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道人城南门外,南朝和北魏死伤人数最多,被雷炎焦灼的黑色土地上,上万具尸身堆叠在一起,只是随着北魏军队的攻入城去,先前这片交战最为剧烈之地,却变成死寂尸林。

    这片尸林之后的大片北魏营区更为死寂,明明有不少伤员送入其间,却偏偏连一声哀嚎和呻吟声都不传出,这也是萧东煌这支军队和绝大多数军队不同之处。

    营区的深处,有五顶营帐如同一朵莲花的五朵花瓣般簇拥在一起。

    最中央的那间营帐里光线最为黯淡,身穿蓝衣的女子神情极为委顿的跌坐在软席上。

    她是血螭,萧东煌座下两名最强的修行者之一,先前在车辇上艳光四射,只是此时她原本如白玉的肌肤上,却是隐隐透出些斑驳的斑点,甚至和尸斑相似。

    当一阵风吹拂到这五顶营帐之中,这名女子黯淡的目光骤然微亮。

    伸手夹着萧东煌的魔宗部众出现在她面前。

    就如他带起营帐帘时的亮光一样,血螭眼中的光亮也只维持了一瞬。

    这名魔宗部众对着她认真躬身行礼,将已经死去一般的萧东煌在她身前放了下来,然后轻声道:“我想要他活下来,魔宗大人需要他活下来,我想或许你也希望他能活下来。”

    不知为何,当这名魔宗部众带着比她还伤重的萧东煌到来时,她已经隐约觉察到对方并不是想来帮自己治伤,心中已经充满恐惧,而此时,她恐惧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道:“你想要做什么?”

    “晋冬没有能够杀死你,但你自己应该能够感觉得出来,你今后活着的每一天,终究是苟延残喘。”这名魔宗部众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说道:“所以我想帮你解脱,同时想你帮忙替他续命。”

    听着这句话,血螭突然意识到了某个可怕的事实,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强烈的震惊甚至让她先行忘记了有关自己生死的问题,“魔宗大人的功法,难道......”

    这名魔宗部众看着她因为震惊而有些扭曲的面容,没有回答,只是面色变得平静而毫无情绪波动,与此同时,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血螭对萧东煌十分忠诚,她也不想萧东煌死去,只是没有任何人喜欢被操控人生,更何况她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她体内残余的真元流动起来,尸骸遍地的焦土上,骤然有了些诡异的气息波动。

    只是这名魔宗部众对于此时伤重的她而言,却是太快。

    他的五根手指分别动了动,就像分别挑起了五件重物。

    血螭的身体骤然僵硬。

    她和外界的气息被彻底切断,这名魔宗部众五根手指落下的气息,带着死亡的味道,就像是来自冥界的五根锁链刺入了她的体内,然后毫无道理的将她体内的元气和她的身体剥离开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的灵魂还困在自己的躯体之内,但任何后天的一切,自己的生机,修行获得的元气,都在被抽离出去。

    一抹黑意落在这名魔宗部众的五根指尖,随着他手指的结印,一股诡异的力量落在了萧东煌的体内。

    然后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着已经说不出话的血螭行了一礼。

    他并不想这名女子多在恐惧之中逗留,在他起身的刹那,血螭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一个细小的血洞。

    他并未去收拾血螭的尸身便转身走出了这间营帐。

    数名军中的修行者和将领已经聚集在这营帐之外。

    “他伤重,看守好他,不要让任何人触碰他,哪怕是这里战事结束,也不要让任何人搬动他,除非魔宗大人接下来派来的人,否则他会马上死去。”

    他看着这些军中的修行者和将领,面无表情的说道。

    在下一个呼吸之间,他已经变成了一阵风,直接消失在这些人的视线里。

    ......

    充满着烟火味的街巷里,偶尔响起一些蝉虫的惊慌鸣声。

    晋冬在其中奔行,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黄豆大小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滚落,每隔数步,他的呼吸都会不规则的停顿一下,身体近乎抽搐般颤动,可以想象他体内的伤势和体力的透支让他在承受着何等的痛楚。

    令他自己都觉得奇迹的是,他到现在竟然还活着。

    他并不知道自己一心想要杀死的那名蓝衣女子此时已经死去,但他也不知道,那名蓝衣女子并非是他想象中的,萧东煌军队之中的那名阵师。

    当城门楼上那名供奉都被“蓝鬼”单剑杀死之后,他便第一时间选择了退入城中巷战。

    只是在他看来,即便是那名“蓝鬼”追来,他都必死无疑。

    然而不知为何,那名红衣女子始终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不只如此,他这边的攻势似乎都有所缓和,他知道这绝对不会是这支北魏军队自己出了问题,一定是有哪些地方出了变故。

    一抹青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军师让我带你走......”

    此时晋冬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他甚至一时看不清这名青衫修行者的身影,然而听着对方说出的第一句话,他便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还不能走。”

    他对着这名落在他身侧的青衫修行者说道:“往城北...城中的粮草来得及烧的应该已经都烧了,有一些军械,我安排了人手一直未动,此时应该有机会从城北冲出去。”

    这名青衫修行者的眉头顿时深深皱起,他觉得晋冬此时的精神状况可能有些问题,并不太清楚此时这座城里的战况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他声音微冷道:“不能直接毁去那些军械?”

    “毁不了。”

    晋冬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看清了这人的面目,也看清了对方眼中的神色,他无比确定的说道。

    ......

    在城的另外一端,林意开始喝水,大量的喝水。

    和平日里喝水不同,冰冷的水灌入腹中,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浇在一团烧红的铁块上一样,迅速蒸发,然后涌入他的血肉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