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容意和萧素心的感知无法跟上那一道泥浆中飞出的灰色剑影的速度,魏观星可以,但是他不觉得林意阻挡不住这一剑,他此时也感觉不到林意有真正的慌乱,所以他也只是静静的看着。

    灰色的剑影在地上只是跃起一寸,悄然袭向林意的足底。

    林意正想到好笑的笑话,再加上这一剑又是刺向他的脚底心,他便真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这些剑师,就真的这么喜欢偷袭人的脚底心吗?”

    他的笑声在雨声和笛声之中响起。

    没有人回应。

    在他的笑声响起之时,那名持笛的锦衣供奉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笛声已经无法成型,那名气质沉静,很文雅的银衣供奉却是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他的身体猛然一震,所在的马车车轮同时往泥中砸去。

    是砸而不是陷。

    因为他身体的猛烈震荡,就如同一柄巨锤砸在他身下。

    四轮发出令人心悸的裂响,泥水飞溅甚至带起了丝丝的破空声。

    他身体巨震源自他的飞剑。

    林意笑声起时,他手中的剑已经落在了那道灰色的剑影上,紧接着,他狠狠的一脚直接踏了下去,将这道还在挣扎的飞剑狠狠的踏在地上,踏入泥土之中。

    “怎么可能!”

    持笛的锦衣供奉失声叫了出来。

    他颤抖的声音混杂着破碎的笛声穿梭在雨帘之中,显得极为怪异。

    他身旁的灰色飞剑主人毕竟比他镇定,此时失去修炼多年的飞剑,也只是呼吸声变得沉重了些,面色更为苍白了些。

    这名文雅的锦衣供奉此时在心中想着,他的飞剑一击被破,除了这名修行者竟然完全不受音震真元之法所限之外,还在于他的感知竟能够跟得上自己偷袭的这一剑。

    然而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他方才心存侥幸,在被对方剑斩中的刹那,他还想强行控制这柄飞剑,依旧刺伤对方的脚底,然而对方穿着的鞋子,却也是飞剑难入之物。

    他抬着头,很用力的看着发笑的林意,他此时有些难以理解,这人明明是一名很强大的修行者,剑术也是他前所未见的精妙绝伦,但为何似乎分外的害怕飞剑?

    虽然只是一个刹那的交手,但是他已经隐隐觉得,林意似乎是分外的害怕飞剑,所以连穿的鞋子都是特制。

    这是一种微妙的直觉。

    只是这种直觉往往很准。

    看着身前的林意,容意的心中尽是羞愧,而另外一侧的萧素心,却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看来林意的实力和进步,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

    “妙极!”

    沈鲲也是愣住。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之前之所以迅速不敌这名红衣道人而被擒,也是因为受了那名修行者笛声的影响。而另外一名锦衣供奉的飞剑的确是阴险无比,也是临近身前才能有所感知,也给他造成了很大困扰。

    然而这两名供奉联手,竟然如此轻松的就...败了?

    “你觉不觉得这很操蛋?”他心情实在大好,忍不住转头看身边的红衣道人。

    红衣道人没有回应他的这句话,或许只是觉得沈鲲此时太过得意忘形,所以红衣道人站了起来。

    在他站起来的同时,这马车的车厢就炸了开来。

    车厢四壁整齐碎裂成巴掌大小的方块,在四周散落一地,冰冷的雨水落在沈鲲的脸上,淋得他的笑容僵住。

    “你是不是有病?”

    沈鲲愣愣的看着这红衣道人,“这马车不是钱?”

    红衣道人没有看他。

    没有一滴雨滴落在红衣道人的身上。

    他身上的红色道袍上散发着一种晶莹的光泽,将所有袭向他的风雨往外推开。

    “果然是神念境...”

