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呼吸不畅,调动真元便更是艰难。

    真元行于经络之间,想要硬涌入肺腑之中去震碎那些“苔藓”,就如同两柄利剑在自己的肺部杀伐,最终的结果恐怕是在自己的肺腑之中留下诸多伤口。

    感知着落在厉末笑体内的这种阴暗滋生的力量,白月露没有丝毫犹豫,她的左手抬了起来,指尖有银光迸现,就要像厉末笑的背上拍去。

    “不要。”

    然而就在此时,厉末笑却是对着她摇了摇头。

    白月露有些意外,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但还是收回了手。

    此时的厉末笑无法呼吸,他只是对着她说出了这两个字,脸上便已经多出了两抹异样的紫色,就像是在高原经受了日晒和风寒的洗礼一般,然而厉末笑的眼神里却透露着异样的坚决和肃杀。

    “噗”的一声轻响。

    红衣女子的如瀑长发微微飘扬,她的那道飞剑在半空中荡开一圈实质般的波纹,接着突然消失,明明已经飞出,但快过林意等人的感知,瞬间不知隐于何处。

    头戴竹笠的魔宗部众微微扬起头,他发亮的眼眸安静的扫过林意和厉末笑等人的身影,然后他伸出左手,落于背后,一根紫黑色的铁杖被他从身后的包裹中缓缓抽离。

    这根紫黑色的铁杖紧紧贴着这名修行者的脊骨,此时他缓缓抽离,紫黑色铁杖粗糙的表面和紧紧包裹的布匹摩擦,莫名散发出一种残酷的血腥味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名魔宗部众将自己的脊骨在一寸寸从体内抽出。

    随着这根铁杖的抽离,裂开一道口子的竹笠下的面容渐肃,他的身体突然停顿,他的双脚不可思议的直接陷进地里。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身体变成模糊不清的影迹,手中的这根紫黑色铁杖随着他真元的贯注,奇异的抖动起来。

    这名魔宗部众平静向前,这根材质特殊的黑色铁杖的杖身毫无规律的抖动着,就像是变成了不受他控制的活物,他挥杖而击,十分简单,根本没有任何招式,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杖身的动向,不知道杖尖到底在下一刹那会敲往何处,这便变成了最难预料的招式。

    杖身上流动和随着杖身乱晃而四溢的真元更加让林意难以感知清楚他杖尖的具体动向,只是对于他而言,这名魔宗部众握着这根铁杖的手是真实存在的,这只手的迹象是清晰可循的。

    他没有被这名神念境对手的力量和妖异的武器吓倒,看着排山倒海般袭来的气劲,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平静至极。他没有后退,反而往前动步。

    啪的一声。

    数道杖影落下时,林意的身影已经在杖影下消失,强大的力量击了个空,这根紫黑色铁杖距离地面还有几尺的距离,和地面根本没有真正的接触,但是上面所带的强大气劲却瞬间将地上砸出一个凹坑,让泥土和石砾纷纷离地,往上溅射而起。

    神念境的力量展现无遗。

    只是这名魔宗部属心中却涌起更多意外的情绪。

    林意的步法很神妙,最为关键的是连感知都强过一般承天境的修行者。

    至于接下来斩来的一道刀光,却并不怎么让他感觉意外。

    因为光凭这名年轻的南朝修行者之前的表现,他就已经知道对方是先前名声大噪的铁策军右旗统领林意。

    既然是林意,那冷刀狂剑之中的精妙招数在此时出现,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

    极为冷厉的刀光落向他执杖的手腕。

    低阶修行者和高阶修行者相差最大的,不只是力量,还有速度。

    这速度是无数方面的速度,比如真元喷涌的速度,比如反应,比如感知的快慢...所以面对林意反击而来的这一刀,这名魔宗部众只是做了一点点微小的调整。

    他略微撤回自己持杖的手。

    这样一来,原本落向他手腕的刀便要硬磕向他的铁杖。

    只是如此刹那光阴之中细微的改变,在林意的感知里,他的刀锋之前便直接出现了一座铁山。

    他一直在准备着对方的变化,所以此时他也依旧保持了足够的平静,刀势也做出了变化。

    他的刀锋也略转,顺着这座铁山的边缘顺滑而下,依旧切向这名魔宗部众的五指。

    若是换了神念之下的修行者,在出手一击落空被他这样反击的情形之下,面对他这样的一刀,恐怕手指在接下来的刹那间就会像成熟的果实一般和手掌脱离,纷纷掉落。

    然而这名魔宗部众是神念境的强者。

    他甚至不需要像林意一样事先去思索对方有那些应对的可能,他只需要见招拆招。

    在刀光即将和他的手指接触的一刹那,他体内大量的真元已经迅速的通过体内的经络,从他指掌之中喷了出来。

    他的手指握着杖身的姿势甚至都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大量的真元却是在他的手掌和杖身之间凝成极为坚韧的薄片,冲在林意的刀上。

    当的一声爆响。

    这名魔宗部属一声低喝,他的双脚往地下陷去,但整个身体如同铁铸一般没有丝毫的动摇。

    林意一声闷哼,他直接被磅礴的力量击退,连束发的布带都被震散,头发往后疯狂的飘舞。

    发丝缭乱的痕迹在这名魔宗部属的眼前飞舞,他的目光平静如镜,他的右手从袖中伸了出来。

    先前他直接左手抽杖,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他是左撇子,而此时他的右手伸出时,所有人才看清他的右手其实有些先天的残疾,和左手相比有些细小,而且五根手指的指骨有些萎缩,团在一起。

    只是他这只残疾的右手散发的力量感却同样令人心悸。

    一道剑光围绕着他的手腕飞旋出来。

    这是一柄软剑,剑光飞旋,在空气里绕圈抖直,速度惊人,瞬间追向倒退的林意。

    白月露的呼吸骤顿,即便是她都感觉林意已经不可能避开这样的一剑。

    而且这道剑光的剑尖所向是林意的咽喉,那是天辟宝衣都无法遮挡的要害部位。

    修行者争斗,争的往往是刹那时光。

    林意颔首,抬臂,即便做出了如此动作,他都自觉未必能阻挡住这样的一剑。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魔宗部属的剑光却是突然微顿。

    竹笠下平静的眼眸里,突然出现了一抹震惊的神色。

    他体内的真元流淌有些迟滞。

    因为他体内的一些经络里,似乎陡然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石子。

    这些石子越积越多,激流冲刷上去,渐渐变缓。

    噗的一声。

    剑光刺在林意的手臂上。

    林意一声厉喝,另外一手骤然燃起一道狂暴的剑光!

    一声敲钟般的闷响。

    这名魔宗部属的身体第一次剧烈震荡起来,他的这一柄剑无法握住,脱手飞出!

    竹笠如在波浪上漂浮一般上下晃动,这名魔宗部属微微眯起眼睛,此时他的目光没有落在林意的身上,反而落在林意身后的厉末笑身上。

    厉末笑的身体也在剧烈的晃动着,他依旧无法呼吸,连面色都已经发紫,然而他紧紧咬着双唇,一种令这名魔宗部属都觉得诡异的气机,反而追溯着他和厉末笑相连的真元通道,反刺入了他的身体。

    那些如石子般出现在他体内的真元,便来自于厉末笑的反击。

    看着这样的变化,白月露紧皱的眉头微松。

    也就在这一刹那,她的身后发出一声刺耳的裂响,红衣女子那道隐匿不见的飞剑,终于露出了狰狞,在她身后屋檐下一片屋瓦的下方,以恐怖的速度飞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