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杀鱼镇里的死寂被彻底打破,对于杀鱼镇里那些普通的商贩和渔夫而言,这种真元重铠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魔物,这种超出他们想象的东西给他们带来的只有恐惧。

    一声声惊恐的尖叫声不断响起,镇里的普通民众都朝着镇外逃去。

    “拦住他们!”

    在无数声惊恐的叫声里,响起了一声冷厉的喝声。

    一名青衫修行者随着这声喝声出现在桥下停着的马车畔,微躬身:“请方先生出手,速带走那人。”

    对于这名青衫修行者而言,那医官知道他们的身份和北魏魔宗交易的事情,便已经是恐怖的变数,而这两尊真元重铠,则意味着某股不可预知的大势力。

    若是那名医官落在这股不知名势力的手中,对陈家便不知会造成何等样的影响。

    在他冷厉的喝声响起之时,船上的三名修行者已经全部一声厉啸,朝着林意和白月露扑了上来。

    在这一眼便可以看到尽头的小镇内里,面铺外的数名修行者也第一时间冲入了面铺内里。

    船上这三名修行者全部用剑,剑法全部凌厉而精妙,只是三柄剑破空而来,在林意的感知里,却已经是一片绵密而森冷的风雨。

    然而就在白月露出声的刹那,他感觉到两股柔和的力量已经从身下涌起,让他的身体直接迎向前方的风雨。

    迎面撞向剑光,哪怕身穿着铠甲,都会让人觉得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然而在下一刹那,他却发现自己已经穿过了这片风雨。

    剑势落空,都落在了他的身侧或者身后。

    如何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此时回味起来,似乎只是在急短促的时间里,跨出了三步。

    这的确是一种很精妙的步法,不只是快,还能让对方算错自己的身位。

    只是此时没有时间去多想。

    在他的感知里,这三名修行者身上已经到处都是破绽。

    胸、腹、腰、背….这三名修行者身上到处都是破绽。

    他之前和许多修行者交过手,其中有些虽然实力和他有些差距,但却从没有一次感觉如此轻松,感觉随手就可以将对方击败。

    他手中的双刀拍了出去。

    是用拍而不是斩。

    因为在他的眼中,这些修行者和鱼镇里那些武者,都只不过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只是一些阴谋里的牺牲品。

    虽然只是用拍而不是用斩,但刀身里蕴含的强大力量,还是让那两名被拍中的修行者感觉到自己如同被一辆疾驰的马车撞中。他们毫无抵御能力的被拍飞了出去,落向船身两侧的水中。

    与此同时,林意感觉到自己又动了。

    在他自己都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又跨出了一步。

    然后他的身体便直接撞在了剩余那一名修行者的身上。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里,那名修行者一声厉嚎,整个身体往后倒飞出去,飞得更远,坠跌在后方铺子的屋面上,然后随着一片瓦碎声坠入屋内。

    看着三名修行者在刹那之间便几乎被同时击飞,岸上那些身穿便服的军士瞬间如堕冰窟,身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即便是在他们所经历的那些战阵之中,他们也从未见过如此强悍而又如此敏捷的真元重铠。

    更何况在他们的视线里,此时出手的只是其中的一尊重铠,另外一尊身上光辉更是灿烂的重铠还未出手。

    然而想到在杀鱼镇里还拥有着什么样的强者,这些人咬牙发出了暴戾的嘶吼声,“上,围死他们!”

    嗡!嗡!

    两声机括震动的声音响起,两团黑魆魆的物事从街巷中抛飞出来,如同投石,但是在空中到达高点时候便已散开,却是两张森冷的抛网。

    精钢所制的抛网一般还会包裹着重铅和磷粉,重铅是修行者世界里,已知的最大量存在而且容易运用的,可以有效隔绝天地灵气和修行者真元的物质,而磷粉则在剧烈的摩擦之中能够迅速燃烧,更是可以轻易的燃烧掉一些天地灵气和修行者的真元。

    这种抛网原本就是军队之中针对修行者和真元重铠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而这种用某种军械抛飞出来的抛网,便比一般的抛网更大更坚厚。