    林意很小心的退后了一步,他和萧素心、容意靠近了一些。

    红衣道人的目光却是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在了一直很低调的魏观星身上。

    “你我一战。”

    这名天心观出身的红衣道人遥遥的看着魏观星,异常简单道:“你胜了我,我让你带他离开,你若败在我手中,你们便不要再强求。”

    魏观星微微沉吟。

    “不行!”林意却是斩钉截铁。

    沈鲲更加愕然,他虽然不知道林意是谁,也不能看到林意的面目,但是他却越发觉得林意很有个性。

    红衣道人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林意。

    他需要林意给一个不行的理由。

    “你就算能胜他,也未必胜得轻松,但至于你们其余的这些人,想必不是我们的对手。”林意终于得到和对方好好谈一谈的机会,顿时面具下有些眉飞色舞,意气风发:“他若是缠住你,我们解决战斗之后便能围攻你,我们胜算更是大增,所以你说你们两人战斗便决定胜负,这条件明显不公。”

    “哪里不公?”

    红衣道人的涵养极好,淡淡一笑,傲然道:“你们要的是活的沈鲲,我们却未必,现在他在我手中,若是不能保证生擒他回去,若是我觉得你们能够劫走他,那要杀死他轻而易举。你们不可能带着活着的沈鲲离开,更何况你们之中也不知道有人会不会遭受不测。难道你觉得我的提议不佳?你们来意我不管,但押着沈鲲的这些人只不过是命令再身,替人做事,一定要分个生死?”

    林意愣了片刻,讪笑起来,“好像你说的很对,很有道理。”

    魏观星很无奈,道:“本来就很有道理,只是你对我没有信心而已。”

    林意轻声道:“那你有没有信心?”

    “没有。”魏观星很干脆,“试了再说。”

    林意顿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面对天心观的神念境修行者,谁能有必胜的信心?更何况他修行的时间明显比我长。”魏观星平静的轻声道:“只是若讲胜算,我觉得我还是会多一些。”

    “请。”

    让人过多的等待是不礼貌的,更何况这名红衣道人的应对也的确很有礼和有理,魏观星没有让这名红衣道人多等,他朝着官道外的荒田里走去。

    红衣道人点了点头。

    然后神念之间的战斗便开始。

    林意心中一动,在他感知到一股真元在红衣道人的体内涌动的同时,魏观星才刚刚走到官道的边缘。他身边的雨珠还在和寻常一样坠落,只是突然亮了一些,雨珠的边缘,却是不再光滑,变得异常锋利。

    (上章讲了个笑话没脑子,还有一层意思是说书评区有几条为了喷而喷的不明生物没脑子,每次不断的贬低我就拉一本同样的书来抬高,太刻意了。还彻底无脑说我两三千字的什么订阅纵横币和某书两万字的一样,订阅系统是自动的,不是我定的,该多少字就多少纵横币,五千字和两万字一样?还有说两百多章才六十万字...那要多少章多少万字?吹嘘了半天,我几月开书的?六十万字也不少了吧?不说过去十年,最近两年我写了多少字?你吹了半天的写了多少字?说什么水平、质量,我也不争辩了,有人觉得黄瓜好用,有人觉得香蕉好用,有人觉得茄子好用,有人喜欢火腿肠,这没个标准,不过市场上至少还有个版权定价,你黑的漫天黑,吹得漫天飞,你也付不起买版权的钱,低的还是低,高的还是高,有意义吗。话再说回来,少留点被人攻击的尾巴,哪怕你富得流油,私人飞机排成队,我也习惯过我的安生小日子,我也不会和马云去比较,我也不觉得他就比我过得轻松啊,每个人有每个人活法,何必自寻烦恼。老无是零几年出道的老江湖,风雨飘摇早就看淡了,安安静静的写书,养好身体这是目前的状态。还有这些话不是说那些真心看书喜欢催更的书友,你们催更我不嫌弃,也不会真弹你们JJ。我比你们还急...我想拼命更新呢。不过现在怎么拼,人老身体差,写的东西又自己有要求。不想字数换钱。还有现在的风气和以前也不一样了,有些年轻修行者们,一天就写个两万字,搞得现在每天更新四五千字,一个月十几万字更新,都太慢。码字真的不是这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