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此时铁策军也是受方台槐调度而来,按理而言,此时这里的最高将领自然是方台槐,一应对敌军令自然由他下达。然而看着周围铁策军军士投来的目光,林意虽不言语,但已迅速抬手,悄然做出了一个布防的军令。

    至于那边的哨岗,他已经不必去担心,在方才这些凄厉的箭鸣声响起之后,他便已经听到了箭矢破入血肉的声音,接着那些示警声中断,这便意味着那几名哨岗已经被射杀。

    能如此精准的在快速移动中将几名哨岗射杀,只能说明对方的箭技十分精湛,贸然冲出去便是活动的靶子,在他看来,自然是据地而守最为正确。

    夜色里,方台槐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深吸了一口气,也迅速的发出了几道军令。

    让林意略松了一口气的是,边军毕竟是边军,这近百重骑迅速朝着两翼散开,围住了那些堆着军械的马车。随着接下来的军令响起,轻骑军和步军也开始原地布防。

    有大声的呼喝声和嘲笑声在东侧的荒野里响起,越过一些低矮的杂树和荒草,荒野里有大蓬的烟尘涌起,接着隐约看到一些身披着黑色软甲的北魏骑军呼啸而来。

    这些北魏骑军作风狂放,单手持缰,另外一手挥舞着兵器,或在马身上敲打,或在自己的衣甲上敲打,或者和周围的骑军兵刃互击,发出杂乱而刺耳的响声。

    林意很自然的走向东侧前沿,此时那些重骑的目光全部无比紧张的落在这些北魏骑军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行走。

    林意的目光敏锐的捕捉着黑夜里魔怪般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里的这些北魏骑军约两百余骑,他注意到这些骑军身上的黑色软甲虽然看似皮甲,但内里恐怕有金属内衬,材质和做工看起来十分精良。

    除了肩上和腰侧有狼头标记之外,他还注意到了之前军情并没有提及的点。这些北魏骑军的脖子上都有玄铁制成的护颈,咽喉部位,却是有一缕如同白漆涂抹的印记,就像是一只白色的竖眼。

    “看清这里了吗?”

    林意感觉到白月露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他转头过去,看了她一眼,点了点自己的咽喉部位。

    白月露的眼睛微微眯起,在看清那种白色标记的刹那,她的心中便生出很不舒服的那种寒意。

    并非是因为恐惧,更多的是恶心,以及不愿意看见。

    她很清楚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对方的统帅是一名什么样的变态,然而她在来时就已经决定两不相帮,她会作为铁策军的普通一员战斗,但她也自然不可能出卖北魏的军情。

    “是中山王元英的嫡系军队,但具体哪一支却不清楚。”所以面对林意探询的眼神,她只是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找死吗,下来!”

    一声厉喝声在此时响起。

    发出厉喝声的正是方台槐身边的那名副将。

    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林意此时站上了一辆马车的车头。

    在所有人都尽可能的躬身将自己藏匿在衣甲或者车厢之后时,挺直了身体往前眺望的林意自然显得太过出挑,更何况他此时已经位于面对着这支北魏骑军的最前沿。

    这名副将倒是并非有意对铁策军示威,他一眼看见林意如此,便是自然反应。

    在他潜意识里,对方这支骑军之中若是有修行者箭手,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将林意射杀。

    但听着这名副将的呵斥,周围那些在外围布防的重骑军心中却或多或少生出杂军便是杂军,连将领都不过如此的念头。

    一声极为尖利的破空声在此时已经响起。

    一支箭矢如同流星般朝着林意落来,箭身上泛出如血光般的微红。

    这支箭太快,绝大多数军士甚至连惊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这支箭便已经精准无误的落向林意的胸口。

    在旁边火光的映衬下,林意的发丝甚至被这一箭带来的狂风吹得往后荡起。

    在这些寻常军士的眼里,这一箭已经快到无法想象,但是这样距离而来的一箭,对于林意而言,却是已经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想用那种方法来抵挡这一箭。

    他想了想,决定用最能给人予信心和力量感的那一种。

    看着落来的箭矢,他平静的伸出了手,抓住了这一支箭。

    箭身和他的掌心瞬间距离摩擦,即便他采取这样的方法正是因为他戴着黑蛇王的手套,但带来的温度还是让他感到自己的掌心好像接触了一块热炭。

    箭上的冲击力让他的手指也开始疼痛,然而他的手臂异常的稳定,甚至给人一种如铁铸般的感觉。

    只是在下一刹那,这支箭矢便骤然静止,被他硬生生的捏住。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刚刚发出呵斥的那一名重骑副将和周围的重骑军士眼中全是骇然的表情。

