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百二十章 不要说够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86010.html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一身愤怒的嘶吼,他无法站稳,但这一枪依旧没有能够对他造成实质性的损伤,在这刹那他依旧及时作出了反应,他左手的伞盾被他当成拐杖一般狠狠的砸在身旁地上,与此同时,他左膝提起,体内真元喷薄而出的同时,将身体的一部分重量也压了上去。

    铠甲和正在急剧收回的枪尖相撞。

    一股恐怖的力量随着枪身传递而来,林意感觉到就如同一柄柄巨锤敲击在自己的手指上,要将手指碾压得粉碎。

    林意极为干脆的松手。

    然而就在此时,枪身上涌起如水般的黄色光华,这些黄色光华急速的流淌到枪尾,就在他松手的刹那轰在了他的身上。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林意一声闷哼,往后倒飞出去。

    僧人的面色有些缓和了些,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瞳孔却是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林意双足还未落地,但双手却已经伸了出来。

    他的双手依旧无比稳定,抓住了那柄长枪。

    ……

    林意有些无法呼吸。

    方才那是属于强大修行者特有的真元手段,若是普通的修行者被这样的一股真元轰入肺腑之间,恐怕会立时重伤吐血。

    然而他只是有些无法呼吸而已。

    强横的真元只是如同有人重重在他胸口打了一拳,那些冲进他身体里的真元,几乎在刹那之间就被他体内汹涌的气血冲散,那些破碎的真元带着残余的力量刺入他体内的深处,然后在他体内带起无数的热流。

    他没有受伤,反而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遭受了一次淬炼,变得更为强大。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他的双手抓住了长枪,然后双膝微弯的落地,稳稳站定。

    在他落地站稳抬起头来的刹那,所有人和他一样,都有些无法呼吸。

    ……

    金鹏重铠内里的修行者的呼吸彻底停顿,他的眼眸深处尽是不可思议的情绪。

    林意一声低喝,再次出枪!

    他体内的真元兀自震荡不堪,在他还未想清楚要用何种方式应对时,当的一声,他的胸口已然中枪。

    一股剧痛的感觉从胸口传来。

    这名修行者低头,心头震惊而迷茫。

    他看到有血雾从自己的铠甲缝隙中飞洒出来,这才明白林意这一枪自然无法对自己身上的重铠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然而他刺中的,却是先前自己被厉末笑的剑伤处。

    枪上强大的力量,冲击着他此处的铠甲,依旧对他的伤口造成了影响。

    长枪一刺,如电般缩回,然而就在他这低头的刹那,剑意已经变为刀意。

    没有任何狂暴的风声,只是一味的冷漠和快。

    枪身骤然横扫,这次击中的是他的右脚脚踝。

    当的一声爆响。

    这具金鹏重铠终于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就像是一辆被掀翻的马车,往一侧倒下。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依旧及时做出了反应,他的左手再次发力,借着伞盾一撑之势就想稳住自己不倒。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林意双脚下响起了轰鸣声。

    林意的一声厉喝被这种轰鸣声遮盖,他用尽全身力气,双手死死抓住长枪,将爆发出来的力量和自己身体的重量一齐压了过去。

    长枪的枪尖再次无比精准的刺向金鹏重铠的胸口,刺向那血雾飞洒之处!

    当的一声,如同打铁。

    所有人的心脏剧烈的一跳,金鹏重铠骤然僵了一僵,然后用一种很古怪的姿势,往后倒去!

    金鹏重铠内的修行者眼前的视界发生了剧烈的转变,他往后倒下,视线里原本是林意和他的长枪,但在这一刹那,他的眼前却是一片星空。

    他浑身都充满了凛冽的寒意,然而在他体内疯狂涌动的真元也无法让他撑起这具铠甲此时的重量。

    轰!

    沉重如山的铠甲狠狠往后坠地,溅起无数团烂泥!

    没有任何得意的情绪,林意知道即便这具重铠倒地,战斗依旧没有终结,这具强大的重铠内的修行者依旧没有受什么严重的损伤。

    他所需要的,是让对手再也没有反击的机会。

    在下一刹那,他跳了起来。

    金鹏重铠强横的翻身,就要坐起。

    然而空气里响起恐怖的狂风呼啸声。

    林意跳了下来。

    他的双手抡着这根长枪,就像是抡着铁棍砸了下来。

    长枪和金鹏重铠伸起的右臂狠狠撞击,溅起一篷火花。

    当的一声,林意往后震退出去,但是他的双手此次依旧紧紧的握住长枪,并未脱手。

    虽然只是横起一臂便挡住了林意这一砸,但是金鹏重铠刚刚脱离地面的铠甲,却是再次如重锤般砸在地上,溅起朵朵泥浪,金鹏重铠无法起身。

    林意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的双脚重重落地,体内血肉间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从他和这具重铠相比显得分外瘦弱的身躯里迸发出去。

    长枪再抬,然后再砸!

    当!

    金鹏重铠弃了伞盾,双臂往上,再挡这一击。

    重铠身下泥地再次泥浆四溅,沉重的身躯再往下陷了些。

    林意往后退了一步,但在下一刹那,他再发一声厉喝,继续向前。

    狂风呼啸。

    所有人的呼吸再次停顿。

    林意的打法依旧是如此暴力,然而到了此时,所有人都有些心颤,都感觉到了这种极致的蛮力的可怕。

    金鹏重铠再次抬起双臂。

    然而当长枪再次重重落下,当的一声巨响响起时,它双臂上的金色光焰如同碎裂的金色花瓣四处飘飞。

    铠甲依旧毫无问题。

    即便是如此连续的重击,这具金鹏重铠的臂甲上依旧只是出现了些微的凹痕,然而铠甲内的修行者有问题。

    在连续的重击下,他体内的真元震荡太过剧烈。

    他浑身的骨节都甚至酸痛起来。

    奔流在他双臂内的真元,再无法完美的控制。

    失去了真元的贯注,当这具铠甲本身的力量消失,这具铠甲的双臂对于这名修行者而言便是难以负担的沉重。

    他的双臂重重的落了下来,直接砸入身旁两侧的泥土之中。

    林意感觉到了铠甲内的气机变化。

    他停步。

    手中的长枪不再追求极致的力量,瞬间连刺三刺。

    长枪走剑势,三道迅捷的剑意,全部刺在这名修行者胸前伤处。

    “噗!”

    重铠内的修行者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胸前的伤口撕裂了许多,然而不至于让他直接吐血。

    造成他吐血的真正原因,是他强行调用真元,想要改变这样的结果,然而带来的结果,却是连让体内的真元按照他心意而走都做不到。

    原本飞剑难伤的铠甲,此时反而变成了桎梏住他,压在他身上的巨山。

    强行的挣扎反而让他的真元震伤了他自己的内腑。

    僧人双眉渐挑。

    然而此时沈鲲却是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不要说够了或者到此为止,天下没有这样好做的生意,够不够,现在不是你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