    只是面对这样的两张抛网和悍不畏死冲上来的数十名军士,此时无论是林意还是白月露,却都微微的顿了顿。

    两人的目光都落向那名医官所在的面铺。

    在那三名修行者口吐鲜血纷纷落水和坠入屋内的同时,那间面铺炸了开来。

    那数道掠入面铺的快到绝伦的身影,在一刹那全部倒撞了出来。

    墙壁、窗棂被暴走的真元激碎,原本便不甚牢固的房屋瞬间便塌了下来。

    四溢的烟尘和碎屑中,林意和白月露第一次看到了王显瑞。

    那名胖胖的医官身上诸多伤口,鲜血和灰尘糊满了他的身体,就如同给他套上了一副诡异的盔甲。

    “来啊!你们再来啊!”

    此时王显瑞体内的伤势已然极重,就连他的胸腹处都有了一道深及内脏的伤口,然而看着那些跌撞出去的修行者,看着周围巷间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却反而疯狂的大笑起来。

    这种疯意让林意都有些呼吸微顿。

    抛网从空中坠落下来,网上附着的磷粉已经开始燃起白烟。

    林意感觉到一股力量从铠甲上涌起,汇向双方。

    他反应过来这是白月露想要让他用最干脆的方法来击破这两张抛网,在先前的练习里,一直是白月露在配合他的动作,此时他霍然醒觉,这样先给他一些提示的方式,似乎也很容易形成完美的融合。

    顺着白月露真元的去意,他悍然的发力,双刀以燎天之势朝着两张抛网斩了过去。

    两声刺耳的割裂声随着两道夺目的火光响起。

    两张抛网直接被林意切开,颓然落在他的身侧。

    发福商贾模样的方云海已经下了马车。

    看着倒塌的面铺里站着的那名医官,又看着河岸边那两尊独特的真元重铠,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居然这么特别,怪不得一定要让我过来。”

    他身侧那名青衫修行者阴沉着脸,完全没有他此时的闲情雅致,寒声交待道:“一定要活口。”

    方云海点了点头。

    他的闲情来自于实力带来的自信,只是他当然明白若是这件事情不成,会给他和朱山小煤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一股灼热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涌起,往外扩张出去。

    他脚畔泥地里和石桥的缝隙里,原本有些艰难生长着的野草,在此时却迅速的发干发黄,顷刻枯死。

    在下一刹那,他看上去肥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道扭曲着的流影。

    在他开始动步的刹那,青衫修行者已经连发数道命令,随着凄厉的呼喝声不断响起,那些原本聚集在已经变成废墟的面铺周围街巷中的人全部往外退出,如一股股潮水般涌向河岸。

    对于这名主事的青衫修行者而言,他只需要方云海能够带走这名医官,至于所有参与这里的修行者和军士到底死多少,不是他现在所关心的事情。

    尤其是在那名医官喊出了那些话之后,他甚至很想借那两尊真元重铠之手,将这些有可能会走漏消息的人全部杀死。

    ……

    随着体内真元不断的析出,方云海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快,他身外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热,伴随着他手指不断的划动,四周天地间一些独特的天地元气被不断抽引出来,终于轰的一声,他身外的空气燃烧了起来。

    一团炽烈的火球,闪电破空而至,充斥满王显瑞的双瞳。

    以威猛无比的凌厉手段瞬间击飞数名修行者的王显瑞实已接近油尽灯枯的边缘,他的心脉跳动都已经完全没有规律,此时感知着这团烈火之中强大的真元气息,他的口中再次涌起无比苦涩的味道。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足以应付神念境的力量,然而心中的不甘和不服却再次让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

    他的脚尖一挑,挑起了一名修行者手中掉落的一柄长剑,整个人接着从一地的碎砾中跃起,直接冲入了前方的火光里。

    他的头发和衣袍瞬间焦枯燃烧了起来,就连眼瞳里的水汽都似乎迅速被蒸发,然而疯狂的战意,却反而使得他的眼瞳就像是漆黑的宝石一样,充满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令人心悸的味道。

    方云海有些同情的摇了摇头。

    他的左手五指微动,一缕极为精纯的真元急剧旋转起来,抽引着周遭的火焰,凝成了一条火红的旋转小剑,直接刺入了这名医官的腹部。

    陈家那名大人物的需求是只需要保证这人活着,那要尽可能快的带走此人,直接废掉此人的修为,对于他而言便是最好的选择。

    噗的一声轻响。

    真元凝结之物像真正的金属锐器般轻易的刺穿了王显瑞的血肉,温度极高的火焰和滚烫的鲜血相逢,发出了更多呲呲的声音,然而令这名神念境的修行者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柄真元小剑一寸寸的熄灭了!

