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北魏这边没有人知道这根镇河塔心的来历,看着在林意手中如风呼啸,甚至给人没有任何重量感觉,但实际极为沉重的镇河塔心,所有这些北魏人都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根镇河塔心本来就是腾蛇重铠配备的武器,这是一根重型的长枪。

    浮桥剧烈的晃动,大块的碎木随着巨浪不断的往上涌起。

    一名身穿黑衫的北魏修行者从夜色显现出身影。

    他没有出现在吸引众人注意力的这端,而是从钟离城里,城墙下方的阴影里悄无声息的跃了出来,朝着唐念大掠去。

    他身上的黑衫上尽是繁花。

    所有的北魏人知道这是魔宗特赐的荣耀。

    这意味着优秀,意味着很多特殊的战功。

    这名北魏修行者也不到三十岁,他的脸色平静,只是眼中有浓浓的悔意。

    若是早知道这具重铠穿在林意的身上会如此恐怖,他和那些修行者一定会不惜代价在城中就将这具重铠拦下。

    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也没有早知道。

    现在对于他而言,便是解决一切可以先解决的敌人。

    他此时没有信心可以杀死剑温侯,所以他决定先杀死距离自己最近的唐念大,然后在倒掠出去防止剑温侯的一击时,顺势杀死已经也登临城墙的齐珠玑和萧素心。

    唐念大是个真正的傻子。

    他浑身的衣衫都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湿透,此时跌坐在地,呆呆的看着前方下面的林意,颓败到了极点。

    只是当这名黑衫北魏修行者出剑,一道雪亮的剑光刺向他的后脑时,他直接转身,一拳就朝着这名北魏修行者轰了出去。

    他不会思考。

    他感觉到危险,就全力应付。

    轰的一声巨响。

    很多原本在掠过来的北魏修行者吓傻了。

    他们僵立在地,比唐念大更像是个真正的傻子。

    明明那名北魏修行者出剑在前,然后唐念大转身,纵身一拳,他的拳头却是更快的落在了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上。

    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体直接就被这一拳磅礴的力量轰成了无数拳头大小的血块,画面残酷到让他们都觉得可怕。

    唐念大再次颓然的坐下。

    他看上去虚弱得连头都无法再抬起,但是那些神念之下的北魏修行者,再没有一个人敢试着去杀他。

    “铁索!”

    “缚龙网!”

    晃荡不堪的浮桥上响起数声焦躁的吼声。

    这些北魏修行者已经觉得今夜遇到的南朝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怪物,尤其他们看着林意,已经心生怯意,觉得此时身穿腾蛇重铠的林意,已经堪比神念境修行者,而且是永远不怕受伤,不会疲惫的神念境修行者,不是他们所能应付。

    他们后方的北魏军士都知道这些修行者想要什么。

    江心洲上的营区里瞬间响起许多杂乱的声音,一些粗大的铁索和沉重的抛网从随军的马车上咣当撞击着被骑军拖了下来。

    抛索和抛网永远是寻常修行者对付修行者或者重铠的武器,然而现在这些北魏修行者都被逼着要用这种武器来对付林意,实在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

    听着对方这样的喊声,林意瞬间警觉了起来。

    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镇河塔心依旧不断的往身前的浮桥上砸去,与此同时,他转身看向身后的城墙,想着若是对方这些修行者身的用铁索和大型的抛网对付他,他便全速移动,朝着城中退去,去杀城中的敌军。

    他身上的这件重铠重达七百余斤,只要他能保持高速的移动,那就是一座真正的铁山,同时有些铁索缚在他的身上,恐怕凭借那些修行者也根本拉不住他。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片络绎不绝的呼喊声如同潮水一般由南而来。

    他听到这样异样的响动,转头望去,只见南方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似乎原野之中到处都是火光。

    他愣了愣,感觉不太真实。

    他感觉不太真实,但远处的南边城墙上仅存的一些南朝军士,却是感觉无比的真实。

    有火光不断的冲天而起,那是有人在朝着天空连续射出焰箭。

    火光下有一百余骑,然而更准确而言,是有一百多匹战马在狂奔,其中只有三十余匹战马的背上有人。

    只有三十几骑,其余都是路上用来更换的奔马。

    然而区区这些人,却带出了千军万马般的气势。

    镇守城门的近百余名南朝军士已经被冲上城墙的北魏军队压得连连后退,不断有人倒下死去,然而看着这三十几骑到来,这些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都疯狂的呐喊起来,如野兽一般反而朝着前方的北魏军士压去。

    噗噗噗噗….

    利器不断刺入血肉,飙射出鲜血。

    只是看着身体被刺穿之后还在疯狂的吼叫着往前压来的这些南朝军士,这些原本也以悍勇著称的北魏军士不知为何生出极大的惧意,数百名北魏军士竟然纷纷溃散般倒退,被这些南朝军士追着砍杀。

    “斩了!”

    直到此时,那名已经负伤的南朝低阶将领才醒觉此时这南门的城门关闭和开启都已经毫无意义。随着他的喝令,那些近在绞盘边上的南朝军士直接挥剑奋力朝着绞索不断砍去。

    原本就半启着的城门轰然砸了下去。

    那名负伤的南朝低阶将领挺起了胸,他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击碎了一个磷瓶,点燃了城墙上的两堆干柴。

    干柴的旁边还有很多湿润的松枝和松香等物,这些干柴原本就是用于做拉狼烟传讯之用。

    然而现在,这名南朝低阶将领只想这些干柴燃起熊熊大火。

    火光在黑暗中可以让很远处的人看到,而且给人予希望和力量。

    他不知道自己解读这些骑者射出焰箭的用意是否正确,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火光在南墙上燃起。

    那三十几名骑者骤然同时换马。

    换马的刹那,很多战马悲鸣着坠倒在地,但这三十几名骑者的骑速却是瞬间加快,远远超出了其余空着的马匹,冲向还萦绕着烟尘的城门吊桥,冲向已经洞开的钟离南门!

    “铁策军,剑阁来援!”

    “北魏鼠类,敢来一战!”

    厉喝声中,三十余骑如利箭穿过钟离南门!

    正对着钟离南门的道上,有数十骑北魏骑军正在彷徨,他们下意识想要避让,今夜经历的太多事情,已经彻底让他们失去了战意,哪怕他们对这座城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然而听着北魏鼠类四字,他们感到了深深羞辱。

    这些北魏骑军厉喝一声,愤怒的朝着这些人冲了过去。

    他们的厉喝声瞬间消失,伴随着骤然的安静出现的,便是他们喉咙洞穿之后嗤嗤的放血声。

    一道猩红色的飞剑在空中带出游蛇般的线路,瞬间洞穿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咽喉。

    “剑阁来援!”

    城中再次响起一阵阵狂喜的大喝声。

    这样的声音随着焰箭的升空不断在城中扩散。

    林意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他仿佛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然后他笑了起来。

    他不再想任何后退之事,他手中的镇河塔心更加猛烈的朝着前方的浮桥砸去!

    他要将这座浮桥砸得让对方的寻常军士和重铠军一时都根本进不了这座城!

    剑阁中人到来,这些北魏的修行者便根本不可能用抛索等物阻止他!

    他要将已经进入这座城的两万北魏军队,堵死在这座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