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城墙的一端响起了一些争执的声音,但很快平息。..</br></br>    争执的原因是城中的一名书吏带着一名学生硬要在城墙上行走。</br></br>    这名书吏叫做崔淮,是生在淮水畔的本地人,他的官衔低微得可以忽略不计,以至于俸禄都不够养家,平日其实大多的收入来源是靠在家中教书。</br></br>    他的一手字写得极好,在钟离城中颇有名声,很多不识字的人要通家信都往往找他帮忙,而且他闲暇时便在城中书局指导刻版印制一些故事书籍,城中大人小孩都爱看。</br></br>    他代人写家信几乎不收钱财,最多收些纸墨费用,而城中许多军士都找过他帮忙,现在拦着他不让行走的,倒是平时那些都认识他的军士,觉得像他这样的文士到这种地方来,说不定一支流矢就能要了他的命。</br></br>    然而这崔淮却是坚持,那些军士阻拦了几句见是无用,便有几人持盾护着他,这些军士是恍惚听了个大概,知道这名书吏要如实记载这一战的经过。</br></br>    这些军士想着这倒是对王朝宗等人有利,毕竟王朝宗等人是兵变夺了兵权,有这样一名书吏著书记载,至少朝中那些权贵也能弄清事情原委。</br></br>    这些军士想着的,是万一王朝宗等人能够活下来的今后的事情。</br></br>    但这名书吏心中却是未存任何侥幸之理。</br></br>    他对城中情形也十分清楚,此时看着河对岸那密集如林的北魏大军,觉得这城中死守的将领和军士都会最终战死在这里。</br></br>    越是如此想法,他看着林意等人的目光里,便越是充斥深深的敬意。</br></br>    紧跟在他身后的一名书生是他的学生谢钰,他也不过和林意等人差不多年纪,肤白,瘦弱,看上去拘谨,但眼睛里却没有多少畏惧之色。</br></br>    “仔细看着,仔细听着。”</br></br>    崔淮看着不远处清理出来的那些南朝军士的遗体,轻声对着身后的学生道:“你应该记得我让你跟我读书而不要入军时的那段话。”</br></br>    “学生谨记。”谢钰看着那些血肉模糊的遗体,双拳不断握紧,轻声道:“先生您对我说,我天生瘦弱,便是有一腔热血,上了战场,也可能砍杀不了一名敌人便被杀死,但有时候笔墨也有着不同的力量,纸是白的,墨是黑的,只要我们读书人落笔下去,只要是真实的记载,便是成了史实。”</br></br>    “人卑言微,身份越低,说话往往不被人重视,但是读书人著书立传不同。那些权贵的话,反而没有多少人听,没有多少人信。”崔淮嘿嘿一笑,脸色却是渐寒,“若是这里所有人都死了,总需有人告诉天下人,谁高义,谁懦弱。..至于对错,那让天下人评说。”</br></br>    平时自己的老师讲述的道理已经足够多,谢钰自然认同,他只是再次用力点头。</br></br>    “像王将军,林将军这种英豪,他们的故事不可埋没。”崔淮微微眯起眼睛,道:“你我各自书写所见所闻,到时我的一份书稿,我会压在城中土地庙神像后的那石炉下,至于你,我和你七叔说好了,等到夜里,他从南边暗渠处把你送出去。”</br></br>    “什么!”</br></br>    谢钰一直安静的听着,听到此处,却是大吃了一惊,豁然抬首。</br></br>    “若是入不了夜,这城就破了,你走不了,那便也就算了,你七叔是老船工,那处暗渠修时他又在,若是到了河里,连他都带你走脱不了,那也算是天命。”崔淮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说什么。</br></br>    谢钰的眼眶顿时红了,他看着自己老师分外坚毅的面目,最终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深深躬身行礼时,眼泪唰的流了下来。</br></br>    ……</br></br>    就在这名书生落泪之时,一些意志如铁的军人眼眶也是微红。</br></br>    只是他们比这名书生更有经验,他们没有低首,而是抬头。</br></br>    这样他们即将溢出眼眶的眼泪便不会轻易的流淌。</br></br>    城中有一些营帐,原本便是钟离城中守军搭建起来,准备给不时到来的援军所用,但此时大多数却变成安置伤员所用。</br></br>    这几名意志如铁的军人都是从道人城中杀出的将领,他们此时身前的塌上安置着的便是道人城的主将晋冬。</br></br>    晋冬的身上有很多伤口,但此时最难缠的却是一道看上去很细小的飞剑伤口。</br></br>    这道伤口在他的左肋,因为伤口只是细细的一条红线,连鲜血都没有流淌出多少,所以之前甚至都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只是和一些不起眼的伤口一样,做了简单的包扎。</br></br>    然而此时他们已经用了手头上最好的药物,甚至用真元来帮助挤压内里的伤口,却依旧无法阻止这道伤口不断往外流淌鲜血。</br></br>    这道飞剑上带着的一些古怪力量在过往的数个时辰追溯着晋冬的血脉往上,将附近的数条重要经络都撕裂,甚至数条锐利的剑气如同钉子一样钉入了晋冬的内脏。</br></br>    此时这几根钉子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br></br>    不拔的话,晋冬就将这样慢慢的死去,拔的话,可能伤势瞬间恶化,死得更快。</br></br>    他们束手无策,难受,无奈。</br></br>    但最让他们此刻哽咽的是,他们都见了晋冬是如何英勇战斗,但此时晋冬在死去,道人城却是早已失了,说不定将来,连这里都失守之后,远在建康城里的那些人,或许还会认为晋冬也和那些畏战的将领一样昏庸无能。</br></br>    这是他们心中最难以忍受的。</br></br>    一株开着粉红花的合欢树的树荫笼罩着就近的一处街巷出口。</br></br>    一名老人静静的从那处街巷之中走了出来。</br></br>    他身穿着很寻常的麻布衣袍,看上去十分苍老,而且身上的血肉都似乎被岁月侵蚀干净,瘦削到了极点,然而他的头上却戴着一顶奇特的玉冠。</br></br>    这玉冠是极为独特的凝脂白玉,但是却又有一些天然的血线,如云雾般形成纹理。</br></br>    没有人注意到他何时到来,但这样的老人在出现的刹那,便自然会吸引很多人的实现。</br></br>    “前辈,你是?”</br></br>    当他朝着晋冬的这座营帐走来时,几名将领十分警惕的面对他行了一礼,同时问道。</br></br>    这名老人并没有解释什么,他只是朝着这几名将领摆了摆手。</br></br>    只是简单的摆了摆手,便有一种非凡的气势,让这几名将领感到由心的战栗,但与此同时,他们都很自然的感觉到,这是真正的长辈在面对小辈打招呼。</br></br>    他们都感觉得出来,这名老人自然不是来自北魏的敌人。</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