    他这柄小剑根本没有像他想象中的一样,瞬间深入王显瑞的丹田元宫,他的真元在接触对方鲜血的刹那便瞬间瓦解,如冰雪落入开水。

    他的心中大震。

    此时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陈家如此不惜代价要得到这名医官。

    就在此时,这名医官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剑光直落他的咽喉。

    即便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境界的差距依旧可以让他来得及做出反应。

    他的手如电生出,两根手指如铁钳硬生生夹住了刺到身前的剑尖。

    剑上并无多少力量。

    王显瑞腹部再添一道伤口,剧烈的痛楚让他的身体微微抽搐起来,但他的左拳还是强悍的砸了出去,砸在方云海的胸口。

    方云海松开手指,任凭这柄剑掉落下去。

    他体内的真元平稳而迅疾的汇聚到胸口,在王显瑞的拳头和他的衣衫接触之前,他肌肤下的真元已经凝聚成硬物,连剑尖都未必能轻易刺入。

    咚!

    随着拳头砸时,方云海的眼中瞬间涌起不可置信的神色,一股剧烈的痛楚从胸口生起,他的真元竟然硬生生被砸散,一种对于他而言都有些可怖的力量竟然如急速生长的根络一般,透过他的真元朝着他体内蔓延。

    他身外的气息全部散乱,灼热的火焰一息之间便消散无踪。

    王显瑞整个人跳了起来,狠狠朝着往后退去的方云海撞去。

    方云海双手抬起,将王显瑞的进势封住的同时,他又往后连退三步,然而神念毕竟是神念,当王显瑞双足落地,想要再次跃起拼命的刹那,他的双足一痛,两片如红鳞般的薄陶片已经刺穿了他的脚掌。

    在下一刹那,方云海的身影已经去而复返,啪的一声,他的手掌以往王显瑞根本无法闪避的速度落在了王显瑞的额头。

    更确切而言,在他的手掌和王显若的额头之间,有一层薄薄的气团猛烈的爆炸了开来。

    强大的真元挤压着空气然后瞬间释放产生的冲击力狠狠的撞击在王显瑞的额头,当王显瑞无法站稳往后仰面倒下时,方云海的左手衣袖也拂了起来,他的衣袖间真元剧烈的滚动着,卷吸着空气,硬生生的将柔软的衣袖之中裹着的空气压成了坚硬的铁棍一般。

    咚的一声。

    他的衣袖狠狠的抽在王显瑞的胸口。

    噗!

    王显瑞口中鲜血狂喷,整个身体往后倒飞出去。

    ……

    看着王显瑞击退方云海的刹那,石桥畔的青衫修行者呼吸都彻底停顿,直到此时,他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但是当他转身的刹那,他的瞳孔却又剧烈的收缩起来。

    在他上一个转身之前,那两尊不知是何来历的真元重铠才刚刚上岸,然而在他下一个转身之时,那两尊真元重铠已经距离他都不到五十步。

    那两尊真元重铠的身后,至少已经躺倒了五十人,然而他一眼望去,那些躺倒在地的人却似乎并无一个肢体分离,似乎都只是被那名手持双刀的修行者很轻易的拍飞了出去。

    青衫修行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对方根本不想杀人,那些躺下的人应该没有一个真正死去,越来越多的伤者,反而会增加后继的麻烦,而且看着那些修行者和极有战斗经验的军士在这两具铠甲之前似乎没有任何的分别,他便明白恐怕再过数个呼吸,这两具铠甲就会冲到方云海的身侧。

    一道凄厉的啸鸣在空中响起。

    一道白色的飞剑随着他的心意,在空中带起肉眼可见的白线,不断带起独特的音鸣声。

    咚!咚!咚!咚!

