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我看上去像是狐狸精,还是那种专门害人的人?”听着齐珠玑这句郑重出口的话语,白月露忍不住笑了起来。

    齐珠玑却并不觉得好笑,道:“但愿我只是多虑。”

    想得太多,原本便妨碍修行。

    白月露为元燕和北魏战事已经思虑得太多,哪里还愿意和齐珠玑就这样的问题浪费思绪。

    她微微的笑了笑,不再多言,走向自己的卧房。

    今夜虽然和容意相处了一段时间,只是哪怕不是和林意这样的人谋划长远的事情,哪怕是和她讨厌的一些人做交易,她也自有行事的准则。

    ......

    夜色里,林意开始修行。

    林意考虑的事情便相当简单,对于他而言,归结起来便终究不过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不需要像齐珠玑等人去考虑门阀的利益,他也没有能力去制衡军方,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变得更强大,让自己和自己的这支铁策军变得更强大。

    眼界不同,所看到的世界便完全不同。

    在建康城里的那么多年,他也曾想通过自己的智慧去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随着和沈约、何修行的纠葛越来越深,到此时成为剑阁的主人,他便明白自己所要做的,便是成为沈约和何修行这样的人。

    选择和白月露这样的人联手,不只是因为他的聪明,还在于他所拥有的信心。

    他不只是沈约和何修行的弟子,他所修行的,是曾经无敌的大俱罗的功法。

    在这个灵荒的时代,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有信心成为沈约和何修行这样的圣者,但是他却有信心。

    在成为这城中铁策军的最高统帅之后,他并没有一天操练兵马,那些事情全部交给了魏观星,然而他给铁策军带来的改变,以及这些时日来之不易的安宁,却已然在这支军中形成了极高的威信。

    此次从剑阁归来之前,城中的铁策军便已仿照边军的做法,在军中立了中军营帐,五步一岗,守卫极为森严。

    对于林意而言,他修行的秘密在于沈约和他一起推断出来的大俱罗的功法道理本身,在于感知五谷之气的过程,就如其余修行者感知天地灵气凝成黄芽成为真正修行者的过程。他现在修行的手段毫无秘密可言,哪怕别的修行者学着他不断吃这种大俱罗口粮,也吃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就着清水,一口口吃着这些从极远的边地送来的独特口粮,心中毫无任何可笑和荒谬违和感。

    所谓修行,都是将天地之间的力量借用为修行者的力量。天地灵气是天地之间的力量,汇聚天地灵气的灵药是天地的力量,这种大俱罗行军口粮也同样是天地的力量,只是有些另类。

    任何修行功法都有优劣,此时不断吃着这种大俱罗口粮,林意对于真元功法和另类的大俱罗修行法的优劣,便开始渐渐了然于胸。

    修行者世界追求的灵药,其品阶越高,也往往意味着内里凝结的天地灵气的品质越高,灵气越为纯净,越容易令修行者吸收,蕴含的灵气数量也越为惊人,只是对于真元功法而言,数量庞大的天地灵气瞬间转化成为真元,只是相当于体内借用的天地元气的力量骤然增强,而自身还不能如此迅速增强,所以那些修行者世界里所说的修行境界不稳固的问题,便源于此。

    真元太强,而身体还无法跟上。

    所以即便是元燕这样的人物,即便拥有足够的灵药,但在使用上也依旧有着节制,所以这一代年轻修行者之中,虽然已经有人到了承天境,但却并没有人能够承受神念境的真元力量,或者说做好接受神念境真元力量的准备。

    和修行者世界的灵药相比,即便是这种大俱罗口粮蕴含的五谷之气,或者说是另类的天地元气已经比起一般口粮之中要多出许多倍,但和灵药中的天地灵气相比,却又相差了无数倍,寒酸到了极点。

    所以这种大俱罗修行法只可能循序渐进,不可能像眉山之中的一些年轻人一样,一飞冲天。

    但这种循序渐进的变化,改变的却直接是林意的整个身心,并不存在任何境界不稳固,身体和真元无法匹配的问题。

    这种变化,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整体性的提高。

    而且感知、力量、身体的协调性、恢复能力....这一切全方位的提高,同样到了承天境之时,这样的修行法,在失去灵药支持的独特年代,绝对是远超一切的真元功法。

    只是从低境不断攀升的修行,原本就是和这个世界更深层的力量接触和学习的过程,尤其像他这种没有任何师长教导的大俱罗之路更是如此。

    他这门功法,真的和真元功法完全独立,是截然不同,水火不容吗?

    这夜,当他连吃了十余斤大俱罗口粮,觉得饱得再也无法下咽,当这些大俱罗口粮不断散发的元气让他体内充斥无数热流,让他的鲜血流动得越来越快,快到让他都有种头皮发炸的感觉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丹田深处有种莫名的悸动。

    丹田在一切真元功法之中谓之元宫,是体内可以存积真元最多的窍位。

    这处玄妙的窍位可以容纳惊人数量的真元,即便是到达神念境的修行者,都可以将全身的真元涌入元宫,而元宫依旧根本无法填满。

    若说寻常流动在身体经络之间的真元是万卷溪流,那这丹田元宫,便是真正的海域。

    林意早就不修真元功法,体内根本没有一丝真元存在,这丹田元宫早就变得空虚异常,甚至渐渐被他的感知淡忘,似乎根本不存在这个窍位一般。

    然而此时,林意却隐然觉得自己的丹田元宫之中,有一种莫名的气机出现在自己的感知里。

    像是一股不可捕捉的气流,但很重,就像是一块铁,沉向元宫最深处。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令他直觉有些不太好。

    “到底是什么问题?”

    林意花了许久的时间去感知,只是却毫无头绪,只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感知、力量、恢复能力...这一切都在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