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扑向了近在身边的白月露。

    他就像一条毯子盖向白月露。

    就在他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前,一道轻渺的杀意已经出现在他的感知里,落向白月露的身体。

    那名首先出现的魔宗部众,只是负责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真正出手的另外这名魔宗部众却是选择了他所认为这些人里面此时最弱,最好杀的人———白月露。

    一声闷雷在林意的背上响起。

    当林意和白月露一起飞跌出去的刹那,一蓬石粉在林意的背上炸开。

    砸在他背后的,竟像是一颗蕴含着强大真元力量的陨石。

    陈尽如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他冷漠的抬起头来,望向上方的高空。

    高空里的一片乌云里出现了一抹异色,就像是乌云里出现了一片晚霞,然后突然变得沉重,落了下来。

    那是一柄很大的红色的伞。

    有人握着闪耀着金属光泽的伞柄,从空中落了下来。

    没有人感知到这人何时到来,也不知他是用何种手段飞上了高空,但此时这样的下落,却带着分外神秘和强大的味道。

    红色的伞下是一个红色的人。

    他穿着红色的僧袍,就连肌肤都是真正的赤红色。

    在陈尽如能够看清他的面目之前,这名从空中持伞飘落的魔宗部众已经砸出了手中的第二颗石头。

    嗤的一声裂响。

    空气里出现一道明显的红线。

    这颗石头和第一颗不同,是红色的。

    红线的一端指向的是白月露的额头。

    这人依旧想优先杀死白月露。

    此时最为沉寂的马车里,柴油盐缓缓的呼吸着,他微微抬起头来,就想出手,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感知到了某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忍不住轻噫了一声。

    一道刀光从地上闪现,只是瞬间,这道刀光便至少在这颗落下的石头上斩了十余次。

    刀锋和石头相遇,没有那种想象中的脆响,而是巨大的轰鸣。

    气浪和石屑往四面喷涌,红色的粉尘下雪般扩散开来。

    而出刀的林意,却在粉尘中缓缓站起。

    他脸色无比苍白,整个身体都在不断颤抖,尤其小腹的血肉都似乎在抽搐,看上去随时都会倒下,然而他却是在站起。

    “了不起。”

    空中响起一声赞赏的声音,竟是纯正的南方口音。

    陈尽如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个当空落下的魔宗部众。

    这是一名身穿着僧袍的僧人。

    他的五官很清秀,但不只是头发,连眉毛、身上的汗毛都没有,他的肌肤光滑如瓷,然而却是从内透出的赤红,所以给人的感觉分外的怪异,就像是从某个神殿里搬出的一尊奇特的红瓷佛像。

    他手中的伞的伞柄和伞骨都是金属制成,但伞面却是一些深红色的羽毛组成,内里流淌着一些无法言明的气息,这些羽毛在陈尽如此时的感知里,就像是一双双的翅膀,只要拥有新鲜的真元贯注,便能迅速振翅飞翔。

    太过依赖外物在很多南朝修行者的眼中都并非王道,然而一名已经到了神念境的强大修行者若是再借用一些外物,便会拥有令人无法想象的诡异神通。

    没有人来得及回应空中这人的那一句赞赏。

    当他的声音震荡着空气的时候,空气里已经出现了一些金黄的火星。

    空气里飘扬的所有红色的粉尘,全部开始变成金黄色的火星,然后在下一刹那猛烈的燃烧起来,瞬间变成一团金黄色的火焰!

    熊熊的火焰没有任何易燃物爆燃时自然产生的焦臭的味道,那些金黄色的火焰给人一种极为纯粹明净的感觉,最为关键的是,那些注入其中的真元对于这些火焰,便像是最好的助燃物。

    甚至来不及感伤。

    这一刹那在所有人的潜意识里,林意和白月露已经死了。

    这种火焰比党项人的火器还要可怕,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林意和白月露的真元力量根本不足以驱除这些火焰,只会变成助燃的干柴。

    然而所有人都错了。

    当那些金黄色的火星出现化为火焰的刹那,林意一声厉喝,他的整个身体也变成了红色。

    一蓬红色的尘雾从他的体内急剧的喷薄出来。

    红色的尘雾和金黄色的火焰撞在一起,尘雾的边缘迅速变成了琉璃的色泽,然而火焰却无法朝着内里深入,全部被阻隔在外。

    同样的尘雾,从林意体内涌出的这股红色尘雾显得分外的沉重,尘雾边缘那结成细小琉璃般的颗粒,噗噗的下落。

    “丹汞剑!”

    “何修行是你什么人!”

    看着无法深入的金黄色火焰,空中这名红色的僧人惊呼出声,他的眼瞳急剧的扩大,从深红变成一片金黄。

    没有人回答他。

    此时林意的身体就像是有无数细针同时穿出,痛苦到了极致,根本发不出声音。

    而这名僧人心神的瞬间急剧波动,对于陈尽如而言,便是他所等待的时机。

    他身后车厢里的容意凄厉的大叫起来。

    事实上只有容意才真正清楚,一开始陈尽如就所说的,他的力量只够全力出手一次,这句话是说给容意听的。

    轰的一声。

    这辆马车内里的符文之中瞬间充斥耀眼的光芒,给人神圣气息的光芒将容意的身影瞬间淹没其中,膨胀的力量甚至让这辆马车都微微的往上漂浮起来。

    顺着容意的一股气息的指引,陈尽如惨然的一笑,他体内残存的力量,如一柄戮天之剑往上方的天空刺出。

    哗啦一声。

    一道闪电落了下来。

    之前的柴油盐便面对过这样的闪电。

    对于真正强大的神念境修行者而言,这样的闪电虽然力量强大,只是终究太慢了一些。

    然而这道闪电不同。

    这道闪电变成了一道符文,承载了陈尽如此时的这一道剑意。

    它就像一柄飞剑。

    一名垂死挣扎的神念境修行者发出的积蓄着他最后力量的飞剑。

    空中那名红色的僧人骇然失色。

    在下一刹那,他手中的伞炸了开来。

    明亮的闪电将红色的伞击溃,无数细蛇般的闪电穿过破碎的红色伞面,在无数燃烧的红色羽毛之中穿过,落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