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明明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只是选择何时以及用何种代价攻下钟离城,但钟离城里那名年轻的南朝将领林意之前不知疲惫的战斗,或者说不知疲惫的纯粹杀戮,却是让这支北魏大军都被一种诡异的气氛所笼罩。

    至少一开始弥漫在这支大军之中的那种优越感已经完全消失。

    很多人的目光不时有些焦躁和疑虑的停留在钟离北墙之上,当看到林意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即便此时炽烈的夏日阳光火辣辣的晒在身上,这些人却都不由得呼吸微顿,心生凉意和不祥之感。

    那名军师原本唤集数名将领,正在安排入夜前的各种军械调度,此时感觉周围气氛奇怪,往墙头看去时,林意已经从墙上跳了起来。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如潮水一般响起。

    原本安心的坐在席上的这名军师豁然站了起来。

    “简直不可理喻。”

    看着如石头轰然砸地的林意,此时这名军师的心中响起如是声音。

    这支北魏大军中,没有人知道林意要做什么。

    只是林意也并没有给他们猜测的时间,他在摇晃不已的浮木上稳稳站定,身影给人极度强悍的观感,然后他缓慢而坚定的朝着前方继续行去,同时出声:“铁策军林意在此,神念之下,谁敢前来一战!神念之上,若不要脸,也可前来一战!”

    一片哗然。

    无数愤怒的声音响起。

    林意的这两句话很随意,很霸道,充满着赤裸裸的蔑视和挑衅意味。

    这名喜怒不形于色的军师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原本自己都已经说服席如愚在入夜之后等着主军的大量军械到来之后才一举破城,然而此时,连他都觉得计划应有所调整。

    “所谓军心,只是大多数军士一时的振奋与否,只要不导致溃败,便不重要,战胜之后,他们对将领自然敬佩拥戴,但修行者的效忠与否对于将军却更重要。”

    这名军师走到席如愚的身侧,用唯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轻声道:“哪怕是最终胜了,但让这些修行者觉得在将军手下太过窝囊,他们也会变心。”

    席如愚的身材极为魁梧,他的影子如伞盖将这名军师的身影遮住。他的面相看上去也十分粗豪,然而实际上他拥有一切优秀将领必备的潜质,比如心思缜密,比如足够冷酷,比如擅长倾听自己的声音和不轻易发表任何关键性的意见。

    听着这名军师的声音,他只是微微挑眉,示意军师可以继续说下去。

    “我会给予这些修行者想要的东西,除非他们自己接下来改变主意。”这名军师看着他,轻声道:“冬云剑院的邱东狂死了,再加上先前您说的那些话,冬云剑院的人对您必定十分不满,对您十分不满的人…如果给他们报仇的机会,他们都依旧杀不死林意的话,那就让他们去死。”

    席如愚点了点头,他很满意,这也是他心中所想。

    ……

    数声军令低沉的响了起来。

    当听见这样的军令,有数名修行者第一时间站了起来,然而当看见一辆马车前的那数人动作之后,这些第一时间反应的修行者也都停了下来。

    那些是冬云剑院的人,的确比他们任何人都有资格去第一时间挑战那名南朝的年轻修行者。

    冬云剑院的人很愤怒。

    因为他们敬爱的师兄邱东狂死得太过冤屈。

    他们所有人都想为邱东狂报仇。

    所以这数名冬云剑院的人齐齐朝着江心洲掠了过去。

    一名身穿白衫,身影如同翩翩白鹤的修行者第一时间发出了如雷般的厉喝声:“冬云剑院杜云阔,来战!”

    林意听出了这声音里的愤怒。

    他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死在郭家毒虫之下的那名北魏修行者,想到对方必定和那人有关。

    所以他微微躬身,致歉。

    然而这名冬云剑院的修行者根本不想接受他的歉意,或者说,根本不想和他消磨任何时间。随着这样如雷的厉喝声,一道狂暴的飞剑出现在明媚的阳光里。

    这道飞剑显得极为暴躁,纤细的剑身在空中呼啸着,急剧的震颤着,带出了无数道飞羽般的气流。

    没有任何的花巧,没有任何的剑式,这道愤怒的飞剑只是从半空之中笔直的坠落,朝着林意的身前刺来。

    冬云剑院的这名修行者此时只求快。

    快,有的时候便是最难防的剑式。

    对于他而言,哪怕林意勉强能够锁定他飞剑的每一个身位,即便是两人的力量全力对冲,他也无所谓。

    他不在意自己的真元,也不在意自己是否会遭受重创。

    他只要报仇,为自己师兄报仇。

    林意的身体还未完全抬起,这道飞剑便已经距离他的头顶不过数丈。

    他的眼中依旧有歉意,但感知着这道满是玉石俱焚之意的飞剑,他的左拳带着冷酷之意直接砸了出去。

    轰的一声爆响!

    他体内的大量丹汞随着他的发力轰了出去,形成一道实质的丹汞剑,狠狠砸在这道飞剑上。

    只是这道丹汞剑的力量,并不足以和这柄飞剑抗衡。

    飞剑上发出刺耳的震鸣声,将他的丹汞剑撞击成粉,嘶鸣不已,震颤不已但继续向前。

    只是这道飞剑已经慢了。

    林意连右手都没有动。

    他的左手张开,抓住了这柄小剑。

    小剑的剑尖刺中他的掌心,然后小剑上的力量层层崩塌。

    噗的一声。

    杜云阔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眼中的愤怒被震惊和不解所充斥。

    他其实已经听过林意和剑阁的事情,也在之前的战斗之中见过了丹汞剑,然而令他震惊和不解的,却并非丹汞剑的力量,而是他的真元如同脆弱的薄冰一样,被林意的五指轻易捏碎,他的真元一触即溃!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的身上有天辟宝衣,他的手套也应该有问题。”

    另外一名冬云剑院的修行者抢到了杜云阔身前,他寒声对着杜云阔和身后的另外一名师弟说了一句,然后挺胸抬首,看着林意,厉声道:“冬云剑院韩秋嫉!来战!”

    “这难道不是车轮战吗?”

    墙上的许多南朝军士叫骂了起来。

    只是林意并不在意。

    这名冬云剑院的修行者也不在意,因为他们和其余那些北魏修行者不同,仇恨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这些细节。

    林意的前方再次响起雷鸣。

    巨大的轰鸣声不再来自天上,而是来自这名冬云剑院修行者的脚下。

    这名名为韩秋嫉的冬院剑院修行者的脚下不断炸开白莲般的气浪,他用的不是飞剑,而是一根黝黑的铁棍。

    一根根巨大的浮木在他的身后往上翘起,他整个人如同被投石车不断抛起的铁块,蛮横无比的砸向林意的身前。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林意的脚下也发出了一声可怕的轰鸣。

    林意也跳了起来,他跳得比这名纯粹走力量之势的东云剑院修行者还要更高一些。

    他厉喝一声,手中的长剑极为狂暴的便迎头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