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勤勉的年轻修行者(第二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297755.html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兵部的这次破格提拔在任何人看来都会有很大的问题。

    抛开没有统军经验的年轻将领一般不会直接委与重位这点,一般在军队将领的配备上面,兵部也会按照实际考量,调来一些能够互补的将领。

    比如一名性情冲动的将领,便往往会调派一名行事特别稳健小心的军师,有些将领智谋有余而修为不足,便会调来一名修为足够的副将为辅。

    然而林意的这次提迁,同时提迁为他副将的,却是薛九。

    薛九在铁策军之中的军龄足够,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而言,他根本不算是什么将领,只能算是一名冲锋陷阵的老军,所以也根本谈不上什么军中的经验。

    所幸韩征北的确是那种忠厚温良的老将,在调拨军士给林意之时,便特意调派了几名对于军中事务极有经验的老将过去。

    这几名老将当然也是他的心腹。

    在帮着薛九处理一堆乱糟糟的事情时,便很快将林意和他最忌惮的魏观星所做的事情回报过来。

    “只是要了纸、笔、书房?”

    听着魏观星要的东西,韩征北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根,他有些难以理解,这名传说中难以合群的魏煞星在归入林意麾下之后,居然不要名刀名剑,竟是只要书房写起了东西来?

    ......

    当月上枝头时,魏观星写完了第三十六封信笺。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和武将,的确不太擅长写东西,他的字迹很难看,如同蚯蚓爬过留下的痕迹,里面甚至还有些别字。

    不过能表述得清楚他的意思便可以了。

    他如同一阵清风一样悄然离开了铁策军的军营,然后到了城中一间杂货铺前,敲开了这间铺子的门,支付了一些银两,将这些信笺全部交给了铺子里的一个面相凶狠的麻子。

    在返回军营的时候,魏观星有些这些年没有过的片刻恍惚,他发觉自己其实原本对将这些东西押在林意身上也并没有什么信心,但似乎反而是林意的态度和那种莫名的气度,给了他信心。

    在返回军中的书房中时,他放开了神识,感觉到了日间谈话的那段城墙上,有一道很快但显得笨拙的气息。

    那应该是那名来自罗州石龙郡的少年在初练飞剑。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对于飞剑的造诣自然比容意高出不知道多少倍,在他看来,若是他加以指点,自然会让容意的修行进境变得更快一些。

    只是他很快感知到了那段城墙上多出的数股让他都觉得玄奥的气息。

    他瞬间愕然,醒悟到便是这名石龙郡的年轻修行者使用的飞剑之术,都非同寻常,都不是他所能指点的。

    ......

    月光如雪。

    城墙上的蒿草纷纷碎裂。

    林意和容意两人都在练剑。

    和寻常的修行者不同,容意有九柄剑。

    此时无论是哪一柄飞在空中,都显得很笨拙,都像是那种被困在房屋里已经很久的蜻蜓,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失控坠落。

    只是和世间绝大多数飞剑相比,容意的这些剑所带的力量不只在于飞剑的速度和锋锐本身。

    即便是显得笨拙的飞剑,依旧带起了空气里和其余几柄剑剑身上元气的共鸣。

    林意的身周时不时的亮起一些缥缈的光亮。

    有时如同一段月光的凝聚,有时如同剑上泛起的一层游光。

    但这些光亮里都带着锋锐的意味,可以轻易的在血肉上割出伤口。

    容意此时的飞剑虽然还笨拙,但是这些剑光游丝却已经比许多飞剑的剑路还要轨迹,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可能预知出现在哪里。

    因为这些剑光游丝严格意义上而言,来自他现在无法掌控的剑阵之术的剑光宣泄,是他失控的法阵产生的东西。

    飞剑的可怕,永远在于速度的和诡异,而不在于纯粹的蛮力。

    所以此时林意面对着这些剑光游丝,和面对修行者的飞剑几乎没有太大差别。

    只是不管这些剑光游丝如何诡异,林意却只是一剑破之。

    每次有剑光游丝在他身周出现,他便是很简单的一剑过去,然后他的剑便准确无误的斩中这些剑光。

    魏观星感知着两人之间的这种“战斗”,心中震惊的情绪越来越强烈。

    虽然每次都是简单的一剑,然而林意的这柄剑递出之时,有时是剑招,有时却明显是刀势。

    不同位置出现的剑光,他都用最合理,最能最快斩杀到这个位置的剑招或者刀法来解决。

    每一招剑招和刀法都极为精妙,都包含着他无法感知清楚的精妙变化和后招。

    甚至在他过往很多年的战斗里,他都根本没有见过如此精妙和强大的刀法剑招。

    他隐约推断出了这是什么刀法剑招。

    但这并非是令他震惊的原因。

    刀法剑招只来自于修行者世界的典籍,只要天赋足够高,只要有人传授典籍,便可以掌握。

    真正令他震惊的,是林意的感知、以及身体恐怖的柔韧性和爆发力。

    在他感知里的有些剑招和刀法,换了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用那样的方法,那样的角度施展出来。光是身体的扭转,有些部位的血肉拉伸....若是换了个人用同样的剑招和刀法,恐怕和林意一样用,他的筋肉就直接已经拉伤或者崩断了。

    很显然,这两个年轻人的修行都很勤勉。

    而且林意似乎很忌惮飞剑,所以直接采用这种方式来磨砺自己。

    魏观星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林意似乎并无真元的存在,也无法使用飞剑,但很显然,此时林意对付那些飞剑造诣不深的修行者,恐怕并无太大的问题。

    这样的一对年轻人,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也已经不算弱小。

    ......

    魏观星在月光和星光里对林意重新考量,但即便是像他这样的修行者,所能看到的只是林意表现出来的表象。

    停留在这座小城的这段时间里,唯有林意自己知道,自己改变最大的,其实并非是力量,也并非是越来越熟练的冷刀狂剑,而在于他身体的恢复能力。

    他身上伤口现在的愈合速度很快...非常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