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伤而不死的军士在战场上往往能够起到更多的负面作用,双目失明往往比身上多出一个创口更令人感到绝望和恐惧,然而在一瞬间的凄厉惨叫之后,这三名双目被瞬间割瞎的北魏骑军竟是硬生生的勒停了身下不安的坐骑,沉默的停留在了原地。

    “杀!”

    一声用北魏土语喝出的军令声响起。

    马蹄声雷动,除了为首的数骑依旧凝立不动,其余所有北魏骑军齐齐发出嘶吼,一齐驱马朝着林意等人狂奔而去。

    厉末笑面色一变。

    在这军令声响起的刹那,他的飞剑骤然一沉,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磁石要将他的飞剑吸去,他体内的真元急剧的喷薄而出,那道飞剑随着他的目光挣扎着直接朝着上空飞去。

    两名马上的军士不要命的跳了起来,手中的刀光泼洒,斩向厉末笑这道速度已经明显变缓的飞剑。

    当!当!

    两声震响,这两人手中的长刀精准无误的斩中了厉末笑的飞剑。

    厉末笑呼吸一顿,他的这柄飞剑摇晃着斜飞出去,不断震鸣,然而终究没有被击落。

    这跃起的两人一人在坠落时被后方收势不住的战马撞中,滚入狂奔的马群之中,生死不知,另外一人却是被一名骑者一手抓住,甩在自己的马上。

    营地外围的重骑军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些北魏骑军手中的刀光不断泼洒,整个骑军裹在一片刀光之中,厉末笑的飞剑飞出之后,一时都未飞回,不知又隐匿在黑夜之中何处。

    飞剑对于寻常的军士而言始终是可怕的杀器,对于一只百人的寻常边军而言,恐怕一柄飞剑便能急剧的收割生命和瞬间瓦解斗志,能够如此便让厉末笑的飞剑起不到太大重用的军队,实在太过可怕。

    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狂风随着

    林意、厉末笑和齐珠玑三人如同浪潮上漂浮的菜叶子,给人一种随时都会被从地面上震荡抛起的错觉。

    “不要用乱红萤。”

    林意身体微躬,就像一头蓄力准备扑出的豹子,与此同时,他对着身侧的齐珠玑轻声说了一句。

    齐珠玑的眉头微微挑起,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意味,心中想道,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管我的闲事,还在担心我的这种乱红萤射出的飞刃不一定能够全部收回。

    先是一阵阵紊乱的狂风如实质拍打在林意沉静而坚毅的面容上,随着这些骑军的更为接近,这种狂风里开始夹杂了细小的泥点和植物的碎屑,夹杂了这些北魏军士身上各种各样的味道。

    战马加上骑者原本就比站着的人要高大许多,此时这些骑军充斥了前方的视线,如同一堵铁墙压来,即便是齐珠玑的呼吸都开始不畅,但是林意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不知为何,在自己沉冷的等待着敌人的行进时,自己的这种沉着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信心,但是疾冲着的这些北魏骑军看着一动不动的林意,看着他身前如许多乱稻草一样插着的箭矢时,这些北魏骑军的心中都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进而有些莫名的惧意。

    冲在最前的十余骑已经距离林意不到十步,马蹄扬起的大块泥土已经如雨般朝着林意跳落而去,就在此时,随着数声低喝,数十颗黑色的弹丸从他们后方投掷出来。

    这些呼啸而至的弹丸黑色和银色的光芒闪烁,看到这些光芒的刹那,齐珠玑的面色顿时微变。

    这是双方边军会少量配备的重铅弹,这种东西的唯一作用,便是形成独特的粉雾,阻隔修行者的真元流动和与天地元气和符文的沟通。

    看着这些投掷过来的重铅弹,林意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在这些骑军再进一个身位的刹那,在这些重铅弹在空中刚刚爆开的瞬间,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的腰腹和腿部猛烈爆发,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从原地抛了出来一样,极为突兀但速度又极为可怕的往前跃去。

    黑色的弹丸在空中爆开,如黑色的花朵在绽放,林意的身体强行穿过这团团绽开的花朵,如同一只滑翔而下的飞鸟,直接出现在了冲在最前的数骑面前。

    他手中的刀和剑同时挥出,双臂都是极为伸展,一个呼吸之前在他下半身迸发而出的力量似乎悄然转移,此时都从他的双臂之中涌出。

    一声极为刺耳的金属切割声首先响起。

    林意落下的刀光直接切断了他正前那名和他身体齐平的北魏骑军手中的长刀,接着刀势力很自然的一转,落在这名北魏骑军的颈间。

    这名北魏骑军的玄铁护颈也根本无法阻挡林意这看上去如同风雨挥洒如意的一刀,被轻易的切开。

    这名北魏骑军的头颅随着腔间涌出的热血往上冲起,与此同时,林意手中的剑已经狠狠的拍在了他身侧一名朝着他挥刀斩来的骑军身上。

    一声巨锤如击枯木的沉闷巨响!

    这名北魏骑军的嘶吼声戛然而止,他的整个身体被拍得如同一捆稻草般横飞出去,他身下的战马都因为这种力量而无法保持平衡,惨嘶着往一侧轰然倒地。

    一名此时冲到的北魏骑军手中的刀光画了美妙的弧线,抓住这时机斩落在林意的身上,然而这名骑军的眼瞳里没有喜悦生成,反而被惊恐充斥。

    他的刀根本无法深入,急剧的拖动的同时,只能切开外衣,刀锋如同在涂油的精钢上行走,而且他的刀锋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力量如潮水般在对方的体内涌出。

    林意顺着反冲之力,直接撞在另外一侧的一名骑军身上,将他直接从马上撞了下去。

    此时他的目光才落到这名还在用刀在他身上拖曳着的北魏骑军身上。

    在双足接近落在地面上的刹那,他刚刚收回的刀斜着往上刺了出去。

    锋利至极的刀身如同穿过软嫩的豆腐一样,轻易的斜斜刺穿了马腹,接着刺入了这名北魏骑军的身体。

    这名北魏骑军的身体骤然僵硬,接着无比惊恐的嚎叫起来。

    林意却并未停止脚步。

    他并未像寻常冲阵的人一样笔直往前,反而往后一步跳去,追上刚刚从他身边冲过的两骑。

    带着温热鲜血的刀光斩入其中一名骑者的身体时,他的整个身体强横的扭转过去,一剑拍在另外一名骑者的身上。

    如雷轰鸣,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无数骨裂声。

    这名北魏骑军从马背上飞出,直接飞出数丈,砸倒后方数名骑军。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