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元燕的眼睛眯了起来。

    直至此时,她才看清这名青衫修行者的剑是一柄无锋的长剑。

    这柄剑长约七尺,然而却没有开锋,甚至连剑尖都是平的,浑身漆黑,就像是一根铁尺。

    然而这柄漆黑的剑身上,在震飞林意的一刹那,却是从剑身内里涌起丝丝金光,竟在剑身上结成龙形。

    她看着这柄剑,依旧没有出手。

    因为对方一剑震飞林意,便直接收剑,整个人已经往后斜斜飘飞出十余丈,根本未留给她和容意乘隙出手的机会。

    真龙剑,翔燕式。

    这些都的确是唯有萧家那种皇族,才能拥有的武器和剑式。

    既然此时不可能对这名青衫修行者造成威胁,她的注意力便全部集中在了身后的林意身上。

    听着身后的响动,感知着林意的一切动作,她转头再向容意说了一句,“别忘记你承诺要做林意的什么。”

    “要做林意的什么?”

    容意此时的身体已经僵硬到了极点。

    对方这一剑的速度和力量完全超出了他反应的极限,极度的惊惧甚至让他的身体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然而当元燕镇定和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命令味道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廓,他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一开始追随林意,便是说要做林意的近侍。

    林意已然站起身来。

    他双手手腕剧痛,险些握不住手中长剑,方才的重重坠地也让他震得口鼻之中全是血腥气,只是他丝毫不做多想,心神极为坚毅,下一个动作便是提脚,放开一柄剑,将那柄刺入他脚中的飞剑硬生生拔出,然后直接将这柄已经折弯损毁的飞剑丢入身侧寒潭之中。

    在无比纷杂的声音之中,身影刚刚落定的青衫修行者听着自己飞剑落水的声音,感知着这柄和自己相伴多年的飞剑就此随着暗流消失,从此和自己再无联系,他的心中也生出独特的感受。

    他忍不住思索,他要以如何的方式收场,如何面对这样悍勇的林意假装战败。

    他直觉自己会付出比一开始预想得要多的代价。飞剑离开自己脚掌的血肉,林意觉得自己那只脚已经彻底麻木了,即便腿上有着力气,但是这只脚甚至难以支撑他身体的站立。

    只是无论是这柄飞剑的真元力量,还是方才那一剑对撞时传入身体的力量,都清晰的提醒着他,对方也的确只是承天境的修行者。

    既是承天境,在他看来就有战胜的可能。

    他开始奔跑。

    一瘸一拐的开始奔跑,速度竟似比之前双足完好时还要快上数分!

    元燕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但是她的感知却一直集中在林意的身上,在她看来,此时对手的唯一破绽,就是根本不将她和容意放在眼中。

    “林意!”

    一声厉叱在她此时薄薄的双唇中极有爆炸力的喷薄而出,甚至压过了此时山石崩塌的声音,除了这声厉叱之外,她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斜跨一步,正挡在了林意冲击的线路上,然后她弯下了腰,俯下身体。

    这是一种难言的默契。

    林意感知到了她体内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生成,正在等着自己。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一步向前,踏在了元燕的背上。

    元燕的面容寒冷到了极点,她体内隐匿着的真元力量尽数爆发。

    她弹了起来。

    林意的身体从她的身体上方飞了出去,就像是一块被投石车投出的石头一样,朝着那名青衫修行者砸了过去。

    容意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林意腾空飞起的残影,他此时彻底反应了过来元燕所说的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他投出了手中的剑。

    剑柄脱离了他的手,但是有一道肉眼可见的黄色光华连接着他的手和这柄剑。

    黄光之中有丝丝缕缕的鲜血。

    这一瞬间超过极限的真元迸发,让他这条手臂的肌肤上都出现了许多道可怖的伤痕,鲜血如涓涓细流,顺着他真元流淌的方位飘洒在空中。

    他的其余八柄剑本身已经坠于一地的乱石和冰雪之中,已经沉寂如同死物,然而当他这一剑投出的刹那,那八柄剑也瞬间发光,丝丝缕缕细小而强劲的剑气,从剑身上激射出来。

    青衫修行者在迎面而来的气浪中也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看着凌空飞来的林意,手中握着的真龙剑微微震荡,然而令他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林意之前,陡然出现了一片明亮的剑光!

    这一片剑光比林意来得更快,首先落向他面目之间。

    青衫修行者挥剑。

    一道绝快的剑光亮起,将袭来的剑光击散。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如飞燕般往一侧飞掠出去。

    元燕在此时抬起了头。

    一声凄厉的破空声随着她的目光,追向青衫修行者。

    青衫修行者目光微微一凛,再次挥剑。

    铮的一声震响,袭来的飞针被他一剑磕飞。

    咚!

    林意落地。

    他没有能够追上这名青衫修行者的身影。

    他的脚上传来更剧烈的痛楚,让他的背上都甚至自然沁出一层冷汗。

    但他没有气馁,也没有丝毫犹豫。

    他见过元燕奇特的控飞针手段,知道元燕一定再给自己制造一些机会。

    他将双手中紧握的剑全部朝着感知中青衫修行者的去向投掷了过去。

    双剑之后是红龙银鲨手镯。

    当红龙银鲨手镯呼啸着飞出时,上方有一块山石也正巧落下砸在了林意的头上。

    很疼。

    有鲜血从林意的额头上落下。

    林意接住了这块山石,也朝着青衫修行者砸了过去。

    接着他就像是建康城里小孩子打闹扔石头一般,用最快的速度,不断将手边能够够得到的一切事物,不断的朝着青衫修行者砸去。

    容意的身影破风而至。

    他到了林意的身边。

    他就像是一名真正的近侍一样凝立在林意身侧,左手握着一柄刚刚捡起的剑。

    此时他的眼睛里再次充满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没有想到修行者之间有这种战法…然而全力投掷的林意,真的很可怕,就像是一台人形投石机,或者说,比真正的投石机还要可怕许多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