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军师大人(第一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83260.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p>    看着还未醒来的宁凝和容意,林意觉得颇为头疼。

    按着黄秋棠和王平央的想法,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这些事情越好,然而即便随口说些什么让宁凝和容意不问什么,但宁州军见到了他带走了黄秋棠,到时候如何向南天院的教习和军方解释,也是个很大的麻烦。

    黄秋棠微笑着看着他。

    她当然可以给出一些建议,只是在她的看法和元燕出奇的一致,像林意这样的人,注定会成为耀眼的将星。

    和单独的修行者相比,身为一名将领则需要处理很多麻烦的事情。

    林意很聪明,他必须去适应今后的这些事情。

    “我们会设法暗中跟着你,若是无法暗中跟着你,我们会选择在合适的时候和你接头,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不难打听。”

    她体内的毒消除得比她想象中的要快一些,在宁凝和容意即将醒来之前,她确定余毒已经不可能再对自己造成任何致命的威胁,她便和林意告辞离开。

    随着她和王平央的身影消失在这条溪畔,林意只觉得身边骤然变得冷清起来。

    “你怎么可能是北魏长公主?你怎么能是北魏长公主?”

    他想着此时不知已在何处的元燕,微微苦笑起来。

    冷清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元燕的离开,他也已经有些习惯她的存在。

    时间缓缓流逝,在他的难言感慨之中,宁凝和容意相继醒来。

    “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意不太喜欢说谎,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他看着宁凝和容意,轻声说道,“我也很头疼,我也想你们帮着想想办法,如何告知南天院和军方,黄秋棠死了,卫清涟消失无踪。”

    “黄秋棠死了?”

    “什么意思。”

    宁凝和容意震惊难言,他们依旧处在脱石散的药力带来的恐惧之中,又根本不明白林意到底要表达什么。

    “不要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你们相信我,有些事知道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现在我能告诉你们的,是我们这些人到了这里,然后黄秋棠死了,卫清涟失踪了。至于那个‘天蜈’,我们可以当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反正宁州军也没有人看到他。”林意看着宁凝和容意,认真的轻声道:“我想你们和我一起想个理由,让南天院和军方确定黄秋棠死在这里,确定卫清涟在这里也失踪了。”

    山林间除了溪水声之外,一片安静。

    两个人愣了许久,都知道自己方才中毒死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一定有许多事情发生,只是当他们的心情开始缓缓平静下来,他们也确信林意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那最重要的便是统一口径。”容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关键她的尸身在哪里?”容意看着周围的山林,眉头微蹙,道:“而且这里并没有战斗的痕迹,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推给正巧遇上的北魏修行者,但若是南天院的教习过来查看,便会有问题。”

    “的确是问题。”

    林意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眉山之中死去的修行者甚多,即便是有些修为很高的修行者死去之后,军方都未必会认真求证,只是黄秋堂对于北魏和南朝都是十分重要,或许便会有人来求证。

    “一定要这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宁凝柔弱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她咬着嘴唇,道:“所差的只是时间,若是我们现在就去和南天院的教习碰头,那些教习距离此处不远,或许便会有人来查看,但现在说黄秋棠已死,我们也不必急着将她护送去那处,甚至便未必有去和南天院教习碰头的必要。我们若是刻意避开南天院和军方的人,离了此处山林远了,日后哪怕他们想求证,也早已痕迹全消。在这种山林之中,找不到一名修行者的尸首,也十分正常。”

    “宁师姐,你果然聪明。”

    林意眉头一松,顿时觉得霍然开朗。

    先前只是想着马上要见南天院的教习们,现在若是有意避开,似乎便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我们去哪里?”容意问道。

    林意看了一眼宁凝,他原本还忍不住想要寻找些灵药,毕竟他答应帮南天院那名药师尽力寻的两味药之中,还有一味银蚕草没有寻到,然而他却不想宁凝随着自己再返回眉山深处去冒险。

    连“卫清涟”都是北魏长公主元燕。连“天蜈”都遇到了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

    连宁州军里看似普通的一名妇人都是北魏的药谷圣手,都和魔宗大人的某件隐秘有关。

    林意想着自己在眉山之中遭遇的每一名修行者,心中对这眉山和修行者的世界,不由得生出极大的敬畏。

    没有一个人简单。

    每个修行者,都可能有特别而强大的手段。

    “我们出眉山,到安全的军部复命。”林意抬起了头,道:“这样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容意凝重的点了点头。

    这便有足够的时间,他们一路上会有充足的时间,去想好到底和军部如何回报军情。

    ......

    当林意已然决定出眉山之时,数名修行者进入了他和元燕、容意得到火璧虫的冰窟。

    “大人。”

    这冰窟里已有数名修行者在等着,看着那名头发里尽是秋霜的文臣模样的修行者到来时,这数名修行者纷纷躬身行了一礼。

    亲自来到这冰窟的文臣模样的修行者安静的看着冰窟里的种种痕迹,最终目光落在洞窟中央的那处寒潭,然后轻声道:“已经确定了?”

    那数名修行者都沉重的点了点头。

    这名文臣模样的修行者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摇了摇头。

    虽然谁都没有想到林意竟然能够将他的这名属下杀死在此,只是这是他的计策和命令,他属下的死,便是他的问题。

    “要不要杀了林意?”

    一名修行者躬身上前,寒声问道。

    这里所有人都明白死去的这名修行者和他们尊敬的军师大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知道此时军师大人一定很痛心。

    “不要。”

    这名文臣模样的修行者摇了摇头,未说更多的话语。

    既然林意能够杀死他的这名部将,那他就必须彻底换一种眼光来看林意。

    这样的人,对他今后才更有用。

    “替我传令出去,若是萧家压他,我们便全力提他。”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对着身周这些忠诚的部下,轻声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