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洛阳没有下雨,天气很晴朗。

    她在用了足足半天的时间看完陆续送来的文书之后,当她走出自己的书房,仰首看着显得有些刺眼的天空时,她发现连流云都很少。

    天气对于普通的修行者而言便只是天气,然而对于她和许多权贵而言,便意味着更多不同寻常的事情。

    那些官员在年初的推测开始被逐一印证。

    南方的灵荒比北方严重的多。

    但是今年北方的雨水严重不足,很多地方会有大旱。

    有大旱,哪怕依旧能够保证军粮,但地方上一定会有问题出现。

    可能会饿死很多人。

    一只黑色的鹰隼出现在天际,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只很瘦的野鹰,看着飞行的无拘无束,但是她很清楚,军队现在对传递消息的鹰隼的需求越来越大,这只野鹰在这里出现,也应该很快沦为军方的猎物,最终应该死在奔波的战场上。

    这世间只有在不经世事的时候才会觉得自由自在。

    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和那个南朝小贼似乎没有分别。

    她也尚且不能完全靠自己活着,而那个南朝小贼,也随时会因为某些大人物的意思而陷于真正的危险之中。

    她此时也开始明白,为什么越是在眉山之中行走,她心中对林意的态度就越来越不同。

    不只是林意对她真的很好,不只是林意可以不要命的去救他认为的朋友。

    还在于,林意和她一样,不肯困于命运,不肯服输。

    他很多方面,似乎都和她很相像。

    所以她和林意之间,才有那么多奇妙的默契。

    ......

    ......

    洛阳和洛水只差一字,然而却天南地北,隔着万重山。

    她在洛阳城里如此想着时,洛水城里的齐珠玑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天启军范白鹭派人送来东西的速度比林意料想的还要快。

    现在南朝的所有边军共分勇武、壮威、宣威、明威、定远五部,这五部边军的元帅,便都是此时南朝兵权最重的存在。

    天启军范白鹭深受宣威元帅许乐年赏识,天启军原本也是宣威之中的精锐军队之一,虽然是调库,送来的都是隶属于宣威军的库藏,但林意对于范白鹭的威胁的确起到了作用,范白鹭送来的东西对于此时的铁策军而言的确很有用。

    他送来的,都是弩箭。

    南朝的绝大多数弩器都可以在战斗发生之前上好机括,比一般箭师施箭的速度要快,而且弩箭的射程相对较近,一般都用于接近近身时使用,如此一来,不需要大量的训练,很多军士都可以做到精准。

    无论是弩箭和弓箭,只要同时激发的数量一多,便是对敌军和修行者会造成很大的威胁。

    天启军范白鹭送来的弩箭之中,有七百具是可以连发五箭的连击臂弩,甚至还有五具鸟翼刃车,这种刃车,最先是用于攻城的大型军械。

    长达一丈有余的重刃被重型弩车击飞到城墙上,将会对城墙上守军造成巨大的杀伤。

    只是工坊里匠师的想象是一回事,等送到战场上,实际运用却又是一回事。

    几乎所有的将领在试用过这种鸟翼刃车之后,都是不约而同的直接破坏了鸟翼刃车的弹刃角度,原本往高空抛射的重刃,被根本没有学过炼器的寻常军士改得平直抛出。

    虽然射程抛不到百步,然而巨大的刃身在切过敌军密集处时造成的巨大杀伤,带起的一条残肢血路,却很容易对对方的士气造成巨大的影响。

    这种鸟翼刃车因为其中机括的玄钢比较特殊,所以造价也是不菲。

    以林意此时这支三千余人建制的铁策军,拥有五部这种刃车,简直是奢侈到了极点。

    这五部刃车哪怕只能齐齐激发一次,也足以挡住敌军一次重骑的冲击。

    一支哪怕是纯粹以步军为主的军队,拥有这样五部刃车,便有着和重骑军硬碰硬的可能,否则哪怕是据守,都不可能守得住。

    不同建制规模的军队,便自然承担不同的任务。

    在齐珠玑看来,三千余名铁策军,自然有打打仗的可能。

    铁策军并不擅长打这种大规模的阵地战,哪怕有着魏观星的调教,先天的不足依旧是不可改变,但若是按照林意的想法,这样数量的铁策军依旧按照之前的战斗方式一样战斗,乱而取胜,那这大量的连击弩和这种鸟刃翼车,的确可以起到改变这支军队属性的作用。

    虽然城中其余铁策军都不知道林意是如何做到让天启军雪中送炭一般送这样的大礼过来,但当这些东西送来时,所有的铁策军军士都比过年还要开心。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所有的铁策军军士都很不开心。

    卸库还没完成,数骑已然冲进了铁策军军营。

    这数骑都是重骑,除了为首一名将领之外,其余都是披挂着战时的重铠。

    为首的将领身穿的只是便服,只是他身下的马比身后的所有战马都要高大。

    这匹马是红色,身上的毛发一丝杂色都没有,如同赤霞。

    这名将领四十余岁,面相威严,他的右手拇指上,系着两件东西,一件金色的将印,一件兵符。

    “不用搬进去了,将它们送到我们营区库房。”

    这名将领的战马在五辆鸟翼刃车之前停下,然后他伸出手来,让所有人都看清他手上的那件将印和兵符。他没有看在场的任何铁策军军士,他的目光有些贪婪的长时间停留在这些刃车上,就如同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般。

    “你什么意思?”

    铁策军之中大多数人通过这枚将印便清楚这人是普慈郡的郡守高云麟,只是听着这样的话,大多数铁策军军士还是鼓噪了起来。

    “军务所需,调用而已。”

    这名将领冷笑了一声,“有人想要违抗军令。”

    “林将军呢?”

    有不少人叫出了声来。

    此时韩征北不在,先前这些天启军入营之时,便有人去通报韩征北,只是却听说韩征北正巧被林意派了出去,既然韩征北不在,那这库房的事情自然也是林意管...只是这些普慈军的人莫名其妙来拿东西,到了此时,怎么林意还不露面?

    “调用还是明抢?”

    一声冷笑响了起来,“手脚倒是快,嗅着味道就已经来了。”

    场间瞬间安静。

    所有铁策军军士齐刷刷的转过头去,心想是什么人这么带种,敢如此不客气的和普慈郡郡守如此说话。

    高云麟霍然抬首,他凶厉的目光瞬间锁定了齐珠玑,毫无停留的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和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