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王显瑞一声低吼,看似要如疯虎般扑向这名青衫书生,然而身影动间,却是如风般扑向身旁浓雾满溢的山崖,直接朝着下方峡谷跃落下去。

    看着这名医官的身影骤然消失在浓雾中,青衫书生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下方峡谷并不高,一名修行者即便受伤,也断然不会直接摔死,而且下方峡谷,也有一名修为略逊于他的同僚在等着。

    坠落的身影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他这种修行者御使的飞剑。

    细细的剑光以惊人的速度穿过浓雾,顷刻追上王显瑞的身体。

    浓雾的包裹之中,王显瑞咬牙伸手向这道飞剑拍出。

    他的手上没有任何的武器。

    噗的一声轻响,飞剑就如穿透豆腐一样轻易的刺穿了他的手掌。

    然而当他的真元和气血涌过这柄飞剑的符文,这柄飞剑内蕴含的力量便瞬间崩散。

    王显瑞发出一声如受伤野兽般的嚎叫,将这柄刺穿手掌的飞剑拔出。

    轰的一声响。

    他坠落林间。

    青衫书生的身影已在上方山崖边缘,但这一刹那,青衫书生的面色却是苍白到了极点。

    他不知道王显瑞到底用了何等样的手段,但他的飞剑竟然顷刻间直接失去了和他的联系。

    山林间响起了急剧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一声震鸣,紧接着有重物坠地声响起。

    这名青衫书生定了定神,紧抿着失去血色的双唇,如一只大鸟飘然落下,只是数个呼吸间,便到了重物坠地声响起之处。

    一名戴着竹笠的修行者颓然的跌坐在地,胸口一个清晰的拳印。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青衫书生,这名修行者勉强抬起头来,想要强撑着说话,但在下一刹那,却是哇的一声狂喷一口鲜血,然后昏死过去。

    ……

    远方的官道上,一列马车正继续北行。

    稍晚些时候,一些军情便传到了这列马车中陈尽如的手上,包括这宁州山间发生的事情。

    出谋划策,调动手中一切资源替主家做事,再好的计谋,也总有意外发生的时候,只是这十数日的时间里,意外却似乎有些太多。

    前些日针对这医官的设伏连连失败,竟是隐然得出一个可能,这名医官拥有一些特别的修行手段,似乎可以令寻常修行者的真元无用。

    而今日里发生的战斗,便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连那名青衫书生都难以擒住那名医官,那除非他召回派去别处的两名部下,否则再调动这数州内的修行者,恐怕也难以成事。

    他在沉思接下来如何处置,并未让车队停下,然而过不多久,车队却是停了下来,那名经常受他唤召而会单独和他说话的青衫修行者到了车前。

    “剑阁之事,是太子。”青衫修行者对车厢中的陈尽如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陈尽如呼吸骤顿,他的眉头深深蹙起,带着些不可置信:“消息无误?”

    青衫修行者点头,异常简单道:“无误。”

    陈尽如沉默下来。

    这便又是一个最大的意外。

    他先前一直认为,若是连陈家都没有办法决定剑阁之事,那一定便是萧家对于林意的态度发生了改变,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最终促成这件事的,却是宫中那名一直很低调的太子。

    皇帝正值壮年,太子太过年轻,便自然只能安心学习,在此之前,皇宫里的太子在所有权贵的眼中,便是一名乖学生。

    然而所有人都不怀疑皇帝对太子的喜爱。

    萧衍的任人唯亲在这方面也很有体现。

    对于他的这名儿子的很多要求,他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

    只是陈尽如默想了许久,这出生在梁州,在天监三年才从梁州家中来到皇城的太子,不要说和林意没有什么交集,甚至和陈宝菀、萧淑菲也并没有什么交集。

    那这太子和林意之间,是何人牵线?

    在权贵的世界里,从来不会有人大发善心平白无故帮忙的事情,唯有利益交换。

    那剑阁这件事,太子图谋的是什么,他能够得到什么利益。

    或者说,看似在最近数年里可以彻底忽略的稚嫩的太子,他在图谋什么?

    他沉默的想了许久,然后问道:“久久无法将这名医官带到他的面前,洪锦那边有无表示不满?”

    “大人的为人和威信,不在于一时。他更在意的是在这里收获一个有力量的朋友,哪怕只是纯粹只能做生意的朋友。”青衫修行者说道,“他并无不满,而且告知大人,他最近就会做些事情。”

    陈尽如明白洪锦所说的做些事情是什么意思,他又花了些时间考虑了一下,然后道:“不要让兵部察觉这名医官的事情,还有不要让林意察觉到这件事情。”

    青衫修行者躬身退下。

    在查出剑阁之事是太子的手笔之中,他心中对林意的看法也已经彻底改观。

    先前林意在他看来最多是要些糖果的孩子,随时可以敲打,然而现在,林意却已经是足够值得他们重视的对手。

    ……

    只是林意自己却是并未知道自己竟然赢得了陈家这些重要人物如此的评价。

    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不紧不慢的赶路。

    两天过后的正午,他的这列车队终于进入了洛水城。

    璞明和那名年轻修行者到了铁策军的军营前等待林意的到来。

    因为明白璞明所说的态度问题,所以这名原本比较温和和谦逊的修行者并没有丝毫的不悦。

    当车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时,他和璞明却是同时心生感应,转身看向军营的另外一侧。

    靠河的一处巷道里,正缓缓走出一名年轻的灰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的目光如同鹰隼一般锐利,他眼中的敌意也是不加掩饰,分外的强烈。

    “要不要拦他?”

    璞明身边的年轻修行者眉梢缓缓挑起,忍不住轻声问道。

    璞明摇了摇头,道:“我们没有资格拦他,静观其变。”

    看着那列归来的车队,铁策军军营里无数军士欢呼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有什么麻烦,只是知道林意出去便又立了大功,而且还得到了一处修行地的效忠。

    这样的将领,他们当然佩服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