觉,让他浑身都产生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那些残留在胸肺之间如针刺般的感受,先是被胸腹中和口鼻之中的药气冲淡了一部分,接下来又被自己的气血,如同冲刷淤血一样的化去。

    “你怎么样?”

    他花了很短的时间便确定这里的瘴气已经不可能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于是他轻声的问身后的元燕。

    “没事。”

    元燕呼吸有些困难,只是隐匿在她体内的强大真元正将那些丝丝沁入她胸肺的毒素拔除出去,她的确没有事情,而且她不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便让她的面容显得有些漠然。

    此时在黄雾的遮掩中,落在林意的眼中,便是显得她的面容分外的坚毅。

    林意心中对她的评价便又自然高了数分。

    “那我们就在那里和他战上一场。”

    他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前方一处。

    昏黄色的瘴气里,有一块如卧牛般的巨石,巨石有两人多高,长有数丈。

    “好,就在那里。”

    元燕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同样,她在心中对林意的评价也又高了一些。

    她知道林意的想法。

    背靠着那块大石战斗,便不需要考虑来自身后的袭击。

    对那种承天境的修行者而言,最需要担心的,其实并非是来自正面的力量,而是来自眼睛看不到的角落的某股真元。

    林意很喜欢这种干脆的劲道。

    他莫名的没有害怕,反而忍不住笑了笑。

    “好!”

    他很干脆的将身上背着的鹿皮袋往巨石边上一靠,将狼牙棍砸在身前,抽出双剑,背靠着巨石站好。

    元燕更简单,她和林意并肩站立,靠在大石上,就如同一起被罚站的男女学生。她的手中只有一柄很寻常的短剑。

    “要不要给你换一柄?”

    林意注意到了她手中的这柄剑,忍不住说了一句。

    “好。”

    元燕伸手将短剑递给他,然后接过林意递过来的一柄长剑。

    这短剑也是巫溪学院的东西,在她看来,的确承受不住承天境那种对手的力量。

    林意递给她的这柄剑她也认得,这是南朝的一柄名剑,名为映月。

    这柄剑在林意的手中应该还发挥不了真正的威力,当强大的真元注入,奔行在剑身的花纹中后,这柄剑才会显现真正的妙用。

    破空声已经清晰的在她和林意的耳廓响起。

    按照那名游击军将领的来势,应该最多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便会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只是这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在此时却显得有些漫长。

    她便有时间不自觉的想些杂事。

    其中也有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若是这名游击军将领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若真是她尽出手段都不敌,那她倒真是会和这名南朝的少年一起战死在这里。

    那可真是奇妙而无法想象的人生。

    她在此之前也从未想过这种可能。

    而她死后呢?

    或许也没有人会知道和林意一起死在这里的是北魏长公主。

    若是有人来收尸,她就会被当成普通的南朝少女,说不定和这名南朝少年葬在一处。

    然而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并没有对她的情绪造成任何的波动。

    当破空声越来越近,她的眼瞳反而变得越来越明亮。

    此时充斥她脑海的便只有一个念头。

    当年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娘亲都死了,自己都没有死,现在自己怎么会死在这样一个南朝修行者的手里。

    绝对不可能死在这里。

    也就在这时,身旁的一声大叫破坏了寂静和她的战意,让她差点忍不住转头过去骂上一声。

    “铁策军林意在此,被我南朝奸细追杀,周围有无同僚,快来救命!”

    林意大叫,声震山林。

    “你还真是不放弃一切可能。”

    罗烈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他的身影随着身影出现,落在林意和元燕的身前。

    “万一有我朝厉害的修行者过来,你不死惨了?”林意看着他说道。

    “那也至少要半圣才行。”罗烈侑笑了起来,“但按我所知,距离这里最近的,修为最高的,也只是三清老人那几个,你声音即便再传远数倍,应该也没有神念境的修行者听得见。”

    “更何况你算什么?”

    罗烈侑微讽的看着林意,淡淡的说道,“你是罪臣之后,军阶比我还低,别说神念境,就算是有如意境的修行者听到,都未必会特意赶来救你。对于他们而言,那些权贵子侄的姓名,甚至一块地仙翁,都比你重要许多。”

    “不要说得如此凉薄。”

    林意吐了口口水,“我南朝像你这样的修行者,毕竟是少数。”

    “我是少数吗?”

    罗烈侑冷笑了起来,“你很聪明,你现在应该想到了是谁告诉了我你的行军路线,只是你知道为何我和那人之间有这样的交情?”

    林意摇了摇头,异常简单,“兴趣不大。”

    罗烈侑没有在意他的这句回答,只是冷冷的接着说道:“前朝皇帝被杀前四年,我们雍州军和数郡镇戊军在东梁州和北蛮打仗,我们是作为援军赶去,但是那片战场有数支军队为了保全自身,竟然见我们危急都不救。我们一批人十停死了九停,剩余的自然都是生死兄弟,现在虽然换了新朝,但是当年的许多将领,偏偏是那些墙头草的畏战将领,他们投降和倒的最快,现在反而很多都在朝中的官阶远胜于我们,你说这样的官阶升上去,有什么意义?”

    “你说的我很赞同。”

    林意挥了挥剑,挑了挑眉,就像是叫屈:“我父亲那么能征善战,从不畏战,冲锋在前,但是改换了新朝却变了罪臣,按你所说,你更不应该对付我,你应该去对付那些人。”

    然而罗烈侑却根本不理会他说的这些话,罗烈侑只是冷漠的接着说道:“所以要什么英勇杀敌,活着保全自己就好,对于修行者,力量才是根本。”

    “你诸多不满,为何不直接去北魏?”元燕忍不住问了一句。

    罗烈侑微讽的看了她一眼,“北魏和南朝有什么分别?一定仗打得好,作战勇猛的将领就活得长,就活得好,活得痛快?”

    元燕沉下了脸。

    她想到了自己,她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

    “可是不管怎么想,这些都是你的想法。人可以无趣,人可以无聊,可以愤世嫉俗,但是不能无耻。”

    林意却是认真的看着这名游击将领,说道:“任何的经历,都不能给你光明正大的无耻的理由,无耻就是无耻,没有理由。”

    他说得一本正经,底气十足。

    在齐天学院,他无论是骂战,还是打架,都没有输过。

    “无耻的人还少吗,又不差我这一个。”

    罗烈侑抬起了头来,他的面色漠然,没有丝毫的愤怒情绪,然而在下一刹那,他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涌动起来。

    他的袖中呜咽,一道灰影剧烈的震动起来,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