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只是不被杀吗?

    每个人只要有心,都可以做到设身处地的为对方去想,然而每个人所处和所长的环境不同,即便如此,也未必和别人想的一样。

    在元燕看来,林意的处境可算是糟糕至极。

    即便得到了三清老人这样的南朝清流青睐,但清流就是清流,这意味着即便三清老人的一些学生和弟子在朝中拥有一定的地位,他的那些学生和弟子在抗争时,也往往只可能采取光明的手段。

    南朝的很多权贵其实很看不起这些清流,他们在私下往往用“爱哭的孩子”或是“求奶的孩子”在形容这些清流。

    这些清流最依仗的便是上书陈述,获得皇帝的支持。

    然而南朝很多的权贵,他们更依赖的是相互之间的依附,更多的是阴暗的手段。

    陈家和萧家,都是权贵之中的权贵。

    只是林意在哪家都似乎不讨好。

    至于陈宝菀和萧淑霏…她们的处境,恐怕和她自己相差无几。

    她是北魏长公主,在北魏当然拥有很大的权势,只是和真正的一家之主北魏皇帝和皇太后相比,她的很多意见都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在她看来,林意能够在铁策军好好活着便不错。

    她不想在眉山之中杀他,当然也不想一离开眉山之后便听到他的死讯。

    只是她毕竟不是林意。

    她并不知道走大俱罗之路的林意的野心。

    即便林意和那些半圣亚圣之间隔着天与地的距离,和那些真正一言一行都可以对整个王朝格局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相比,他依旧渺小得如同这座山头下泽地里的野草,然而他想着的却是天下第一。

    和当年的大俱罗一样,真正的纵横无敌。

    当容意带着一头已经清理了皮毛和内脏的岩羊回到这盐湖畔时,元燕已经烧开了水和洗净了野菜等着,而林意却是已经将身上剩余的,有关壮大骨骼和气血的灵药全部取了出来,放在身前。

    他取了些沸水,用元燕新作的木碗调和了行军口粮,就着这些口粮,他开始吃这些灵药。容意很无语。

    他尝了一下林意的这种行军口粮,对于他而言,这和他们在家乡偶尔会吃的面糊没有多少区别。

    只是那些街坊邻居吃这些面糊,要么就是就着酸菜,要么就是弄点酱豆子或者小鱼干,现在这林意可好,吃这种面糊,却是用灵药当酸菜。

    明月在夜空中升起,盐湖畔飘散着肉香,一丝丝药气在林意的腹中升腾而起,不断沁入林意的血肉之中。

    林意闭目休憩,他没有有意的修炼,缓缓陷入沉睡。

    一夜过去,当天空渐渐发亮,他很自然的醒来时,体内的依旧有丝丝的药力在升腾。

    旺盛的精力和生机,似乎在他醒来的一刹那,便从天地间重新灌入了他的体内。

    他的感知已经相当惊人,即便不刻意内观,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自己体内的一切变化。

    和昨夜相比,他的身体骨骼和血肉就如同经过了新一轮的淬炼,他体内骨骼犹如最晶莹的白玉,在他的感知里熠熠生辉。

    他的五脏也是散发着五色光芒,气息极为旺盛。

    他的血肉变得更为凝练,甚至在感知里也闪现出点点的光彩。

    最令他惊喜的是,他受伤的脚内里断裂的血肉经脉已经几乎完全连接在一起,就连那些骨骼断裂处都有明显改观。

    只是连服灵药,再加上接连受伤,此时他气血前所未有的旺盛,却是也感觉到体内有了许多尘埃一般,让他感知起来极不舒服。

    天还未透亮,林意重新闭上眼睛,以无漏金身法修行。

    此时他肉身修为大进,南天三圣之中何修行留给他的这篇功法中“旺气机”“分寒暑”“控皮肉”三部分已经顺畅如意,而且一开始便自然转入内息。

    他呼吸骤顿,体内气血流动却骤然转疾,心脏剧烈跳动,只不过片刻,他身上肌肤便开始大量出汗,只是排出的都是腥臭的汗水,其中星星点点,似是淤血,又像是药渣一般。

    林意并没有刻意避讳,他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时,元燕和容意便已经开始认真感知,当看到这样的汗珠从林意的肌肤上沁出,林意的身上腥臭难言,然而整个身体却是宛若新生一般,两人都是心中大震,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都只有同样的念头,这南天三圣的功法,果然太过惊人,无法想象。

    事实便是如此,那药气何等细微,是药三分毒,一经服用便深入肉身,和气血结合,世间罕有能够将这种不利药气都淬炼出来的功法,即便是有,又如何能这样快,排得这样干净。

    开始日出。

    这片盐湖上开始有如银光流淌。

    林意睁开眼睛,略微活动一下身体,浑身关节噼啪炸响,宛如金石在撞击。

    他嗅到身上的腥臭味道,不好意思的冲着元燕和容意笑了笑,很干脆的往旁边盐湖一跳。

    这湖水盐分太高,冲洗在身上依旧有些黏糊糊的意味,并不算特别舒爽。

    只是他的注意力很快脱离了自己身体肌肤的感受,他嗅到了肉香。

    那是昨夜剩余的烤岩羊肉。

    昨夜烤肉时的香味更加浓烈,只是不知为何,他现在嗅着这肉香,浑身的血肉却似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很想吃。

    他的身体在给他传递这样的讯息。

    “难道已经修到了那种地步,已经可以吃肉食了?”

    林意心念动间,哗啦一声水响,他已经从湖水中跃出,单足着地,稳稳金鸡独立,然后他不顾那些烤肉上面腻着一层冷油,直接撕下一块便吃了起来。

    他的样子依旧显得很野蛮,只是元燕和容意看着他的神色变化,就知道其中自有原因。

    林意的修行对于他们就像是山中的迷雾一样看不透,而且越看似乎迷越多。

    林意已经许久没有吃肉,此时虽然肉冷,但对于他而言味道真是很好。

    当一块足有数斤的肉入腹,他感觉到有一股暖意从腹中升腾起来。

    林意眉头微蹙,静心感知,这股夹杂着暖意的元气似乎和五谷之气没有太大分别,但是其中驳杂不堪的气息明显增多,但其中一些元气虽然驳杂,但感觉却又有五谷之气无法相比的力量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