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p>“这什么军队,行军如此迅捷?”

    林意手撑狼牙棍前行,手脚配合得越发熟练,竟真是将身后那五名原本都已经体力有所不支的宁州兵远远甩在身后不见人影。

    然而他越追这支从黑瘴林中杀出的北魏军,便越是吃惊。

    眉山之中应该不存在骑军,然而连追了数里,竟然依旧还未追上。

    这支北魏军的行军速度,远超他的想象。

    听着林意这样的声音,元燕在心中却是自傲的笑了笑,心说这是你孤陋寡闻。

    北魏有三分之一的军队是西北军。

    在南方王朝的一贯思维之中,北方王朝都是些游牧的蛮子,游牧当然是骑马,然而北魏的西北部多是荒山地带,其中有些部落常年都依靠脚力翻山越岭。

    便在前数十年,北魏西北还有两个部族首领称帝,当然最后是被北魏大军给平了。但其中有些部族一直归顺于北魏,那些部族出身的军士在山地之中都是如履平地,是天生的精锐步军。

    “是魏昆的军队,还是胡福子的军队?”

    元燕心中满意,决定回到北魏之后,必定要给丰厚嘉奖。

    “什么声音?”

    陡然之间,一阵阵如山崩般的声音从远处滚滚而来,令她都吃了一惊。

    林意猛然停下,他听着这样不绝于耳的声音,这声音显然就是从天蜈岭传来,天蜈岭中,北魏军队和宁州军显然已经开始交战。而这声音仔细听来,是某种沉闷的撞击声,而这撞击声中,有种当当的声响,就像是巨锤在砸铁。

    “重铠!”

    元燕的感知比他要弱得多,然而这样的声音她比林意要听得多,所以她马上就判断出了这是什么声音。

    “这支北魏军居然有如此多的重铠?”

    林意也随即反应过来,有些不可置信。

    那声音连绵不断,听上去至少有上百具重铠在厮杀。

    按先前那五名宁州兵所说,此时途径天蜈岭的是宁州军主力,对于一方镇戊军主力而言,有数十具重铠并不算意外,但这北魏军竟然也有如此多的重铠,这样的军队之前在眉山之中穿行,怎么可能不被发觉,会有如此埋伏宁州军的机会?

    元燕眼中震惊和惊异的光芒比他更盛。

    按理而言,她是眉山之中最熟悉北魏各军的最高阶将领,然而她方才判断的那两名将领管辖之下的军队,却是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重铠。

    其余她所知拥有如此多重铠的北魏军队,按理也不可能在这里出现。

    那这是谁统领的军队?

    ......

    如许多铁匠铺子倒塌般的轰鸣声不断的在山间回荡,在天蜈岭的另外一端,王平央抬起了头,望向了天蜈岭的方向。

    他醒觉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当然并非之前他杀死的那头母犀。

    在杀死那头母犀,按照北魏那名神秘的魔宗大人的功法汲取了死亡带来的精纯灵气之后,他的脑海之中一直有许多不同的念头在战斗。

    以至于他在这带的山林之中有些浑浑噩噩的漫无目的的行走了许久。

    这是一种硬生生被人塞入一个全新的世界,然而却不知道用何种方式去面对的感觉。

    直到此时,他才发觉附近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他此时听到的重铠战斗时的声音比林意等人听到的还要清晰,因为严格说来,他此时就在天蜈岭一侧,几乎和天蜈岭并行的一道山岭之中。

    此时那淡淡的血腥味,也是从天蜈岭的方位传来。

    然而即便他此时心境不稳,但一瞬间的警觉,也可以让他断定并非是从那片战场上传来,而是来自和自己距离更近的地方。

    不知为何,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用那神秘的魔宗大人的功法汲取了一次死亡带来的精纯灵气之后,他对鲜血的气息已经更加敏锐,而且此时他的嗅吸之中,对这种新鲜的血液,似乎带着一种由心的贪婪。

    这种贪婪甚至没有让他第一时间和林意等人一样去思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重铠在战斗,而是让他第一时间下意识去发现那血腥气的来源。

    他朝着山上高出疾掠而去,不出十数个呼吸,山崖上便已经传出些异样的响动,有一片风声在他的感知里清晰的响起。

    他抿起双唇,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啸鸣。

    飞翔在上空的那只青色苍鹰在高空中疾冲落下,顺着那只苍鹰落下的方位,他的身影骤疾,跃上一株树木,再落下的刹那,他的一只手已经握住鹰爪,和这青色苍鹰一起滑翔而落。

    他的视线里,很快出现了一名北魏修行者的身影。

    这名北魏修行者原本就藏匿在这片山崖上某个洞窟之中,此时感觉被他察觉,想要逃往另外一侧的山后,然而这名北魏修行者受伤很重,还未翻过这座山岭高处,在接近山巅的位置,便已经颓然跌倒在地。

    更令王平央料想不到的是,这名北魏修行者,是一名少女。

    她是一名年纪看上去比他还略小一些的宫装侍女。

    她长得并不能用很美丽来形容,但足以用小巧精致来形容。

    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小巧精致,小家碧玉型的少女,反而更容易惹人怜爱。

    这名少女的腹部受了一处不知是剑创还是刀伤,伤口应该很长,鲜血渗出了包扎的布料,应该是疗伤的原因,她身穿的端庄宫装在腰腹间也切开了,露出了内里大片雪白的肌肤。

    她看着随着巨鹰落下的王平央,如同看见狼群的小白兔一样的惊恐和慌张。

    王平央落在这名少女身前不远处。

    即便这名少女看似全无威胁,然而无数血的经验教训让他明白,看似再无害的北魏修行者,都可以是最危险的刺客。

    此时站在他的位置,也正巧可以看到天蜈岭发生的战斗。

    战斗很激烈,至少有两千余人在厮杀,其中甚至有百具以上的重铠。

    只是他此时绝大多数的注意力,依旧在面前这名北魏少女身上。

    “你是什么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名尽可能的扭转身去,不让他看到身上暴露的肌肤的少女,问道。

    (下面还有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