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雷电和火焰一样,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原本就是比刀剑更加具有杀伤力的东西。

    但雷电比火焰更加可怕,因为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人类至少能够懂得制造和控制火焰,然而除了极少数的特殊材料能够让阵师引动雷电之外,任何修行者都根本不可能制造或者调动这种天威。

    当无数明亮的闪电落在这名浑身通红的僧人身上时,他的肌肤表面瞬间涌起道道青烟。

    他的整个身体不可遏制的剧烈抽搐起来,然后浮于肌肤表面的一些血脉直接崩开,炸裂。

    紧接着,他的衣物炸了开来。

    他的衣服内里有很多奇特的石块,有些像是寻常的鹅卵石,有些却是表面嶙峋不平的矿石一般。

    这些石块最大的也不过婴儿拳头般大小,小的便只有蚕豆大小,但是在细小的电蛇在这些石块表面游动时,这些石块却都闪耀起一些奇异的光泽,五光十色,十分好看。

    轰!

    这名魔宗部众如同一块燃烧的陨石般砸了下来,砸在他们前方的荒野里。

    这时林意才刚刚站直身体,他丹田处的痛楚还在不断的朝着整个身体炸开,陈尽如紧抿着双唇,缓缓往后坐倒。

    他体内的气机已经全部紊乱,用不到掩饰,他也不准备掩饰,甚至他都已经不愿意再去调息,不愿意再去控制体内的伤势。

    这名魔宗部众和那些五光十色的石块坠地时的景象很美。

    远处的河山在夕阳的余晖下也很壮阔。

    若是在如此美丽的画面中死去,对于他而言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他已力尽,便可以闲着,只是林意却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生死问题。

    当雷火尽消,地面还在震动,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那砸在地上的魔宗部众并没有死。

    最为关键的是,那条小河畔升腾的水雾里的那名魔宗部众的身影已经消失。

    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

    至少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没有花任何时间去考虑那名魔宗部众到底去了何处,会直接离开还是动用什么独特的手段对付他们。

    他现在只想这名砸在地上的魔宗部众死。

    金黄色的火焰已经消失。

    然而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一股炙热的气息。

    所有人震惊的发现,这股气息来自于林意的身体,来自于林意的体内。

    这种热意伴随着狂暴的力量而生。

    伴随着一声厉吼,刚刚才站稳的林意已经冲了出去。

    轰的一声。

    林意去的太快,他和扩散的气浪相撞,觉得自己好像迎面撞上了河里的一条大浪。

    地上有一个凹坑。

    凹坑里这名浑身通红的魔宗部众此时依旧没有能够站起,许多裂开的血管之中还在往外流淌着浊血,看上去极为凄凉。

    他抬头看了林意一眼。

    在他抬头时,林意看清了他的面容。

    不知为何,这名魔宗部众先前遭遇雷电那一刹那的惊骇神色已经全部消失,此时脸上便只有一种接近冷酷的凝重。

    也就在两人双目对接这一刹那,林意的头脑之中一声闷响,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砸进了一个锥子。

    那名消失在河畔的魔宗部众出现了。

    他没有出现在林意这侧,而是出现在陈尽如和容意所在的马车后方不远处。

    他觉得林意不可能杀死他那名同伴,他想要杀死陈尽如和马车里那名年轻的阵师。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到了一股分外凌厉的气息出现在了周围的天地间。

    “走!”

    没有任何的迟疑。

    他直接放弃了和柴油盐交手的打算,在下一刹那,他的身影便变成了一道淡淡的流影。

    这很符合他们的习惯。

    魔宗大人从来没有要求一击必中,只需要尽可能的稳妥。

    对于魔宗大人的习惯而言,杀一个人,杀一次成功是杀,设法杀十次成功也是杀,根本不需要一次便一定要完成。

    这里有一名他未曾预料到的神念境修行者存在,便已经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所以他直接离开。

    他觉得那名浑身红色的僧人也能够离开。

    ……

    林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裂了开来。

    这种剧烈的痛楚让他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丧失了思维能力,然而这种感觉也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刹那。

    轰的一声。

    他脑袋里的鲜血似乎燃烧了起来。

    有些悄然刺入他头颅某些窍位之中的真元被他的气血冲溃,然后消融,瞬间化为更猛烈游走的气浪。

    在他清醒的刹那,他看到自己和浑身红色的僧人已经更为接近。

    跌倒在地的红色僧人已经单膝跪地,正在站起。

    僧人的左手五指已经并指成刀,戳向他心口。

    手到距离他的心脉处还有数尺的距离,随着这名僧人的站起之势才能真正接触他的血肉,但此时林意的心脉处已经开始生疼,他的血肉和骨骼已经感受到了力量的急剧压迫。

    若是这一击落实,即便有着天辟宝衣,他胸口的骨骼也有可能尽碎。

    所以没有任何迟疑,几乎是身体的直觉反应,他往后退出一步,脚才抬起,手中的刀却已经斩了下去。

    僧人的眼瞳之中闪现异样的震惊情绪,他不能理解林意为何在自己的那道秘术的攻击下,还能保持着清醒。

    他也没有想到林意的这一刀如此快,肉体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如此猛烈和迅疾。

    咄的一声。

    锋利无比,可以直接切开寻常精金的刀锋落在手臂上,却是被一层坚韧的真元阻隔,发出了如击重革的声音,然后被往上弹开。

    这名僧人的眼睛微眯,他的这只手往下沉去,另外一只手如电般朝着林意挥出一拳。

    无独有偶。

    林意这一刀被阻的刹那,他的一手也已经握拳朝着这名僧人砸了下去。

    他的拳头砸中了这名僧人的额头,这名僧人的拳头砸中了他的腹部。

    只是两人的力量都没有能够用实,因为他的拳头依旧没有能够真正和这名僧人的血肉接实,一层强韧的真元弥漫在这名僧人的额上,将他往后震了出去。

    这名僧人的身体往下猛然一挫,他原本正要站起,但此时的力量,却是让他依旧只能保持单膝跪地的姿态,他的脚和膝面,却是往地下陷去。

    林意的身体如虾般往后弓起,但他手中的刀却是再次重重斩了下去。

    僧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挥臂再挡。

    咄!

    林意被再次震退,僧人借势就要站起!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透明的虚剑已经从空中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