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无畏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82/586410.html
    僧人的眉梢依旧往上挑起,他的双唇微微翕动,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未出口。

    如敲钟般的密集响声不断在金鹏重铠的铠身上响起。

    重铠内的修行者明白即便自己勉强依旧能够汇聚一些真元,但却依旧不足以支撑自己起身,更不足以出现在林意的身前。

    当一股股可怕的力量如同重锤不断锤击在铠身上,感觉到林意的气力甚至没有多少衰竭时,他便彻底放弃了抵抗。

    他不再强行支起身体。

    他不再将体内宝贵的真元强行输入重铠的符文之中。

    他如一条陷在泥里的咸鱼,一动不动,经受着林意的捶打。

    胜负已分。

    然而林意却并未住手。

    就如平时炼剑或是炼刀一般,他随意的使着剑招和刀法,将自己体内可以挥霍的力量不断轰击在这具重铠上。

    与此同时,他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远处的僧人。

    僧人面色如常,只是双眉深深皱起。

    “认输吗?”

    林意手中未停,出声道。

    僧人想了想,眉头松开,道:“今夜认输。”

    林意没有停手,道:“那他会死。”

    僧人沉默下来,道:“一定要这样?”

    “你们和剑阁的仇能不能解?”林意反问道:“若是不能,我为什么要留手?而且你们来杀我,杀得成我就死了,杀不成你们安然而走,有这样的道理?还有,和剑阁有仇的,只是你们?按我所知,现在便有和你们一样的人在洛水城里等我。”

    僧人认真的想了片刻,然后道:“你说的有道理。”

    “然后呢?”林意看着他,说道。

    “我们认输,我们不会再插手剑阁加入铁策军之事,接下来便看寒山寺。”僧人说道。

    “这件重铠归我。”林意停下手来,他的枪尖在铠甲上点了点,发出轻鸣。

    僧人眉头微蹙,但并未犹豫很长时间,道:“好。”

    林意收枪。

    有痛苦的咳嗽声响起。

    泥泞里的金鹏重铠缓缓的坐起。

    沉重的铠甲开始从内里修行者的身上片片脱落。

    这种真元重铠的卸甲本身便有些麻烦,再加上此时这名修行者的伤势和心情,这种卸甲,便显得分外艰难。

    内里的修行者身上尽是鲜血,尤其脸面都被鲜血糊住,看不清楚面目。

    僧人叹息了一声。

    他到了这名修行者身侧。

    下一刹那,这名修行者身上剩余的铠甲尽数落尽。

    清风涌起,这名僧人和这名修行者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

    “厉害。”

    厉末笑看着垂首看向自己手上伤口的林意,有些感慨的轻声说道,“我还是不如你。”

    林意抬起头来,转身看着他,道:“可联手对敌,便不一定要自己比。”

    厉末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场战斗胜得并不算艰难,然而却的确让他的心境有些改变。

    “这僧人是?”

    齐珠玑在此时却是来到了陈大先生之前,恭谨的轻声问道。

    “不是鸡鸣寺,便是栖霞寺。”陈大先生看了他一眼,道:“除了寒山寺的神念境修行者之外,没有人能够在两名神念境修行者的联手下脱身,更何况还谈杀人。”

    “除了寒山寺的修行者,还有可能出现什么人?”齐珠玑再问。

    陈大先生沉默了许久。

    他的阅历不凡,很清楚当年剑阁和这些拥立皇帝的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也很清楚这些原本已经隐世不出的修行者为何会如此愤怒,但想了许久之后,他摇了摇头,道:“真正需要担心的,并非这些人…这些人信奉的便是皇帝现在信奉的那一套,即便抱着金刚诛魔可以用非凡手段之心,但是他们的行事依旧有规矩,依旧不会为了仇恨而越线太多。”

    ……

    “这具重铠你准备如何处置?”

    白月露来到林意的身边,看着那裹满了泥浆而看不出原来光彩的重铠,问道。

    这处营地原本已经弄得十分干净,但经过方才的战斗,却是泥泞不堪,一时所有人也无法坐着,只能站着谈话。

    “交给兵部?或者陈家,或者萧家,总能换些好处。”林意看着她说道。

    他并没有觉得白月露的这个问题突兀。

    这具铠甲虽然断了一翅,但依旧价值惊人。

    他之所以在战斗之前便对这铠甲十分了解,不只是限于他之前看过的一些笔记,还在于当年他父亲的边军,也曾经和这样的真元重铠战斗过,也曾经得到过一具金鹏重铠。

    只是当年的那具金鹏重铠被一些强大的军械摧残得太过厉害,只是即便如此,当年南朝的一些工坊还是从残破的重铠身上得到了许多有用的东西。

    现在这具金鹏重铠相当完善,甚至依旧可以在战场上使用,这具重铠当然能够换取很多好处。

    “若是我叫你留着?”白月露认真道。

    “那便留着。”林意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但是他并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不问原因?”白月露顿时又觉得有趣起来。

    林意也觉得她很有意思,笑了笑,道:“留在铁策军而已,又不是要送走,比朋友借钱还不值得问原因,不过你这么说,我反而有些好奇。”

    “那便先留着你的好奇。”

    白月露淡淡一笑,她转过头去,不再让林意看见自己的脸色。

    这名让长公主心心念念的“南朝小贼”不只是拥有成为优秀将领所需的潜质,只是看着容意、厉末笑等人和他的默契,她便可以肯定林意是那种足以让许多人潜移默化的为他而战,甚至能够不惜为他付出生命的那种人。

    只是林意终究是南朝人。

    她不知道将来这样的一个人彻底成长起来,对于长公主和北魏而言,到底是好还是坏。

    ……

    “怎么样?”

    萧素心来到林意的身边,轻声问道。

    她很多时候都并不一定是第一时间来到林意身边的人,甚至以她现在的修为,也并不是能在战斗中给林意很大助力的人,然而哪怕是齐珠玑都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一定是这些人里面最为坚定的站在林意身边的那一个人。

    “很好。”

    林意轻声的回答了一句,他看着萧素心的眉眼,担心对方还不放心,便又认真的补了一句,“真的很好。”

    他此时的感觉真的很好。

    并非因为胜利本身,而是方才那样的战斗,尤其那种强大的真元冲击体内之后,他感觉自己又强大了几分。

    所以他并不畏惧接下来来自寒山寺的修行者,或者一些未知的,比寒山寺的人更可怕的敌人,他反而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