    往前疾进的林意突然觉得自己的头脑之中多了一面鼓,他头颅之中的气血随着这柄飞剑带起的独特音鸣的节奏开始剧烈的震动,他的太阳穴都开始剧烈的跳动,内里的鲜血就像是要爆炸开来。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响起。

    那些原本还在朝着他和白月露凶悍冲来的人大多都丢下手中的兵器,双手捂住耳朵浑身颤抖不已。

    这是一种独特的真元音震手段,白月露身上的真元重铠光焰迅速消隐,在场没有任何一人比林意的肉身强悍,即便是她都已经无法顺畅的凝聚体内的真元。

    然而任何手段便都有破法,她强忍着头颅欲裂的痛楚,一缕真元涌到舌尖,她的口中发出几个晦涩难言的音阶。

    其余人根本听不清她此时发出的声音,但是她的身体里却是骤然一松,脑海瞬间恢复清明。

    她身外的铠甲只是微亮,林意的脚掌周围已经有一圈旋风在往外扩散。

    林意敏锐的感知到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这副铠甲的双腿上生成,只是和之前的绝对轻灵不同,这股力量显得很狂暴,而且似乎是在召唤和等待着他的配合,在不断蓄积。

    这是一种难言的默契,林意在铠甲内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双足猛然发力。

    森冷的金属靴底带着真元流淌产生的辉光,如重锤狠狠的砸在他脚下污秽的石板地上。

    一条条蛛网般的裂纹在石板上生成的刹那,他的整个人已经拔地而起。

    所有人的呼吸都彻底停顿。

    即便是背对着林意和白月露的方云海都微微一僵。

    很少有真元重铠会用腾空的战斗方式,即便有着真元力量的加持,也无法让沉重的真元重铠拥有可观的速度,然而此时林意的身躯却像被狂风卷起的落叶,在狂风的包裹中,以惊人的速度掠向那名青衫修行者。

    青衫修行者自然不想和一尊真元重铠正面相斗,更何况这尊真元重铠在此时爆发出来的力量让他觉得无法理喻。

    “走!”

    他对着方云海一声厉喝的同时,他的整个身体也如同水面上飞起的大鸟一些,斜斜的往身后的院落中飞去,与此同时,他的手指连动,急召回自己的飞剑。

    然而林意根本就不想和他有什么纠缠,他只需要这人的飞剑无法再对他和白月露形成有效的袭扰,在这一刹那,林意的感知已经锁死了后方飞绕回来的飞剑。

    他出刀,朝着那柄飞剑斩去!

    他的刀光尽头距离那道飞剑有些距离,但他知道白月露一定会想办法帮自己补足。

    当他出刀的刹那,白月露便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

    她柔和的保持着自己的真元对林意身上重铠的输出,与此同时,她的身影却也如同鬼魅般动了起来。

    当林意挥刀斩去之时,她出现在了林意的身体下方。

    她微微蹲身,用肩往上一扛,将林意的身体朝着那柄飞剑扛去。

    林意感知着这股力量,他眼眸明亮,一刀斩出,感觉比平时练刀时还要顺畅。

    青衫修行者脸色骤变,他疯狂的调集体内真元,想要瞬间改变那柄飞剑的去势,令之飞向高空,然而那一道刀光却是比他快出许多,当的一声,他的身体一震,身体里疯狂涌动的真元剧烈震动,将他体内的经络瞬间扯不少伤口。

    他那一道飞剑已然失控,颓然飞至不知何处。

    林意还未落地,白月露已经微微蹲身,她的双手已经握住了他的脚踝,在下一刹那,她暴烈的发力,竟是将林意朝着方云海的方位甩了过去。

    在所有人此时眼中的画面里,她这一甩的力量极为有限,甚至破坏了林意的平衡,林意在空中的身影就像是被猛然砍倒的木头往前栽去。

    然而唯有林意才知道她的双手借着握住她脚踝的一刹那,她的双手之中喷涌了多少真元到他的铠内。

    在许多人震惊的目光里,他在将要摔倒在地的刹那,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平衡,在接下来一刹那,绝大多数人都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他的身体已经再次往前破空飞去。

    “神念境?”

