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有些奇怪,不明白元燕为何对此事特别在意,但是他旋即又释然,觉得可能是因为她原本也精通药理,而黄秋棠在药理方面有些特殊手段,所以才会如此。

    宁凝起先还是有些犹豫,然而想着若是没有林意和她还有那名来自边地的少年的相助,这黄秋棠就会落入北魏人手中,那对林意等人隐瞒自然也没有什么意思。

    所以她转过身去,目光落入狼藉一片的战场上。

    顺着她的目光,林意和元燕轻易的发现了一名女子的身影。

    那名女子身穿素色粗布衣,微微佝偻着背,混在几名女眷之中。

    若非宁凝的目光长时间的停留在她的身上,即便是元燕都看不出她和另外几名女眷的区别。

    她看上去太过普通,就像是平时负责整理衣甲或是埋锅造饭时整理一下菜蔬的寻常妇人,这样的妇人,在很多地方军之中都会有。

    她们做事很耐心,而且很能吃苦,最关键的是,她们不会闹事,更容易管辖,而且在军中有宁凝这样身份的女子时,她们也能做一些男子无法做到的事情。

    当林意等人随着宁凝朝着她走来,双方更为接近时,元燕清晰的看到了这名女子脸上的皱纹和手上的一些老茧和裂纹。

    这更使得她看起来像寻常的农妇和杂役,根本无法和连她都十分看重的那人联系在一起。

    战场上的宁州军已经在忙着救治伤员,忙着搬运遗体和清理损失,然而看到林意等人走来,所有沿途的军士甚至官阶理应在林意之上的将领,都纷纷对着林意和他身后的元燕以及容意躬身行礼。

    没有人注意和觉察到,在天蜈岭对面的山坡上,还有一名来自建康南天院的年轻修行者。

    王平央看完了这一切。

    他看着那些纷纷敬佩的朝着林意行礼的军士和将领,越发觉得阳光里的林意更加耀眼,耀眼的有些刺眼。

    他的心情无比复杂,有一股浓浓的悲哀萦绕在他的心间。

    自己不是应该在那里吗?

    为什么在那人奋勇杀敌之时,自己却在这里贪婪忘我的吸吮着这名少女尸身上逸出的灵气?

    他看着林意,一个声音在心中不断的提醒着他,他不应该这样,不应该沦落成吞噬腐肉而无法自拔的腐兽。

    ……

    一名身穿轻铠的中年将领迎了上来。

    这名将领名为姜宴,是此时这宁州军中官阶最高的将领。

    林意此时是铁策军小校,按照官阶,他和姜宴之间至少差着五个官阶,然而看着这名走来的年轻修行者,姜宴依旧和前方所有军士一样,躬身对着林意行了一礼。

    在林意回礼时,元燕却是已经在宁凝的耳边轻声问道:“现在这宁州军中,知道黄秋棠真正身份的,有哪几个?”

    “除了我之外,一个都没有了。”

    宁凝涩然的轻声回应,她心中悲恸至极,眼眶在此时都已经红了,除了她之外,原本这宁州军中还有两名将领知道,然而那两名将领都身穿真元重铠,已经都丧生在火海之中,而其中一名将领,便如同她的亲叔,自幼便对她极好。

    元燕微微蹙眉,既然如此,在她想来,泄露消息的人便不在此时的这军中。虽然难以借此查出到底北魏是何人在主事,何人要夺这黄秋棠,但至少也不会担心有人能够认出她的身份。

    “她对整个南朝而言都应该极为重要,既然已经走漏了消息,那随着大军行走便不安全。”

    元燕转头看着她的侧脸,轻声而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宁凝微微一怔,她觉得元燕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只是不知为何,她下意识的觉得必须问过林意之后再行决定。

    “接下来你觉得应该如何?”

    等到姜宴对着林意致谢,聊过数句之后离开,宁凝走到林意的身边,轻声问道。

    “必须我们直接带她走。”

    不等林意回话,元燕便已出声,斩钉截铁道:“否则极不安全,北魏恐怕还会有军队或者修行者前来截杀。”

    林意眉头微蹙,想了想,看着宁凝问道:“你们原先是要行军往何处?”

    宁凝看着他,说道:“行往乌蜂岭,先前我们也有斥候小队探查到消息,周遭有数量不少的北魏军队,我们担心意外,也取道赶往安全区域,乌蜂岭之中现在有我南天院一些教习镇守的营地,十分安全。”

    “乌蜂岭?”

    林意取出行军地图只是扫了一眼,“那最多只有数个时辰的路程。”

    宁凝点了点头,她眼眶又是微红,谁能想到只是这样一段路途之中,竟会出这样的问题,竟然遭遇这样的两支北魏军队袭击。

    “那我们直接带她走。”林意看了一眼那名妇人的所在,并未犹豫。

    “嗯好。”

    宁凝听着林意都如此说,她便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走向姜宴便简单说了几句,要带走那名看似寻常的妇人。

    虽然并不明白为何宁凝要特意带走那一名妇人,然而他明白其中自有隐情,而且宁凝的身份也自然可以命令他如此做。

    所以他和身侧的一名军士说了几句,那名军士便将那名妇人引来,由宁凝带走。

    “黄芽境?”

    看着这名连走路的姿态都低眉顺目,和寻常妇人没有差别的药谷圣手,感知着她体内若有若无的气息,元燕微微挑眉,轻声的问道:“脚力如何?”

    这名妇人的神情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带着些北魏边地的口音,轻声道:“应该可以跟上。”

    元燕点了点头,此时容意已经将林意丢在这片战场上的东西全部取了回来,包括那个装着行军口粮的鹿皮袋。

    也唯有当林意自己再次背起这鹿皮袋,感觉着这鹿皮袋的沉重,再感知不到林意身体内有任何真元气息波动之时,这名额头上有刀刻般的皱纹,脸色显得有些蜡黄的妇人才微微的抬起了头,眼睛里闪现出和她外表不符的一丝精光。

    元燕已经转过身去。

    她没有首先动步,她等着林意先走。

    她看向了乌蜂岭的方位,她平时从不冒险,然而此时,她觉得有必要冒险一次。

    (今天只得一更,欠一更,算上昨天的欠一,一共欠了两更,明天应该依旧只有一更,因为这两天都在出差途中,所以明天也会欠一更,到明天一共会欠三更。你们看我算得这么精准,谁还说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