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色如水。

    继位大典之后,本来还有宴会歌舞。

    只是出了武国使者这一档子事,幽山府危在旦夕,那些势力之主哪个还有这心思,要么告辞离开,要么等着方元发号施令。

    “府主大人!”

    方元矗立高台,身后大氅猎猎作响。

    张庆丰来到他身后,恭敬禀报:“离开府城的世家、宗派,已经全数记录下来!”

    “很好,等会我布置过后,就命牛顶天立即带着精锐府兵,杀鸡儆猴去吧!”

    方元摸了摸下巴,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色。

    他这次暴露部分实力,武国会如何反应?

    ‘围杀刘衍,哪怕是武国,也必然要付出代价,此时我略微展露强势,更会惊疑不定,调查一番,能争取到一点时间。’

    ‘这些时间,或许重新募兵练兵大为不足,但清洗全府,将反叛世家与宗门尽数夷灭,却是足够了!’

    大堂。

    烛火通明,将四周照得纤尘毕现。

    四周铜柱内藏了冰块,沿着管道,散发丝丝冷意,但厅内众人依旧心头燥热难安。

    无论哪个,面对武国这个庞然大物,终究不会多么安心的。

    “府主升座!”

    伴随着一声高唱,整个厅堂之内立即肃静下来。

    方元端坐金色的九龙椅,一个个看了过去。

    底下,牛顶天、张庆丰、以及玉新楼、张生等自己的心腹俱在。

    见到他过来,原本惴惴不安的众人都仿佛找到了主心骨,静静听着府主吩咐。

    “张庆丰,将情况说说!”

    方元面色无悲无喜,一摆手。

    “诺!”

    张庆丰出列,先向方元行礼,旋即看向四周:“我接线报,在武国边境,的确有着大军集结,数目不下十万!并且,虽然夏阳府残破,但清泉府兰笑生,以及夏国王都方向,似也有大军调动,不排除数面夹攻我们的可能!我方最终面对的大军数目,可能是二十万往上!”

    这话一说,厅内众人顿时倒吸冷气。

    “我方情况如何?”

    方元却是不以为意,继续问着。

    “纵然已经命六郡郡兵集中,再加上夏阳府的残兵汇聚,此时我方也只有三万人,并且……多为新兵,训练不足!”

    张庆丰说着,心里便有些苦涩。

    在高级战力上,幽山府接连损失元力境高手,本来就落于绝对下风,现在连普通军势都是如此。

    这情形,已经不是败局、危局那么简单,而是无可挽救之局!

    “很好!我现在以幽山府主之身份,颁布第一令!”

    听着这种种坏消息,方元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命还忠于我幽山府的世家、门派,临近边界者,立即开始坚壁清野,向府城集中!”

    “与此同时,牛顶天率幽山府兵出动,按照之前名单,清洗全府!”

    “如此双管其下,我要最后保证,敌人在我方领土上,无法得到一粒粮食、无法拉一人为丁!”

    ……

    这一条条说下来,底下众人面色连变。

    “大人……”

    张庆丰出列道:“敌人太占优势,此策纵然能争取点时间,到最后只怕也无济于事……不若一城城誓死而守,必要整个幽山府变成武国的一滩泥沼!”

    “你忠心可嘉!”

    方元略微颌首:“不过本府自有打算,预备毕其功于一役,你不必多言,退下吧!”

    张庆丰退后,神情有些郁闷,忽然惊觉。

    这位府主大人才不过二十岁,已经在武功与灵术上投下如此多精力,难道在其它方面还能一样天才?

    他就见过不少武道天才,一旦去做其它事情,立即弄得一塌糊涂,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忧虑。

    “遵命!”

    这边,牛顶天接了领兵令符,却是大声应答,神情振奋:“俺老牛早就想教训那帮墙头草了!此次必要他们知晓俺的厉害!”

    看他这模样,明显是要将夏阳府的满腹邪火都宣泄在这些叛乱家族之上,出手不说手下留情,八成还要斩草除根。

    “至于项都统,你暂时安心养伤,预备未来大战!”

