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意看的书很杂,哪怕是诸多修行宗门认定歪理邪说的一些杂谈笔记他都看得很多,但在他接触过的所有论述修行道理和修行者故事的书里,却都没有提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最为关键在于,他感觉到丹田元宫里生成的这种东西对他此时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在他的感知里,现在他的体内有两股气机在不断的吞噬着他的生机。

    一种便是他融于血脉之中的丹汞,一种便是他丹田元宫之中生成的这东西。

    和丹汞不同的是,丹汞只是毒物,经过之处便是死寂,杀伤血肉,但他丹田元宫之中生成的这东西,却是如同某种活物,在悄然的汲取着他的元气,然后不断生长。

    林意知道有些牛、马、狗的肝、胆、胃之中也会生出异物,这些异物被一些药师称为牛黄、马宝、狗宝等,在某些丹方里,这些异物都是灵药,按照他的所知,他觉得自己目前身体这状况,简直有些像这些牛、狗、马结出牛黄、马宝、狗宝差不多,都是异常的病变,一些气血的异常和内脏不同寻常的转化导致。

    修行者的修行讲究的是身无杂质,返归先天,最好便是身体用天地灵气洗伐得如同洁净至极的宝玉,不染纤尘,尤其许多血脉深处归回刚刚出生,不沾任何世间污秽的那种状态。

    按照修行者世界的所有这种道理来看,他现在这种状态,便是真的是杂质堆积成怪,是极其不妙。

    ......

    看着他双目神光内敛,目光不断闪动,白月露就知道他还在感知自己体内的状况,她便先不管林意,仔细查看王显瑞的伤势。

    “真是两个怪物。”

    她的心中不由得响起这样的声音。

    林意的身体当然有很大问题,这问题显而易见应该来自林意的功法,但这王显瑞也是一样。

    按照常理,林意被谢无名数股真元刺入体内,此时不死也应该昏迷不醒,生命垂危,而这名南朝医官心脉都遭受重创,更是应该直接死去。

    然而这名医官虽然此时气息微弱到了极点,甚至连呼吸都若有若无,但是身上所有的伤口却是都已经结痂。

    包括他心脉处的那些伤口,此时都被黑色的血痂所覆盖。

    她很少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但此时面对这名医官的伤势,她却是真的束手无策。

    她虽然很多方面都像极了元燕,但在药理方面她却并没有元燕的天赋,现在能够让这名医官还活着的真正原因,只是这名医官自己的身体,而并非是任何外来的药物。

    哪怕现在这名医官吊着的一口气说不定随时都会断掉,但这不是她能力所及的事情,她根本不敢用药,甚至不敢度入一分真元去推测他此刻的身体到底在发生着什么,是恶化,还是如同冬眠般在缓缓修复自己的伤势。

    “我们需要一名医官,或者更严格而言,我们需要一名很厉害的药师。”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敏锐的嗅到这名医官血液中一些独特的,如同药气的味道,她便明白这名医官的异处应该和对自己用药有关。

    “医官,药师?”林意微微一怔,顿时想到黄秋棠,道:“回铁策军就有。”

    白月露眉头微蹙,“是很厉害的那种,并非泛泛之流?”

