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林意没有马上去看天经上所述的修行方法,他沉默了很长时间。

    此时回想起来,真正改变他人生的便是遇到了沈约,然后再得到了南天院荒园里何修行的传授。

    所以只要这剑阁还存在,只要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活着,不变成他所不喜的那些同窗的模样,那一切便像是夜空里那些星辰运行的既定轨迹一样,他恐怕迟早都会发觉自己和剑阁的联系,来到这里,见到这份经书。

    对他这人生轨迹产生这样改变的人,那自然就是他的老师。

    不管沈约和何修行之间如何敌对,此时他心中对这两人都是同样的尊敬,充满感激。

    时间悄悄的流逝。

    林意的心境再次平静下来。

    他翻开了这本经书,逐字逐句的认真看了下去。

    只是不过半个时辰,他便合上了这份经书,然后将之重新放入那个青铜箱,接着走出了这栋楼阁。

    原道人和那名双目皆盲的老人依旧外面的山道上等着他。

    “剑阁的前身…是道观?”

    林意对着这两人躬身致谢,不管这两人此刻如何以他为主,但在真正看这经书正文那段沉默的时间里,他确定自己能够有这样的际遇和自己的为人处世,和自己善意的看待这个世界和回报别人的善意有关。

    所以不管他拥有什么样的身份,他应该依旧是建康城那个破落小院中的少年。

    “剑阁的前身的确是道观,道本无名,道观就是名为无名观,在前朝建元年间才改名剑阁。”原道人平静回礼,他不知林意为何有此一问,但只是详细的解释道。

    “道观最早的那些道人,可有一些重汞丹药遗留?”林意看着他问道。

    天经上所述的修行方法其实并不复杂,最早葛丹生都是内服重汞丹药,然后再寻思真元运行之法将体内的重汞融合在真元之中,所以当真元运行法门清晰之后,现在修行这门功法的难点只在于那些重汞丹药。

    那些用朱砂、银、汞以及一些独特的灵药炼制出的丹药,在丹火转化之中,也略微改变了那些东西的性质,削减了一部分的毒性。

    葛丹生毫无疑问也想到了这些,他在天经的最后附了一些炼丹的手段,以及罗列了许多在他觉得可以用来修行的重汞丹药的名称。

    在林意看来,要重新炼制则太过麻烦,虽然有药方,但是有现成的丹药,便可以直接试炼这种功法。

    “早些年那些重汞丹药已经无存,但何阁主当年观经之后,找人炼制过一批,现在在剑阁里还有留存。”原道人听着林意的问话,丝毫没有意外,只是眼睛里有些莫名的感慨。

    没有无漏金身决,对于他们这些老朽而言,天经便是在这里存着,也是和尘埃无异,毫无用处。

    对于他而言,林意在看过天经之后便毫不犹豫要尝试这种危险的功法,本身便是意味着剑阁的真正强大传承再续。

    “跟我来。”

    原道人在前面引路,引着林意到了一间溪畔的静室之前。

    “这便是何阁主当年修行的静室。”

    当原道人说完这句话时,又一名独臂的道人来到这间静室之前。这名道人和原道人的年纪也相差无几,只是他断的是左臂。

    他的单手稳稳的托着一个石盘,石盘里有几个丹瓶。

    林意对着这名道人也躬身致谢,然后他接了这石盆,走进了这间静室。

    ……

    静室外面看来平淡无奇,只是雅致,但内里的墙壁却是一片胭脂红。

    这是一间胭脂柳静室。

    那些看上去如同柳枝一般组成内里墙壁的胭脂色枝条,实则是产自深海的一种珊瑚。

    这种珊瑚色泽艳丽,可以用来磨成珠宝,但这种珊瑚最大的功效却是聚灵。

    这一间静室对于寻常修行者而言是十分奢侈的,它的聚灵效果,大约是林意和齐珠玑、萧素心在南天院时所居的那个院落的五倍。

    只是这种聚灵对于不修真元功法的林意而言无用。

    这间静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字,正中有一个寻常的蒲团,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墙壁上挂着的字很轻易的吸引了林意的目光。

    “我即是道。”落款便是何修行。

    第一感觉依旧是骄傲。

    这副字的每一笔都流淌着一种张狂往外无尽延伸之意,让人可以想象写这字的人是何等的指天画地,唯我独尊的气概。

    像这样的人,即便面对的是沈约那样的对手,又怎么可能会认输?

    至于这四个字的本身,便蕴含着无数种可能。

    不得当时何修行的心情,而何修行已经死去,后来人便再也无人可以知道当年何修行写下这样的四个字,是想表达什么样的真意。

    林意对着这副字坐了下来。

    他坐在蒲团上,拿起了一个丹瓶,打开。

    丹瓶里的丹药红得就像是一簇火焰在跳动。

    这是飞霞丹,葛丹生记载的诸多可以用来修行的重汞丹药中的一种。

    这种丹药除了当年那些道士善用的朱砂、银粉和重汞三种主材之外,还加入了数种蛮兽的骨粉。

    有金属和骨粉,这种丹药比现在任何灵药炼制的丹药便显得更为晶亮,甚至像是琉璃,而不像是可以服用的丹药。

    不知为何,当取出一颗丹药准备丢入口中时,林意再看着面前的那副不可一世的字,突然他便忍不住也骄傲的笑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感染了何修行的一丝狂意,那种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道理的气概。

    “如果我没有那么运气差早死,如果给我和你同样长的修行时间,我这个徒弟,将来或许会比你更强。”

    他对着这副字笑了笑,轻声说了句,然后将手中的这颗丹药吞服了下去。

    这或许算是隔着时空的,师徒间的一次对话。

    笑意还在林意的嘴角弥漫,这颗丹药已然入腹,然后迅速的化开。

    这种重汞丹药的药力发散,也远比现在修行者世界的丹药的药力来得迅猛。

    在林意的感知里,就像是有数十头浑身燃烧着的恶狼,疯狂嚎叫着冲入他的经脉,然后袭向同一个地方——他的心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