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魏观星失去了对那柄飞剑的控制。..</br></br>    在任何修行者世界的教义里,修行者对于飞剑的掌控来自于约束,要让飞剑飞起来容易,但绝对不能追求一味的快,更不可能快得超出自己的感知。</br></br>    超出了自己的感知,自己的真元即便有着飞剑剑身上符文的牵引,都不可能持续不断的贯入剑身。</br></br>    只是这柄剑方才在他手中飞出时,却不是剑,而是箭。</br></br>    他以自己的身体为弓,以真元为弦,在咫尺空间之内,将这柄剑当箭一样射了出去。</br></br>    他追求的只是极致的快。</br></br>    快得超出那个人的真元手段。</br></br>    在那个人的真元透入他的肌肤时,那个人的心脉就已经被他的这柄剑洞穿,就已经死了。</br></br>    这一箭直接消耗了他近半的真元,但对于杀死一名同等境界的神念修行者而言,这却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代价。</br></br>    高阶修行者战斗,生死原本只在一线。</br></br>    这名白衣白发的白先生瞬间败亡,只是因为他下意识的受限于修行者世界的教义,他想不到有人竟然能用剑比他的真元手段还要快。</br></br>    一剑杀死这名神念境修行者,魏观星顺其自然的往下飘落。</br></br>    他不想再多浪费一丝真元,有原道人这样的人存在,他也不用担心对方有什么修行者可以乘此机会杀死他。</br></br>    风先生还在御风而行。</br></br>    他还未落到城墙上,就已经感知到自己同伴的死亡。..</br></br>    只是他无暇分心,因为他感到了一道异常可怕的剑气。</br></br>    这道剑气如同一座火山在爆发,带着一种难以想象的灼热感觉。</br></br>    他直觉在下一刹那,他的前方就会有一蓬烈火汹涌而来。</br></br>    就如别人不知道他到底是出身何宗的修行者,他也不知道对方是何宗的修行者,他只是觉得,对方在这一刹那将体内的真元彻底迸发了出来。</br></br>    他没有继续落向城墙,而是在刹那间扶摇直上,像一只被风吹走了的风筝,瞬间变成高空之中的黑点。</br></br>    寻常的修行者不可能做到这点。</br></br>    但他可以。</br></br>    在他决定这么做的刹那,他身上的红绿色袍子兜风鼓起,他的衣袖宽阔得就像是两片巨大的翅膀。</br></br>    他体内的真元顺着衣衫上的符线飞洒出去,让他的身影在空中变得比飞鸟还灵活随意。</br></br>    在往上空飞去时,他看清了他的对手。</br></br>    沈鲲的手中握着一柄红如火焰的小剑。</br></br>    风先生看着沈鲲,他觉得此人的真元应该已经耗尽,所以他从高空落了下来,如一块陨石朝着此人砸落。</br></br>    沈鲲看着他笑了笑。</br></br>    他手中的小剑扬了起来 。</br></br>    风先生惊悚。</br></br>    那种火山爆发的感觉再起。</br></br>    他的毛发炸开,整个人再次往高空飞起。</br></br>    只是并没有真正的火焰在空中穿行。</br></br>    徒有气势,并无真正的恐怖力量爆发。</br></br>    这是虚剑。</br></br>    沈鲲也并未掩饰这是虚剑。</br></br>    他只要用这柄师门的煽雀剑,便能无数次用出这样的虚剑而不需要消耗多少真元。</br></br>    只是若是对方真的以为必定是虚剑,他的虚剑便会变成真剑。</br></br>    风先生很不愿意和沈鲲这样的修行者战斗。</br></br>    在再次飞到空中时,他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想了想,然后决定不落向这道城墙。</br></br>    他朝着城中飞去。</br></br>    北魏的军队要夺取的是这座钟离城,而并非是这道城墙。</br></br>    他进入城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应该更大。</br></br>    他不想再和沈鲲这样的修行者纠缠,在他看来,没有人能够阻止他飞入这座城。</br></br>    然而他错了。</br></br>    原道人往上看了一眼。</br></br>    天光骤亮。</br></br>    风先生的红绿色袍子被天光照耀得一片雪白,分不出颜色。</br></br>    他衣衫符线之中的元气吸聚了太多的太阳热意,瞬间开始燃烧。</br></br>    风先生的身体骤然往下掉落。</br></br>    在他刚刚骇然的稳住身影时,一道和天光融于一色的剑光已经落在他的后颈。</br></br>    就像一张轻薄的纸被切开一般,他的头颅极为顺畅的和身体分离。</br></br>    他的头颅朝着城中飞去。</br></br>    他的身体却像是被烧焦了的鸟一般朝着城墙下方坠落下来。</br></br>    “前辈……”</br></br>    沈鲲有些不解的看向原道人。</br></br>    在此之前,他和魏观星等所有人都觉得在他们的真元耗尽之前,原道人最好不要出手,除非来了神念境难以对付的敌人。</br></br>    原道人的力量,自然要留给那种修行者。</br></br>    “许久未动剑,杀意便淡了。”</br></br>    原道人目光淡淡的看着天空洒落的飞血。</br></br>    有数滴洒在他的脸庞,他伸指抹去,看着指尖的嫣红,接着道:“先杀一人,祭剑。”</br></br>    沈鲲无奈的笑笑。</br></br>    他很欣赏这种杀神念祭剑的气概,只是他第一次由心的感到畏惧,感到神念境的修行者,竟然也可以如此弱小。</br></br>    林意也很感慨。</br></br>    他很清楚原道人这种修行者看他一眼,他就真的死了。</br></br>    神念、入圣、妙真、神惑……入圣境的修行者已经强大到让此时的他无法理解,更何况当年已到妙真的南天三圣。</br></br>    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感慨。</br></br>    因为席如愚已经到了。</br></br>    席如愚在一个呼吸之前,明明还在十余丈外,但一个呼吸之后,已经到了他的身前。</br></br>    两只闪耀着微光的双手如虎爪般落向他的胸口。</br></br>    席如愚神色肃穆,他平时最擅长用的武器是长枪、刀和重剑,然而他此时身上连一柄轻薄的飞剑都没有带。</br></br>    他认为对付林意身上的这种腾蛇重铠,最好的武器就是自己的双手。</br></br>    这种重铠的材质极为特殊,刀剑难以斩破,但铠甲既然是片片嵌合而成,他的双手便有机会将这件铠甲卸开。</br></br>    修行者的手指,原本就比任何的兵器要灵活多变。</br></br>    先前林意面对的大多数对手,在他看来都是速度太慢,然而此时的席如愚对于他而言,却是太快。</br></br>    他手中的镇河塔心才刚刚往前击出,席如愚就已经侧身欺入他的中线,他的双手就已经落在他的胸铠之上。</br></br>    强大的真元自席如愚的指尖涌出,挤压在铠甲之上,发出奇异的嗡鸣。</br></br>    林意瞬间感到胸铠的变形,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将身体朝前压去!</br></br>    他此时的身体,就是他的武器。</br></br>    强大的力量和铠甲本身沉重的力量瞬间压在席如愚的十指上。</br></br>    席如愚的手指剧烈的刺痛,他听到了骨裂的声音。</br></br>    他的十指微缩,接着却是再次如电朝着铠身落去!</br></br>    他的十指落处,都是此时铠甲因为元气的冲击和强大力量按压而产生的缝隙。</br></br>    这缝隙大多来自于铠甲边缘的微微翘起,不容他十指刺入,然而从他指尖凝聚喷出的真元,却是锋利如针,狠狠从这些缝隙之中刺入!</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