    “当然。”林意很确定的点头。

    若是药谷圣手黄秋棠这样的人物都不算顶尖的药师,那世上还有谁算得上。

    白月露的眉头松开,然后又缓缓挑了起来。

    “我也特别欣赏你这种神通广大的朋友。”她看着林意,也认真的回了这样一句。

    在林意看来,有了她的助力,他做任何事情都似乎变得顺水推舟,有些想来就很麻烦的事情,却都不需要他去考虑。但林意对她而言,却也是让她有这种感觉。

    若是平时,林意或许有心情和她开上几句玩笑,但是胸口不断传来的割裂痛意和丹田元宫里那种寄生般的气机,却让他丝毫没有这样的心情。

    此时的白月露其实也并没有心情开玩笑。

    因为林意已经开始卸除胸甲。

    胸甲内里糊满了鲜血,将凝未凝,当这胸甲卸除下来时,带着衣衫的碎屑,牵扯出长长的血丝。

    只是她已经很自然的将这样血腥的画面忽略,她看到破碎的衣衫下,林意的伤口也已经结痂。

    她毫不掩饰的深吸了一口气。

    是纯正的鲜血味道,并没有任何药物的气息。

    林意伤口结出的血痂也是红色,和那名医官截然不同,只是这样的伤口收敛和复原速度,也实在太快了一些,若是那名医官还可以用常年用药改变了自己的体质来解释,那林意这种惊人的复原能力,便更加不合道理。

    “早知道最终还是要和一名这样的神念境修行者殊死一搏,无法按我们设想的完美隐匿我们的真正手段,我便应该将天辟宝衣穿着,便不用忌惮天辟宝衣会暴露我的身份。”

    伤口也不是林意关注的重点,他心情沉重的看了一眼躺倒在一边的谢无名,然后又沉默了片刻,道:“我的修行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白月露眉头又微微的蹙起,但是她并未马上接话,因为她看得出林意是在想怎么说。

    “你有没有听说过任何一门功法,任何一名修行者,在修行的过程里,他的丹田元宫之中生出东西,不断的汲取着他的气血和真元,那样东西如同活物,在汲取养分生长...”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说道。

    白月露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那是十月怀胎,孕育生命。”

    林意真的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脸色难看的郑重说道:“这现在就是我的问题。”

    白月露也没有笑,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缓缓道:“你的意思是,你的丹田元宫里面,就像十月怀胎一样,有东西在生长?”

    “很古怪。”林意心中尽是负面情绪,他看着白月露,认真道:“先前我在修行之中便感觉到有些不对,直至今日和谢无名交手,我猜真正感知出来,它不止汲取我体内的元气,还汲取外来的真元...我能不受重创,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冲入我体内的真元很快瓦解,而且被它迅速吞噬。”

    白月露沉默下来。

    只是通过这样的只字片语,她便知道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可以试试?”

    她想了想,然后抬头看着林意问道。

    林意决定和她说,便是因为她涉猎的修行手段极广,想要看看她是否能看出些什么端倪,而且他其实自己也很想知道,丹田元宫里的这种东西继续成长下去,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白月露伸出了一根手指,落在林意的身上。

    一股柔和而坚定的真元缓缓的渗入林意的血肉之中。

    毫无意外,她这股真元在和林意的血肉接触的刹那,便迅速消解,只是在消解的同时,林意很清晰的感知到有独特的气流生成,然后被丹田元宫里那股气机吞噬。

    “怎么会这样?”

    白月露的脸色也彻底凝重起来。

    她根本无法感知到林意体内气机的变化,更不用说感知林意丹田元宫内的变化,因为她落入林意体内的真元,在她的感知里真的如同被一头荒兽一口吞掉,然后直接和她失去联系。

    砰的一声闷震!

    她并未提前告知林意,直接一掌拍在了林意的胸腹之间。

    这是一种更加暴力的手段,她在这一刹那涌出掌指之间的真元也是数倍于方才之多。

    林意一声闷哼,往后退了一步,但她的手掌却是如影随形,依旧牢牢的按在他的胸腹血肉之上。

    在下一刹那,她的手掌才如同慢动作一般,缓缓收回。

    “我感知不到。”

    “太过细微。”

    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连说了两句之后,她的语速才慢了下来,才接着慢慢说道,“我的感知不够强大,即便如此,也只是感知到自己的真元迅速消解在你的血肉之间,但却感知不到你丹田元宫里的任何变化。”

    “或许原道人可以。”她说完了那些话之后,才又马上补充了一句。

    “先前我感觉有些问题时,便已经问过了他,但是他也感知不到我丹田元宫里的那股气机变化。”林意沉重的轻声道:“现在我这股气机已经十分明显,便不知道他能否做出解答。”