    看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砸来的真元重铠,方云海的面容变得苍白起来。

    在他的感知里,此时这尊真元重铠迸发出来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承天境修行者的极限。

    “不要活口!杀了!”

    那名刚刚失去飞剑的青衫修行者面色再变,毫不犹豫的发出了一声厉喝。

    这名医官是陈尽如和洪景交易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先前所做一切布置,都是要将这名医官生擒,带到洪景的身边,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名医官知道了他们是陈家的人,甚至知道了他们和洪景的交易!

    要杀萧宏,绝对不是陈家一家的意思,事实上陈尽如一直是最保守,直到洪景这样的人出现之后,他才决定借这北魏魔宗的得意门生之手刺杀萧宏。

    但可以肯定的是,若是走漏了消息,那这件事引起的后果,却一定是陈尽如来承担。

    那些一开始便主张用这种激烈手段来阻止萧宏领军的权贵,会将自己和这件事情撇得干干净净。

    陈尽如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陈家也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这名青衫修行者跟随陈尽如多年,他也知道即便是陈尽如在这里指挥,也一定会和他下同样的命令。

    他宁愿这名医官死在这里,和洪景的交易无法完成,他也绝对不容易这名医官落在另外一股不知名势力的手中,甚至哪怕是和这股势力有所接触,说出一开始对他们叫出的话语。

    对于他而言,此时这两具真元重铠背后的势力不管来自南朝,或是来自北魏,都是绝对可怕。

    因为不管是萧家或是魔宗知道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借此搅起难以想象的风雨。

    ......

    方云海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名青衫修行者心中极为复杂的情绪,他只是明白即便是整个朱山小煤窑的所有修行者加起来,对于陈家或是萧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都属于随时可以碾死的蚂蚁。

    所以听到这样的喝声,他完全没有思索,只是忠实的执行。

    嗤的一声裂响。

    他以手为刀,整只手燃起猩红的焰光,狠狠刺向前方已经颓然坐倒在地的王显瑞的心脉。

    王显瑞知道了即将发生的是什么事情,他如同垂死的野兽般嚎叫起来,体内残存的力量尽数涌向自己的双手,当方云海的手掌刺穿他的肌肤时,他的双拳也狠狠砸在了对方的胸口。

    他的心脉处和方云海的胸口同时发出如击重革的沉闷巨响!

    方云海的胸口又传来剧烈的痛楚感,他再次感到那种古怪力道的侵袭,明明在境界上有着巨大的差距,但是王显瑞的力量依旧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而且让他的真元莫名的在消融。

    他听到了胸口传来的轻微骨裂声,强大的冲击力让他的手指无法深入,无法直接刺穿和焚毁对方的心脏,但有着先前交手的经验,这种结果却依旧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他被往后震退,手指沾染着王显瑞的鲜血,从破碎的血肉之中退出的刹那,他的数根手指之间凝聚着的劲气也炸了开来。

    数团暴戾的气团在王显瑞的心脉处炸开!

    林意已经落在了方云海的身后,他手中的刀极为坚决的朝着方云海斩了过去,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致。

    另外一具如影随形般紧跟着林意的真元重铠内,白月露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没有想到这样的变化,但是那名青衫修行者一瞬间做出的决定,让她更可以肯定这名医官的身上必定有着极为惊人的秘密,这种秘密,使得陈家根本不敢冒任何一丝险。

    她希望这名医官还能够活下来,如果有可能,她也会尽一切努力,不惜任何的代价来医治这名医官,只是心脉被这样的力量撕扯炸裂,还能够活得下来么?

    她的手足有些冰冷。

    ......

    神念毕竟是神念。

    方云海往后震退,就像是自己用背去撞向了林意的一刀,但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却依旧及时的做出了反应。

    他的左手衣袖如同一条流云卷了起来,大量的真元卷吸着空气,就像是一个大浪夹杂着许多巨石,直接轰在了林意斩来的这一刀上。

    当的一声爆响。

    如同两口巨钟相撞。

    劲气四射,落地嗤嗤有声。

    两个人身体微晃,都是一步未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