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十四章 萍水相逢的别离(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72483.html
    /p>    元燕转过身去不看林意。

    对于她而言,她该给的忠告都已经给了,至于林意听不听,那只是林意的事情。

    林意做的很多事和处事的方法,在她看来都太过冒险,太过危险。

    如果让她来写一句话评价,那就是“一名迟早夭折的孩子”。

    但她已经决意很快要离开,所以就算此刻她的关系和林意好得就算是小妈和孩子,她今后远在北魏,也根本管不到这个胡闹的孩子的生死。

    更何况她当然不是林意的小妈。

    “一场萍水相逢的惺惺相惜而已。”

    她在心中如此说,所以她甚至没有因为林意不顾自己的建议而做出这样的决定而生气。

    她甚至决定在离开眉山之后,要尽可能的少关注或是刻意不去管这名南朝小贼的消息,因为她觉得按照林意这样稚嫩无脑而冲动的行事方式,说不定自己刻意关注的话,很快就会收到此人的死讯。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应该会很影响心情。

    “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林意的声音却在她的耳廓中响起。

    她不生气,却有些烦。

    对方都明显不想让人知道过往,他却还在孜孜不倦的问这些。

    不过她突然又有些高兴起来。

    因为她想到,自己做完决定要做的事情之后,或许林意行事的风格和看人待物的方法,便会有些改变。

    他应该不会再毫无保留的不顾危险为某人,应该也不会如此轻易就相信一个人。

    只是不生气,不烦,有些高兴,随之一起出现的,却是淡淡的感伤。

    或许今后,再见不到今日林意这样的人了罢。

    ......

    “一定要有名字?”王平央看着林意反问道。

    “就算不想提以前名字,相互之间也总该有称呼的名字。总不能叫,喂,那个人。”林意看着他,也有些无奈,道:“我叫林意,真名,现在是铁策军小校,建康南天院天监六年生。”

    这自报家门太过清楚,王平央觉得这真是一场最美妙的意外。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慨。

    他没有想到,在自己最危险的沉沦时刻,拯救了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一名师弟。

    “喂,那个人...这样的称呼也不错。”

    他笑了笑,道:“只是有些繁琐,既然在天蜈岭相遇,就叫天蜈好了。”

    “若怎么都不肯告诉名字,这称号倒是也算贴切。”宁凝依旧有些不敢看他,只是在心中想到,这人故意不肯处理伤口,今后恐怕真的是满脸蜈蚣般的狰狞伤口。

    在此时,王平央的目光却是悄然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刻。

    其实他和宁凝是很熟的人。

    因为他是天监五年生,宁凝也是天监五年生。

    只是他先前在天监五年生中太过出众,所以便被提前数月抽调走单独安排修行而已。

    他和宁凝只是数月不见,只是他修为提升,身上气息已截然不同,只是他布满脸上的这些可怕伤口,只是他故意改变了些声音,宁凝便已经彻底认不出他来,这便说明他所付出的这些有价值。

    既然连如此熟悉的人都会因为这些改变而彻底的认不出他来,那今后,那些更少见过他的人,当然更无法将他和名动一时的王平央联系在一起。

    纵使见面也不识。

    这理应是种悲哀。

    然而此时的王平央,却只有一丝感伤,其余皆是骄傲。

    “走吧。”

    元燕感觉到了此时王平央的满意,她对王平央不放心,她不喜欢任何不可控的变数,她对王平央便没有什么好感,此时冷冷吐出一句的同时,她便在心中想着,你此时满意,很快我便会让你不满意。

    “你的真元功法很独特。”

    然而就在此时,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平央的声音响了起来,而且是对她说。

    她转过头去,只看到王平央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尤其是在隐匿真元气息波动方面。”

    元燕很自然的不悦,微讽道:“不错。”

    “这些手段,能否传授于我。”

    王平央对她认真躬身行了一礼,“虽还未问你名字,但之前在战场上,观你和林意共战那赤羽重铠,你和林意自然是生死与共的好友,我做林意的暗侍,最好便需要这些隐匿真元气息波动的手段。”

    元燕愣了愣。

    她见过很多大胆和无耻的人,却也没有见过王平央这种。

    “你想的倒美。”

    她原本下意识就想这么说。

    这属于北魏皇宫中绝不外传的秘密功法之一,即便是北魏的重臣都不可能得到,但就在下一个呼吸之间,她却改了主意。

    “可以。”

    她点了点头,看着王平央,道:“只是这是我师门独传功法,我只是因为林意传授给你,但你必须发重誓,绝不传给他人。”

    王平央笑了笑。

    在战胜了北魏魔宗大人那样的存在,连生死和容颜都不在意,他此时的心境自然不是现在的元燕所能想象。

    “我答应你,若是我有违誓言,我便立即变成一具腐尸。”他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如果你觉得这样随意相信他人是对的,那我便将我的功法传给他。”元燕在林意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便走到王平央的身侧,开始逐句将那篇法门告知。

    林意一脸无奈和懵懂。

    他想着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还没有来得及发表意见,结果你便已经直接上去传授法门了。

    更何况自己怎么能算是随意相信别人?

    这人的确除了不想透露自己的真正身份之外,任何时候都让他直觉很值得信任啊。

    ......

    只是数句交流,元燕的眉头便皱得更深。

    光是问答之间的这几句交流,她便已经确定王平央的不凡。

    这样的人来到林意的身边,她觉得只有两种可能,不是因为陈家便是因为萧家。

    “你爱死不死,迟早夭折是你的事情,但听到你死的消息我应该会不舒服,这是我的事情。”她在心中如此想着,她觉得自己这么做,只是因为要拯救林意,只是因为自己。

    她和这招人烦的南朝小贼之间,原本是不想在眉山杀死他,放过他一命,但是此时她决定离别之时,却是不想他离了自己身边,便轻易的被人杀死,轻易的死去。

    (之前聊过更新,这章写完睡觉前聊聊书的本身,很不理解有些随便辣鸡,江郎才尽的说法。其实哪怕很多平庸的过度章节,都有着作用和用意,因为有些人单独看的是几百字,但是一个作者心里想着的是几百万字。细心的刻画往往更需要作者的耐心和精巧的设计,哪怕有许多人不喜欢,但对于真正有灵魂的东西,是必要的。最新这些章节,我自己特别满意。元燕的微妙感情变化,王平央的自我救赎,我都觉得写出了我想要的东西。今后许多年轻人,还会有自己的灵魂和想法,有自己的变化。我会觉得这些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会有自己的思想和成长。这是一种自己的喜欢和创作的理念,当然有些不能认同的,就只是理念和喜欢不同。至于一些没有收藏书,没有仔细看过任何一个章节,就一味发书评说不行,没有哪一本书好看的。说得多了,也只能让我嗅到阴谋的味道。写东西要认真,聊天和发表意见,也要走心,也要互相真诚。晚安各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