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终究给红衣女子赢得了足够的时间。

    跌落尘埃的红衣女子咳嗽着从烟尘中飞掠了出来,她每咳嗽一声,嘴角便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一缕血线。

    只是在晋冬的感知里,这名红衣女子体内的真元也随着她的咳嗽而猛烈的喷发。

    一股奇异的气机从她身上流淌出来,和她身后不远处的那架车辇相连,那架车辇上有微弱而清脆的金属声音响起,一道扫开黑暗落下的闪电就像是被她的目光牵引,竟如她御使的飞剑一样击向晋冬。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即便是在此时的混乱之中,强大修行者的出现依旧能够鼓舞一方的士气,晋冬之前在一拳击飞这名女子的刹那,战场上所有的南朝军士便都已经明白了他的真正身份。

    然而驾驭雷电,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寻常的军士即便能够明白形成这样的雷暴是法阵的原因,但借着法阵引动一些雷光,却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晋冬朝着她前进的身影瞬间顿住,他的面容冷峻而凝重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强行抗衡这样的雷电。没有丝毫犹豫,他伸出手去,抓住了两名北魏军士,朝着那条闪电砸了过去。

    雷声和雷芒大作,两名北魏军士顿时变成浑身漆黑的死物,晋冬俯下身去,微微眯起眼睛,重重一脚踏在地面。

    强劲的真元喷发让他脚下的地面瞬间凹陷下去,然后炸开。

    一条条焦黑的泥土从地上剥离,形成条形的剑状物,如莲花绽放般往外溅射开来。

    围过来的数名北魏军士的胸腹和后背噗噗炸响,直接被这些泥剑洞穿。

    晋冬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他俯身冲过细碎的电芒,出现在了那名手臂已折成数截的北魏修行者之前。

    这名北魏修行者感受着如巨山般压来的气息,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情,他体内的真元也尽数从自己的左手之中冲出,噗噗噗数声,除了拇指之外,他这只原本还完好的左手手掌其余四根手指齐断。

    四根手指带着血雾,如四道飞剑直射晋冬面门。

    晋冬有许多种方法毫发无损的应对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垂死挣扎,只是他需要争夺这刹那时光,他需要在尽可能快的时间里,杀死这名“蓝鬼”。

    他没有珍惜自己宝贵的真元,毫不犹豫的挥拳砸向这四根手指。

    他的拳头上气焰缭绕,如同燃烧起来,四根手指刺穿了拳头上的气焰,在他的拳面上留下了深深的血坑,但终于无法深入,如同四根被切断的残烛纷散掉落下来。

    带着自己热血的拳头继续冷酷的向前,轰在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胸口。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胸口凹陷了下去,他背后的衣衫炸开,接着破碎的骨骼从他的背后血肉之中如利箭般射出。

    巨大的力量将这名瞬间死去的北魏修行者砸飞出去,晋冬的眼眸深处流淌出一丝痛意,他此时感受到的最大痛苦其实却并非来于他的拳面,而是来自于他体内,来自于他体内的经络之中。

    强大而凝聚的真元将他的经络充扩到几乎要炸开,他的整个人如同被抛飞的巨石,在空中拖出急剧残影的身体彻底超越了那名还在倒飞的北魏修行者的尸身,落向车辇侧的那名红衣女子。

    白骨军原本就是元英的最精锐军队,而萧东煌统御的军队之所以能够成为精锐之中的精锐,除了那些变态的手段和变态的战斗意志之外,更为主要的原因来自于萧东煌的这支军队里有很多的修行者。

    在这片混乱的战场上,洒落在十余里的焦土中的军士里,自然有比这名死去的北魏修行者更强的存在。这些人此刻来不及赶到这车辇之前,然而看着晋冬无比强横的身影,这些北魏修行者还是保持着冷静,都是不发一声。

    他们都只是默然的想着,哪怕是这样的强者的隐忍刺杀,恐怕也是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

    红衣女子深吸了一口气。

    她原本看上去很年轻,面容极为艳丽,但在此时,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面上肌肤水嫩如玉的光泽却是瞬间褪去,反而有数十条那种老妇人脸上才会有的皱纹突然出现。

    她似乎就在这一个刹那间苍老,然而一股黑色的气息,却是在她的身周汇聚,涌入她的身体。

    她脸上的皱纹被一种深邃的黑色填充,一条条的皱纹,在她的脸上如同黑色的诡异符文。

    晋冬的呼吸骤顿。

    他的眼中瞬间充满不可置信的情绪。

    在他的感知里,这名红衣女子体内的力量原本已经不足以抵挡他的这一击,然而就在这一个呼吸之间,战场上便似乎涌起了无数丝难以理解的力量,迅速被她的身体卷吸。

    一道乌光落在他的拳上。

    咔嚓一声脆响。

    他的手腕骨骼已然折断。

    他强横的身影被往后震飞出去。

    红衣女子的背部靠在了车辇之上。

    她脸上的皱纹和黑色全部消退,口中不断流淌着血丝,不断喘息,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极为疲惫。

    ……

    幽暗的城门楼里有无数道紊乱的风流在冲击,整个屋顶终于承受不住碎裂开来,碎裂的石块和屋瓦却不能往下掉落,反而往上冲出。

    蓝衣女子和一名青衣道人对面而立,如激流中的磐石一动不动。

    噗的一声轻响。

    一道飞剑刺入了蓝衣女子的腹部,剑身上的真元强横的四溢,如在搅动这名蓝衣女子的内脏,但蓝衣女子的脸上冷讽的神色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的右手就在此时凌空虚握。

    一枚碎片在那名青衣道人的血脉之中穿行,随着她的右手虚握而骤然加快,刺入了青衣道人的心脉。

    青衣道人心脉炸开,紊乱的鲜血在他体内穿行,让他的生机瞬间断绝的刹那,细微的血珠不断从他肌肤的毛细孔中沁出,他的面色和眼瞳也瞬间变成了红色,就像是戴了一张鲜红的面具。

    蓝衣女子的左手握住了这柄停顿下来的飞剑,她毫不犹豫的将这柄似乎已经和她的内脏连在了一起的飞剑抽离出来,似乎就像是从别人的体内拔剑一样。

    在大量的鲜血带着一些血肉从她的伤口中冲出时,她微微眯起了眼睛,捏碎了数颗药丸,近乎粗鲁的直接将药塞入伤口之中。

    ……

    随着日出,法阵用以引动雷光的特殊器物的威能也逐渐消散,施虐的雷光终于彻底的消失。

    战斗还在不断的继续,但是看着开始崩塌的城门楼里显露出来的那条蓝色的身影,晋冬的身体逐渐变冷,他似乎已经可以看到这里的结局。

    在他的感知里,已经至少有三名承天境的北魏修行者在接近,而且北魏的营区之后有一些森冷而巨大的身影在站起。

    北魏军队隐匿着的真元重铠终于登场。

    他已经无法杀死那名红衣女子,但城墙上那名神念境的道人原本是城中最强的修行者,现在竟然被那名蓝衣女子单独杀死,他如何能不感到无力和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