    白月露直视着他的眼睛,然后道:“关键在于,你修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

    “你的体内不存在真元,似乎也不依赖于天地灵气修行,但你的食量比一般人大出许多,而且你平时吃的东西应该和我们正常修行者修行所需反而相冲。”

    白月露说出了这些话,她的面容反而平静下来,“你的肉身力量早已突破了那些没有真元的武者的极限,而且你的自愈能力都如此惊人...你所修的功法,应该不只是炼体,而是和北魏的魔宗大人一样,是修着和世间所有修行者截然不同的功法。”

    林意沉默下来。

    “每个人的秘密终有解开的时候。”他沉默了许久的时间,一直等到身上的铠甲全部卸下,他才觉得轻松了起来,苦笑道。

    “是何修行传给你的功法?”白月露看了他一眼,道:“这不算什么秘密,在你和剑阁中人见面之后便直接令这些顽固到极点的人直接奉你为主,便可以猜测得出来。”

    “如果你就是这么想,那其实身为南天三圣的弟子,和身为大俱罗的弟子,也的确没有太大分别,反正都是惊世骇俗,反正都会引起别人的忌惮。”林意也直视着她的眼睛,也渐渐平静下来。

    齐珠玑之前始终不太相信这名来历成谜,却又似乎拥有着比他还要强大的力量的少女,但他在和她遇见之后,便第一时间选择相信她是友非敌。

    因为他总觉得这名少女的眼睛里有和其余所有人都不同的东西。

    她似乎在意的,并不是自己。

    齐珠玑也一直认为,他和林意之间需要一个重大的事件达到真正可以互相信赖,那现在,林意便觉得,自己告知她大俱罗,便是他和她之间足够重大的事件。

    要知人心,便要尽早。

    其实他的性情决定了他的行事便和绝大多数人不同,哪怕他明知吴姑织是好意,但吴姑织让他瞒住所有人,不让人知道他和沈约和何修行有过那样接触的做法,也并非是他喜欢的做法。

    他尊敬这名对他很好的南天院教习,就如他信任白月露一样,他也觉得这名南天院女教习很特别,很值得信任。

    所以他尊敬她的告诫,就连陈宝菀和萧淑霏都未提及他和沈约、何修行之间的事情。

    只是按照他喜欢的做法,他是会告诉陈宝菀和萧淑霏的,他觉得这些真正能帮助他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应该也会对他的修行有很大帮助。

    他一直未说,最大的原因还是担心书信传播途中有走漏消息的风险。

    现在他只是想了片刻的时间,便决定将大俱罗三字在白月露面前出口,这便是他的性情,所以他出口之后,便觉得轻松。

    “大俱罗?”

    白月露奇怪的看着林意,她是真正的没有听过这三个字,“什么意思?”

    “......”

    林意的眼神顿时很无奈,“看来你虽然厉害的修行典籍应该看了很多,但一些杂书笔记肯定看得不多。”

    白月露反问道:“厉害的修行典籍都来不及看,为什么要去看鬼神乱力的杂书笔记?”

    “你这么说很容易让人无言以对。就像是有个杂谈里讲过的故事,某朝有个皇子听说某年饥荒,没有足够黍米饿死不少人,他便十分惊讶,黍米不够吃,那可以吃白面,可以吃肉吃蜂蜜水啊。”林意有些无语的接着道:“但我的经历却足以印证,一些非正统的,并非修行者世界主流的东西,往往便记录在这些杂书笔记里。”

    “大俱罗曾是一个肉身成圣而无敌的修行者....”林意原原本本,将自己当年在建康城里面对灵荒而想破脑袋,因为发现大俱罗的相关记载而最终修行大俱罗之法的经过对着白月露说了一遍,连在藏书楼里遇见沈约,他都没有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