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这种变化来源于此处根本没有对方强大的修行者,没有人能够对他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这座道人城失守已成必然,但不知为何,感受到一些修行者对于整个战局的作用,他对拖缓萧东煌这支军队的脚步和依靠铁策军坚守钟离城一些时日有了些信心。

    除了修行者之外,那些箭术极为精准的箭师便是战场上收割生命最快的存在,一名厉害的箭师在一场战斗之中杀死的人甚至会超过一些寻常的修行者。

    所以他决定在离开这段城墙之前,杀死方才映入他眼帘的所有北魏箭师。

    “突围,去钟离城,这是军令。”

    他对着这段城墙上的南朝军士厉喝了一声,他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份,这并非是忌惮被这些北魏人听见,而是他十分清楚,在被自己的力量所震慑的情况下,让这些还在这里死战的南朝军士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或许还有可能听从他的命令。

    他也很清楚在这种时候应该如何给这些人带来更多的震撼。

    他的腰腹和腿部的血肉骤然发力,他整个人毫无征兆的跃了起来,和一般的修行者不同,寻常的修行者的飞掠借助于真元,往往显得随意而自然,整个身体如风掠去,轻盈无比,然而他的身体却是如同一块巨石往前抛出,既沉重,又速度惊人,分外令人心悸。

    在一名北魏箭师下意识的感到恐惧之前,林意已经落在他的面前。

    林意在双脚落地之前,他的左手已经朝着这名北魏箭师按了下去。

    这名北魏箭师的手抬了起来,但是根本无法阻止林意手的落下。

    喀嚓一声,他的颈骨碎裂,头颅往下陷去。

    林意右手的长刀往身后斩去。

    他的脑后仿佛长了眼睛,一刀便将两名从他身后扑来的北魏军士的头颅斩得飞起。

    “堆死他!”

    一名北魏将领发出了一声厉喝。

    在对修行者的战斗之中,硬生生的用人命来消耗对方的真元,这的确是军队最常用的手段之一,然而林意给人的压力太大,一开始便轻易杀死这里最强的北魏修行者,再加上此时不远处还有一名可以使用飞剑的修行者在等候着,这样的厉喝声响起之后,看着在林意身后滚落的两颗头颅,许多北魏军士的眼中虽然一片血红,但一时却根本没有人敢冲上前去。

    这名北魏将领的喝声,反而暴露了他的位置。..

    “矛来!”

    林意的目光落向发声处,一声低喝之中,容意已经将手中的矛朝着他丢了过来。

    林意伸手接住这根矛,破空声瞬间响起。

    那名北魏将领下意识的骇然惊呼,身体朝着一旁的一架弩车后扑去。

    然而噗的一声轻响,这根飞矛却是并未落向他,而是落在了另外一侧一名箭师的身上。

    林意目光微微闪动,他再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没有冲向那名浑身发抖的北魏将领,而是走向城墙的另外一侧。

    那处城墙上,原本近百名北魏军士已经将二十余名南朝军士堵在一角,此时他不紧不慢的走去,厉末笑和白月露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而容意也再次取矛,跟了上来。

    看着这四人的身影,这段城墙上所有的北魏军士眼中全部刻满了畏惧,他们如同潮水般往后退去,然而后方却是并未退路,那二十余名南朝军士精神大振,拼命挥舞着手中刀剑,将他们退后的道路堵住。

    一时之间,这些北魏军士互相挤压,有些立足不稳倒地,有些甚至被身边慌乱到了极点的同伴挤下两边城墙。

    …….

    城墙之外,一顶寻常的北魏行军营帐之内,一名戴着黑色竹笠的修行者缓缓抬起了头。

    在营帐里还戴着竹笠似乎有些可笑,只是修行者往往藏匿着诸多和寻常人不同的秘密,而且和寻常人相比只要足够强大,所有人都会觉得哪怕是再诡异的装束都是理所当然。

    这名戴着黑色竹笠的修行者面上还笼着黑布,只是露出冒着两点精光的双瞳。

    看面容的棱角和身形,这应该是一名男子。

    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布衫,样式十分普通,但是有些特别亮色的黑色丝线,却是在他这件黑布底子的衣衫上,绣出朵朵黑色的繁花。

    在北魏,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所敬畏和爱戴的魔宗大人喜欢花,魔宗大人的居所往往很简陋,但房屋周围和院落里,却几乎都种满花朵,而且照料得开得极盛。

    甚至在北方有些部落的传说里,魔宗大人行走过的山谷和荒野之中,都会盛开无数的花朵。

    魔宗大人是制器的高手,现今北魏许多工坊里的铠甲和军械都是出自他之手,他所设计的精妙符文,往往也都是重重叠叠的花朵,玄奥而美丽。

    能够拥有那些工坊出产的铠甲的修行者,未必和魔宗大人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是连普通的布衣上都有魔宗大人这种标记的修行者,不是魔宗大人的弟子,便也是魔宗大人座下的食客。

    听着那段城楼上的响动,甚至是响箭的示警声,这名戴着黑色竹笠的修行者之前却似乎并没有兴趣出手,但此时听着城墙上那些军士的坠落声,这名修行者却改了主意。

    一阵清风涌出这顶行军营帐,这名头戴着竹笠的修行者如同鬼魅一般消失。

    …….

    林意平静的往前走出十余步,便至少有二十余名北魏军士被挤出了城墙,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坠下。

    被恐惧折磨得狂躁难安的北魏军士们终于明白没有退路,朝着林意等人疯狂叫喊着冲了上来。

    林意反手拔出了自己的剑。

    一道如雷般的轰鸣声响起。

    狂暴的剑光将迎面冲来的数名北魏军士拍成了往外飞出的风筝。

    疯狂叫喊着的北魏军士们骤然一静。

    然后剑光再起。

    只是一柄长剑,但在林意的手中,却变成了一根狂暴的铁棍。

    他继续往前走去。

    随着他的每一次挥剑,所有他前方的北魏军士便都像盘中被往外拨飞的豆子一样,朝着两侧的城墙外洒落出去。

    容意跟在林意的身后,他感受到了林意脚步的坚定和身体里不断涌出的可怕力量。

    他的呼吸都变得很不顺畅。

    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林意此时手中根本不需要剑,哪怕给他一根很长的竹竿,杀伤力都恐怕比这柄剑更为可怕。

    …….

    城墙外,数名北魏将领看着城墙上不断坠落的军士,额上全是冷汗,他们目光乞求般看向那顶营帐,令他们惊喜的是,他们看到营帐的帘子还在往外扬起,但是内里却已经没有那名修行者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