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孙书文难以解释。

    他看着夏震摇了摇头。

    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和想要的东西都不同。

    就如同他追求的是小富即安,而有些人追求的是建康城里那一张遥不可及的位置一样,像他这样已经从边军退下多年的肥胖油腻的税官当然无法理解魏观星这样的人追求的是什么。

    在他看来,魏观星做的很多事情都似乎毫无意义,一名将领若是明知会犯错,明知上峰不喜欢,无用武之地,那只要脑袋不出问题,唯一所想的应该就是解甲归田。

    但魏观星反而却去了铁策军,这便根本不是他所能想象的事情。

    两人相对无言。

    夏震背上冷汗渐干,只是心中凉意却难消。

    魏观星自然是很有问题的一个人。

    这样的人桀骜不驯,甚至不听上峰的军令,按理而言这样的人归于林意麾下应该会对林意造成很大的困扰,然而之前所见,他总是觉得林意的身上也有那种味道。

    这样的两个人相遇,便不知道会产生何种变化,只是光是林意体现出来的力量和魏观星这人的修为而言,便让他产生无数不祥的预感。

    ……

    “人呐,最终还是无法摆脱自己的私心。”

    魏观星行走在洛水城里,他对这个城也不熟,所以连续问了几个人,才问道铁策军确切的驻军位置。

    “天气不错。”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看着远处屋檐上干净的蒿草,他的心情也不错,忍不住嘿嘿一笑。

    若说孙书文是那种发福肥腻的男子,那他便是那种不太干净,始终懒得打理自己的男子。

    只是对于他而言,衣着打扮,哪怕洗不洗头,整理不整理头发,都只是为了自己舒服,若是自己觉得舒服,又何必在意别人看着如何?

    做事,也是如此。

    但求心安,但求舒服。

    他其实可以凭借修为追踪林意和薛九留下的痕迹,但是那样太过麻烦,而且对于他而言,在过往的人生里,大多数时候都在战斗,都在风霜和血雨中行走,作为正常人的时间极少。

    这种如同正常人的问路和行走,却是他所缺少的。

    ……

    “林大人,按理您应该统军一万,只是我们铁策军现在总共只有三万之数,其中还有不少是上不得战场的。”在前几日林意经常呆着的那条城墙下方,原本的粮仓里隔出的一间议事厅里,一名铁策军老将看着林意的那片兵符,也是一阵的唏嘘。

    这名老将叫做韩征北。

    这样的名字一听便出自军户,事实也是如此,在这名老将尚在襁褓之中时,他的父亲便一直在军中打仗。

    只是无论是从父辈口中还是自己亲眼所见,这名老将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破格提拔。

    军功足够,也必须要看资历。

    林意毕竟只是一名刚入军伍的修行者,而且建康的南天院和别的学院学堂也不相同,南天院教的都是修行者,行军打仗之事根本就极少涉猎。

    所以林意如此,自然是极为惊人的破格提拔。

    韩征北在铁策军是官阶六班的将领,主管所有的军饷粮草调度,一切的军务保障,这对于铁策军而言不算是前线将领,但这样的将领和朝堂中人打交道最多,所以和薛九不同,他很清楚这样的破格提拔背后,一定是有朝堂中某位权贵的特殊授意。

    他在此之前也从薛九等人的口中听说过林意战斗的勇武,他对林意当然没有特殊的看法,更何况林意还是名将林望北之后,只是将这么多铁策军交在这样一名年轻人手中,他却也和夏震一样,心中充满不祥的预感。

    “算上林大人您在内,我们铁策军共有四位副统领,当然他们各有旧部,铁策军也不是纯粹按各官阶平分,所以最终全部归于林大人统辖之下的铁策军,一共是三千余人,稍后我会交详细名册到大人手中。希望大人不要以为是我故意作梗…”

    “当然不会。”

    林意觉得自己再听下去恐怕会睡着。

    他应该是整个南朝最不注重官阶的将领之一,对于他而言,领兵多少根本没有关系。

    他追求的是大俱罗之路,是修行者世界的成圣无敌之道,这样的追求和绝大多数人追求的一张朝中的位置有着本质的区别。

    有时候真正的不在意,便显得分外的心胸豁达。

    韩征北看着他年轻的面庞,看着他眼中的神色,心中有些赞许,但却依旧忍不住轻声叹息了一声。

    这当然是名极为优秀的年轻将领,但是能够按照正常途径,再磨砺几年那就好了。

    “林大人,那一些杂事我会和薛九说了,让他帮忙你处理,只是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大人。”他也看出林意是真的不在意,而且觉得他有些啰嗦,所以能省则省,有些事情和薛九这样明白的老军说还更为简单。

    林意看了他一眼,“什么事情?”

    “我们铁策军统领孟将军和其余几位副统领都不在,所以….林大人您现在是这城中铁策军的最高将领了。”韩征北看到林意发愣的同时,自己也有点苦了脸,“而且按我知道,在兵部有新军令下达之前,他们还都不会回师。”

    等他特意补充的这句说完,林意才回过神来,“常将军,意思是说,这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要由我做主?”

    韩征北苦笑一下,“按理如此。”

    林意刚想回话,却感知到了一种有些熟悉的气息。

    他霍然转身。

    魏观星便在此时走到了这间粮仓外。

    “是那名北固军的老军。”

    林意感知出了这来的人是谁,他很惊讶的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走出这粮仓,看着候在外面的魏观星,有些惊奇的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我也想不到这么快会再见。”

    魏观星递上了手中的文书,道:“现在我从兵部无聊的看管车马,变成了铁策军的人。”

    “你进了铁策军?”

    林意和薛九自然是面面相觑,韩征北眼尖,看了一眼那份文书上的名字,他顿时就变了脸色,“魏观星?”

    魏观星微微一笑,对着他行了一礼,道:“未请教。”

    “不用请教,我哪里敢让魏将军请教。”韩征北连连摇手,“您要来铁策军,我哪怕会让您生气,也是绝对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