    远处骤然一静。

    那些呼啸乱喝的北魏骑军一时无声。

    林意安静的抬手,将这支在他手中已经有些变形的箭放在眼前。

    这支箭的箭杆是某种奇特的硬木,坚硬的程度让他都有些吃惊,它的箭头是破甲箭的箭头,比一般的箭要来得沉重。

    最为独特的是它的尾羽,是用一种暗红色的金属制成,上面还有着简单的符文。

    越是沉静,在此时便显得越有力量感。

    方台槐惊愕的看着如此平静的林意,他此时才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太过小看了这名年轻的铁策军将领。

    数息之后,北魏骑军的呼啸声又起,只是那些北魏骑军也不冲近,但也不走远,却是在不远处的原野之中也点了数堆篝火,时不时便有数十骑似要冲来,但到了接近箭矢所能落到的范围时,便又朝着侧翼呼啸退去。

    “扰而不袭,应该是在等着更多的后继骑军到来。”

    轻骑军中那位官阶最高的将领到了林意的身边,神情忧虑的看着那些北魏骑军。

    在他看来,此时出击或许是很好的时机,在对方的大批后继部队到来之前,先设法歼灭一些眼前的敌军,只是他看向方台槐等人,却看得出这支重骑军似乎没有出击的意向。

    林意听出了这名轻骑军将领的求战之意,他知道自己之前展示出来的力量,已经为他自己赢得了一些军心。

    他之所以被魏观星看重,便是因为他不是那种很讲规矩的将领。

    对于其余将领而言,此时方台槐最大,便自然要听方台槐的,若是方台槐表现不佳,除了可以私下鄙夷嘲笑之外,败战的责任自然也是方台槐扛。

    然而林意不同,在他看来,抛开这些轻骑军和步军不算,既然铁策军这些人是他领军,他便要为他们的生死负责。

    他所要做的,便是取得绝对的威信,将统军权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此时也很能理解方台槐为什么不敢发令出击,北魏的军人乃至王侯将相建康这种远离战场的歌舞升平之地,在那些士大夫和文人雅士的眼中,都是不太开化的蛮子,粗鄙不堪,但事实上只是生活习惯有些差异,南朝的边军从来都不会将北魏军队视为无脑的存在,相反,在过去很多年的征战中,南朝的边军不得不承认北魏的大多数军队比南朝的军队更为悍勇,而且同样狡诈。

    此时北魏的这支骑军表现得就是在等候后继的大部队到来,但在方台槐这种性格比较软弱怯懦的将领心中,便会怀疑对方是否早就已经安排了伏兵。

    但有没有可能,自然是要试才能试得出来。

    林意对着这名请战的轻骑军将领点了点头,然后他淡淡一笑,对着前方的方台槐微躬身行了一礼,道:“方将军,唯恐对方有诈,不如你们在此据守,我们铁策军用数名修行者,先行试上一试?”

    方台槐的身体微微一震,他完全没有林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这对于他而言,却自然是求之不得。

    “好!”

    他作势微微沉吟,道:“准你所请,但需小心为妙。”

    “齐珠玑,你不是一直在等一个和我并肩作战的机会?”林意再行礼谢过,转身却是对着齐珠玑笑了笑。

    齐珠玑微微一怔,眉头挑起,道:“如此甚好。”

    “我和你一起。”厉末笑的声音响起,他走了上来,到了齐珠玑的身边。

    林意略微有些意外,但马上点了点头,道:“那就我们三个,不要暴露太多修行者。”

    他的这句话让那名先前觉得他满口胡言的重骑军将领顿时一阵眩晕,那名重骑军低阶将领不可置信的想着,难道先前这些人说的都是真的,这些马车里呆着的都是修行者?

    “只是你们三个?”

    方台槐看着齐珠玑都要出阵,脸色又是微变。

    周围的骑军和步军也是有些不敢置信,毕竟对于整支铁策军而言,林意是最高将领,哪里有这种最高将领直接行险去刺探敌军的?

    “若是不行,我们便可以尽快退回来。”

    林意也不愿多废话,直接问容意要了刀剑,客气的说了这一声,便已经走了出去。

    厉末笑和齐珠玑也根本不说什么,沉默的跟了上去。

    火光与星光的照耀下,这三道身影对于整个黑夜和前方的那支依旧猖狂呼啸的北魏骑军相比显得分外淡渺,似乎随时会被当成开胃小菜一般,被黑夜和这支骑军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