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平天策最新章节!

    一连两日,林意都是接连修行,他体内的生机越来越壮大,感知和气力也有明显增长,而且即便是停止修行,他略微一动作,体内鲜血的流动也比一般人快上许多。

    一开始他的心跳变得很剧烈,让他自己都有种生怕心脉承受不住的感觉,但很快他的心脉跳动便平复下来,只是每一次心跳都更为有力。

    他心脉的血肉都变得更为坚韧,体内的骨骼在感知里更是一根根晶莹发亮,更有美玉的感觉。

    甚至他静心感知起来,都已经开始可以感受到体内骨髓的流动,然而那股深沉在元宫中若有似无的气流,他却依旧是感知不清楚。

    修行之事,对于修行者而言最为紧要。

    “林将军,白月露求见。”

    林意连续修行,他有足够的耐心,想要弄清楚元宫之中那一缕气流到底是什么样的气机,他沉浸其中,直到营帐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让她进来。”

    林意心中隐然觉得一定又有什么大事发生,等到白月露进入营帐,他便直接问道:“有什么事情?”

    白月露看了林意一眼,异常干脆道:“三件事情,第一,兵部调令已经下来,你这支铁策军会被派往岐州新城郡,只是兵部那些人应该给了寒山寺的人面子,调令七天后会到这里,倪云珊应该会在此之前到达,和你约战。第二,剑阁那些人已经启程,只是沿途接引的军队被人做了些安排,他们到这里需要五天,有人不想给寒山寺面子,想派人去请动隐居在稻城的剑温侯来对付剑阁这些人。第三,有一名医官正在同时被南朝修行者和魔宗的部下追杀。”

    林意微微的蹙起了眉头,他也不心急,一件件问道:“岐州新城郡?是要调我这支铁策军去做什么?”

    听着他这句问话,白月露摇了摇头:“具体军情我不知道,而且这件事在我看来在我所说第二第三件事之后。”

    事实上她现在比南朝的任何人都清楚那边的战事,在此之前,无论是魏观星这种极有经验的边军老将,还是陈家军师陈尽如那种高瞻远瞩的智者,都认为北魏的最大攻势将在今年冬里发动,今年冬里南朝方面最大的变动,便是萧宏已经成为讨北大元帅,而在以陈尽如为代表的很多南朝权贵的眼中,萧宏领兵有诸多的缺陷,他来布置整个北境的战局,恐怕远不如现在明威、宁远两军为主的主导布局。

    而且在今年冬里,北魏最北边的一些精锐军队也会到达战场,那些精锐军队生活的环境本来就是北魏最北边的严寒地带,即便是在滴水成冰的气候里,那些军队也很习惯,也照样能够行军和战斗。

    然而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却未必正确。

    至少元燕和她都清楚,魔宗大人和北魏中山王元英并不是如此想。

    中山王元英是北魏最能征善战的大将之一,在北魏,他还有另外两个称呼,一个叫做中山狼,一个叫做怪将。

    中山狼便是指他统御的军队便像是一群狼,冷血而无情,又具有惊人的忍耐力。

    怪将的称呼,便是因为他的领军也往往另辟蹊径,和所有人想的不太一样。

    他是很擅长打持久战和苦战的将领,现在北魏南进明面上的最高将领是熙康盛,但实则在北魏皇帝和魔宗大人的一致授意下,军中的实权已经在不断转交给元英。

    最近突然率军从洵州一带突然突入,并连续攻破南朝蔡阳郡、上川郡和德广郡的北魏军队,其主将是刑恋,本身便是元英天狼军的主将。

    所以在她看来,元英并不想用相对缓和的统军手段,将许多决定性的战役拖到冬季到来,然后在冬季给予南朝军队重击,他必定是想连续不断的给南朝军队施以巨大的压力,在夏季和秋季就让南朝和北魏的军队陷入长时间的苦战,这样在冬季到来时,北魏最北边的那些军队好整以暇的到达战场,将会变成一柄柄可怕的碎骨锤,将许多已经疲惫不堪的南朝军队的脊梁轻易的碾碎。

    元英的狼性,便体现在他从来不是那种期望用很小代价,让自己的部下用很轻松,尽可能快的战法打倒对手的将领。

    他最擅长便是让自己的军队打得很苦,然后将对方的军队也拖得很苦,然后用对方不具有的强大忍耐力来击败对方。

    刑恋所率魏军的突然强势攻入南朝境内,不仅是南朝的权贵们并没有预料,就连她和元燕之前都没有感觉到明显的预兆,此时在岐州一带,虽然有南朝勇武军蓝怀恭坐镇,但按之前的交战,蓝怀恭却远远不是刑恋的对手。

    急调铁策军和周围的镇戊军过去,便应该是用于强守一些要塞,给南朝军方一些调度的时间。

    所以即便是她,也无法预测铁策军和林意,还有自己的命运。

    而且她是魏人,虽然受命于元燕到了林意的身边,但将来在战场上,林意和北魏将领的一些博弈,她最多便是两不相帮,不会透露至关重要的军情给林意。

    “剑温侯,稻城?”

    林意也不纠结,只是眉头依旧深结:“剑温侯我知道,是昔日梁州军大供奉之一,旧朝皇族供奉柳会元便是在梁州军攻克天南门一役中死在他的剑下,萧衍登基之后,便封他为侯,只是他并未领封地,而是飘然而去,原来他是隐居在了稻城,只是这稻城我未听过,是在什么地方?”

    “稻城在党项的边地,与世隔绝之地,党项都管不到,你不知道也正常。”白月露道:“剑温侯原本就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只是有恩必报。昔日在梁州军中做供奉,也只是萧衍对他有恩,功成之后便身退。”

    “那现在找他出来的人也是对他有恩,是谁?”

    林意平时极为镇定,但此时也些微变了脸色。剑温侯当年便是亚圣,已是入圣境的修为,除了南天三圣之外,这世上能够胜他的人原本也不多。

    而且他即便不亲自出手,以他和皇帝萧衍的旧情,哪怕是托人传信,恐怕便会又让皇帝的想法有些改变。

    “平蛮郡毕家门阀。”

    白月露看着他,道:“按我查到的消息,剑温侯便是平蛮郡寒户出身,在他外出修行的那些年,他家人便由当年毕家提供衣食,所以便欠了情。毕家和何修行、剑阁则是死敌,当年泷州军和梁州军遥相呼应,泷州军中飞云骑有大半将领都是毕家门阀的子弟,结果飞云骑还没出泷州,就被何修行全部杀了。”

    林意脸色更加难看了些,飞云骑和毕家门阀的事情他知道,只是一些典籍上有关记载并未写出是何修行出手,只是写着是前朝某名皇家供奉。

    毕家当年的飞云骑是前朝可数的强军,当年全军覆灭之后,毕家门阀便是一蹶不振,哪怕皇帝多有照拂,到此时甚至已经无法在建康之中立足,游离在最上层的权贵圈子之外。

    “有破法?”他看着白月露问道。

    若是毕家派人去稻城请剑温侯,哪怕他设法半路截杀成功,毕家也可以再派人,终究是大患。更何况他也不想用这样激烈的手段,让仇怨变得更加无法化解。

    “毕家和北魏之间有些往来,严格说来,和北魏有些生意。”白月露看着他道:“能抓住毕家的把柄,让他们改变主意便不难。”

    听她这样说法,林意便知道她心中已有计划,便松了一口气,再问道:“这医官...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两章可能会合在一起发,字数应该会比平时两章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