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这名老人很自然的掀开营帐站到了昏‘迷’不醒的晋冬面前。</br></br>    他感知着晋冬体内的伤势,眉头不自觉的微微皱了起来,接着他伸手朝着晋冬那处还在淌血的伤口拂了过去。</br></br>    他的手指并未真正接触晋冬的身体,然而有一道‘精’纯的真元却是从他的指尖析出,缓缓的透入晋冬的体内。</br></br>    那些如钉子一样顽固的剑气从伤口之中缓缓被‘逼’出,与此同时,他的真元带着一种令在场这些将领无法理解的味道,将那些伤口一一抚平。</br></br>    晋冬这道剑创不再流血,但这名老人并未就此收手,他的真元平缓但无比强大的耐心穿行在晋冬的经络之中,将晋冬体内几处淤塞的经络都温和的打通,这才停止了施为。</br></br>    这些守候在晋冬身侧的将领感知着这样的变化,心中大定的同时对这名老人生出无限感‘激’,但既然这名老人先前并未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便不好再多问。</br></br>    这名老人知道晋冬会醒来,但他并未等待,他静默的出了这顶营帐,然后走向陈尽如所在的营帐。</br></br>    先前是容意一直在陈尽如的身边,现在容意等人都已经去了北墙,此处便安排了一些城中的医官照料。</br></br>    即便是这些医官,看着这名老人时,都感觉到了这名老人迥异于其他修行者的气息。</br></br>    这名老人并没有马上进入陈尽如所在的营帐,他在营帐‘门’口深锁着眉头认真的思索了数息的时间。..</br></br>    陈尽如的伤势对他而言已经太过棘手,他也不可能对陈尽如起到真正的医治作用,消耗自己宝贵的真元在一名可能注定很快死去的人身上,这似乎不太值得。</br></br>    但他最终还是走进了营帐。</br></br>    嗤嗤嗤嗤数道低微而急剧的破空声在他指尖响起,一些凝聚的真元极为‘精’准的刺入陈尽如的窍位,将陈尽如的气机全部封死。</br></br>    “去救治其他人吧。”</br></br>    这名老人对着这些守着陈尽如的医官轻声却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然后朝着不远处的北墙而去。</br></br>    封死气机便如同冰冻,但这种手段也不能持久,只是能够为陈尽如争取数日时光,只是数日过后,没有那种拥有逆天手段的医师到来,陈尽如便根本不会醒来,会直接死去。</br></br>    ……</br></br>    像这名老者这样的存在,只要他不再刻意隐藏,便自然不可能不引起所有修行者的注意。</br></br>    停留在墙下的数辆马车中,柴油盐这名皇宫里的供奉首先感应到了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神圣气息,他震惊的睁开眼睛,然后走出马车。</br></br>    “您是剑….”当第一眼看清这名老者的身影,看到这名老者头上戴着的那顶‘玉’冠,柴油盐的脑海之中便直接想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名字。</br></br>    “是我。..”</br></br>    这名老者看着他微微颔首,很直接的点头。</br></br>    “怎么连您都…”</br></br>    柴油盐震惊到有些失声。</br></br>    在整个南朝,除了南天三圣之外,即便找得出比这名老者修为更高的存在,但也很难找得出比他资历更老,并得以封侯的修行者。</br></br>    他是剑温侯,萧衍起兵最终能够坐上皇位,除了南天三圣之间的战斗之外,他也占着很大一部分原因。</br></br>    在很多场艰苦卓绝的战斗里,他都始终在萧衍的身侧。</br></br>    “我因为林意而来。”</br></br>    剑温侯看着他,说道:“原本是要杀他。”</br></br>    “原本是要杀他?”</br></br>    柴油盐愣了愣,他原本也是要来杀陈尽如,但是他现在希望陈尽如能够好好的活着。</br></br>    “我…”</br></br>    他想要开口说什么,然而他只是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剑温侯已经打断了他:“不用麻烦,从他到这座城里,我就一直在看着他。”</br></br>    ……</br></br>    城墙上很快引起了一阵‘骚’动。</br></br>    “见过前辈。”</br></br>    林意来到登临北墙的这名老者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礼。</br></br>    “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修行者,但是很好。”</br></br>    剑温侯温和的看着林意,轻声道:“有你这样的修行者存在,钟离城便有可能守得住。”</br></br>    林意原本便已经感知出对方没有杀意,此时听着他的这句话,不由得心中一动,“前辈您是要帮我守城?”</br></br>    “欠人恩情当然是很麻烦的事情,但和皇帝陛下的恩情相比,毕家对我的恩惠不算什么。”剑温侯看着林意摇了摇头,“帮你守城这句话说得自然不对,这原本就是我们打下的江山,说是守城,那也是你在帮我们守。”</br></br>    “说法不重要。”</br></br>    林意笑了起来,“和生死相比都是小事。”</br></br>    他的笑容此时显得很轻松。</br></br>    在当年剑温侯归隐稻城之前,便已经是入圣境的亚圣。</br></br>    这样的人,原本看他一眼,他就死定了,但现在却成了江对面那支北魏大军的敌人。</br></br>    他之前并没有信心能够坚持等到魏观星和剑阁的人到来,但是现在,他有了信心。</br></br>    “在灵荒到来之前,若是我在这里,或许对方发现之后,会彻底放弃攻下这座城。”剑温侯淡淡的看着对面的北魏大军,说道:“神念境之上的修行者之所以被称为半圣,而入圣境的修行者之所以被称为亚圣,除了神念之上力量和承天境有着太过明显的区别之外,还在于神念之上即便真元大量消耗,卷吸天地灵气的速度也比寻常的修行者快出很多。即便我们的真元在战斗之中消耗一空,但只需要一些时间,我们依旧能够形成一些真元。哪怕是很短的时间,哪怕是很少的真元,以我们的手段施展,神念之下的修行者依旧不可能杀得了我们。所以在灵荒之前,所有入圣境的意见都值得天下重视,而南天三圣,更是能够直接左右天下。但现在不同,现在这里的天地灵气太过稀薄,真元消耗掉了便是消耗掉了,真元不可能得到补充。若是我的真元消耗干净,不需要对方任何修行者来杀我,我可能都会死,因为我已经太老。”</br></br>    林意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br></br>    他之前和原道人有关修行做过一些探讨,但并未涉及这方面的问题。</br></br>    剑温侯在战斗之中必须重视的问题,同样也是原道人的问题。</br></br>    “神念之上的修行者,我会酌情出手。不到神念的修行者,我便不会‘浪’费丝毫真元,都需要你解决。”剑温侯没有什么停留,他看着林意接着说道:“战阵和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没有什么区别,便是永远都不要落入对方的算计和节奏,现在既然他们不想再找你厮杀,那你便直接找他们。”</br></br>    “原本没有前辈你这样的人在,我自然不敢在这支大军面前随意放肆,但现在就不一样,您不说,我也是这样想。”林意笑了起来。</br></br>    他也没有再多废话,转身走向城墙的最边缘。</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