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席如愚,你的名字会被刻在西郊碑林里,每个北魏人都会记住你的英勇无畏。”

    行走在最前的这一骑上的将领看着他,说道。

    席如愚看着马上这名将领诚挚而粗豪的面容,心中充满了感动。

    这是杨癫。

    北魏最出名的将领之一,中山王座下的猛将,杀狂杨癫。

    杨癫的名气始终伴随着无脑的勇猛,在绝大多数战役之中,他都是身先士卒,所下的命令永远只有一条,那便是全军随着他突击。

    席如愚心中对这种没有多少智慧的莽夫自然有些轻视,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他也一直在证明自己可以比杨癫这些人出色。

    只是两人在北魏各自统领大军,之前在战事之中从无相逢,此时真正相遇,席如愚看着杨癫,却明白此人的成功和名声,并不是只有悍勇而已。

    他想过杨癫和他分属不同派系,哪怕杨癫会说些冷嘲热讽的话语,他也会默不作声的受着,然而杨癫未谈成败,也没有说生死,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北魏的很多氏族,都有永远记住族中勇士的传统,那些勇者的名字能够被传颂千年。

    而西郊碑林,便是汇聚各族勇者之名的地方。

    他看着杨癫杀意盎然而简单热烈的眼神,便知道在杨癫的眼中没有成见,唯有勇武,或者怯弱。

    只要是真正的勇者,便能得到杨癫的尊敬。

    “一盏茶过后,你先前布置在江心洲的攻城军械不要停歇,用到彻底损毁为止。你自选三千军士,朝着城中突袭,后方我会再令人铺设浮桥。”

    杨癫抬起头来,看向钟离北墙。

    在此之前,他和蓝怀恭大部作战,一路摧城拔寨,简直势如破竹,他对南人的战斗力颇为不屑,但随着道人城那边,和钟离城此处的军情不断传递到他手中,他却收起了这份轻视。

    席如愚的能力他十分清楚,能够令席如愚无可奈何的人,更是值得他重视。

    无数呼喝声在北岸响起。

    白骨军的到来,给这里心中蒙上无数层阴影的北魏大军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北魏的白骨军和南朝的金乌骑一样,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最为精锐的军队。

    这种军队,原本就能给人以无穷的信心。

    而先前席如愚到浮桥挑战未果,现在又请命一定要出现在第一序列的进攻队伍之中,这支北魏军队心中的惶恐无奈,反而渐渐被一种悲愤的气息取代。

    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将失败归结于统军的将领,但当这名统军的将领自己承担起这样的罪责,下方的将领和寻常军士都开始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

    “城中库房里所有能用的军械,能用的,全部尽快在这里用了。”

    斐夷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看着也已经来到北墙的魏观星,声音微寒道:“杨癫率军从来不讲什么特别的战术,就是一波接着一波的突击,绝对不会停止。浮桥能够修缮到让两千人同时通过,他就会让两千人的队列源源不断的通过,如果修缮到能让一万人通过,他会直接让十万军队分成十拨冲进来。面对一千的敌军,他全军突击,面对十万的敌军,他也是全军突击。”

    “大道至简,雄狮猎兔,也尽全力。”魏观星叹息了一声,“像他这样极简的战法,胜也简单,哪怕是败,他哪怕数万军队全军覆没,敌军也被会拼掉数万,算起来是永远不会太亏。”

    当他的叹息声响起时,江心洲的浅滩上已经响起重音。

    所有的军械开始陆续启用,所有那些曾经惶恐无力的军士在奔忙中开始重新振作。

    一声恐怖的轰鸣声,伴随着巨大的破空声在空中行走。

    一块巨石隔着浮桥,带着肉眼可见的气流,朝着城墙飞了过来。

    一块之后是很多块。

    箭弩车的嘶鸣声也不断响起,无数粗大的弩箭随着机括的刺耳震鸣,如雨破空,又如雨坠落。

    钟离城的北墙上轰鸣和爆响不断,整道城墙再次不断震颤起来。

    和先前席如愚的军械攻击相比,这次北魏大军的军械攻击更为猛烈,看似永远都不会停止,而且因为是在白昼,这样的画面看上去更是震撼。

    在无数军械的不断轰击之中,一批北魏军队列阵沿着破损严重的浮桥开始推进。

    林意将腾蛇重铠的面甲戴好。

    他的目光落在了这支北魏军队正中的一人身上。

    那人身材十分魁梧,身上的铠甲光辉灿烂,阳光反射之中,就像有无数烟花在绽放。

    林意抬起了手。

    他身上的腾蛇重铠不如对方的铠甲灿烂,但这是南朝匠师突破性的杰作,北魏没有任何匠师能够复制,先前他拒绝和席如愚战斗,便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身上的这具铠甲有所损毁。

    在他看来,拥有这具重铠,他便有着无限战斗的可能,甚至不畏惧一些神念境修行者的杀招。

    然而此时,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杨癫的战法令他也有些无可奈何。

    杨癫此时也应该接到了最新的军情,知道南朝北方边军应该是韦睿带军过来。

    但他似乎面对自己和面对韦睿都是一样的战法。

    他直接将全军砸过来,然后若是韦睿到来,他就将剩余的军力也全部砸上去。

    这种战法,比他还要刚猛无脑,而且很冷酷。

    此时随着身穿将铠而来的席如愚一起走上浮桥的,绝不止一名神念境修行者。

    “我对付那个白头发的。”

    魏观星看着席如愚身后一名白衫白发的男子,说道。

    “那我对付那个痨病鬼。”沈鲲皱着眉头,看着一名身穿红绿色袍子的老者。

    那名老者佝偻着背,不断的咳嗽,但随着他的每一声咳嗽,他身上都有莫名的光亮在闪动,似乎体内的一个个窍位,都在奇异的扩大。

    “我杀席如愚。”林意点了点头,用不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说完这句,他直接朝着下方跳了下去。

    一块投石车投来的巨石,正呼啸落下。

    林意一声暴喝,他手中的镇河塔心直接朝着那块巨石砸落。

    当的巨响,那块巨石粉碎,他如天神般从破碎的巨石之中穿过,落在城墙下的浅滩中。

    他落脚处有些松散,双脚微微下限,江水没过他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