    方元和颜悦色,又安慰了包着绷带的项子龙几句。

    这两人便是他此时手下的最高战力了。

    “愿为府主效力,为老府主报仇!”

    项子龙用还能活动的一只手行礼:“但有驱使,项子龙无有不从!”

    “很好,有着你等同心协力,本府做何事不可成?”

    方元仰天大笑,旋即又一一吩咐下去:“玉新楼,你去为我收集几物,数量越大越好,至于张生,你辛苦一趟,前往夏国国都与清泉府,为我送两封信!”

    “诺!”

    “遵命!”

    玉新楼与张生接连应命,项子龙却是若有所思地道:“府主的意思,是与夏国暂缓关系?”

    他冒然插口,张庆丰顿时心里不悦,玉新楼几个更是怒目而视,碍于他元力境界的身份,暂时忍了。

    “这个自然,毕竟幽山府已经被割给武国,刘衍前府主也已经身死,他们有何理由继续与我们为敌?”

    方元摇摇头:“纵然碍于武国压迫或协议,出兵相助,也必然只是做个样子罢了,命附近郡县加强防范,当可拖延一段时日,让我们全力与武国决出胜负!”

    “府主英明!”

    项子龙眼中异色一闪,似心悦臣服地退了下去。

    ……

    七月底,牛顶天在幽山府大开杀戒,将叛乱世家、宗门杀得人头滚滚。

    此时武国鞭长莫及,牛顶天以武宗修为,辅以大军,当真无人能敌。

    除了那些见势不妙,早早逃出幽山府的世家,其余竟然无一幸免。

    旋即,浩浩荡荡的搬迁便同样开始。

    这两事虽然做得凌厉果决,但与此同时,倒行逆施、昏聩暴虐等等的评语,也毫不客气地落在了方元这个新任府主的头上。

    武国大营。

    武国军士扎营极有章法,横平竖直,旗号鲜明,各营间有着门禁,壕沟,连火头军都是各自为政,要下毒、骚扰都不可行。

    而此军士卒也是一个个精壮结实,生龙活虎,脸上带着杀气。

    武国首重军功,国君独揽大权,又设立二十等军爵,士卒以军功获赏,或金银女子、或田土免税,乃至武功秘笈,应有尽有,因此士卒闻战则喜,每战必先,军力冠绝附近诸国,唯有草原之上,元国的骑军才堪与争锋。

    “国师大人!”

    一间巨大的营帐之内,地面上铺了上好的金色羊毛毯,被毫不客气地踩踏,四周点着香炉,青烟袅袅,带着道意。

    武无道盘膝而坐,豁然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玄生道人。

    “你的六道魂眼,乃我武国三大奇术之首,竟然被直接毁了?”

    望着那黑黝黝的眼洞,武无道也是一阵心悸。

    “那新任的幽山府主,绝非常人,乃是我武国的大敌!”

    玄生道人冷冷道:“具体修为如何且不论,但神元之强,简直骇人听闻,老道这双招子瞎得不冤!”

    “听闻此子似才刚刚二十?果然天纵奇才,未来通元可期!”

    武无道幽幽一叹:“先有刘衍,后有方元,此等英豪,为何不生于我武国王室?唉……上天待我武国何其薄,而对夏何其厚也!”

    “天赐不取,反受其咎!”

    玄生老道却是冷冷道:“夏国衰微,有人才而无法用,乃是祸起萧墙的根源!此次良机,便是天送与吾国的!”

    “说的不错!”

    武无道鼓掌大笑,脸上突然浮现出一阵殷红,脸色一变,掏出枚丹药吞入腹中。

    这丹药通体雪白,存于墨玉瓶中,倒出之后,整个营帐内都似有着寒风拂过,气温骤降数分。

    “玄冰丹?国师大人伤势如何?”

    玄生老道眉头一皱,空洞的眼眶看向武无道。

    “那刘衍的丹火着实厉害,纵然有着这玄冰丹之助,恐怕也需要半月时间,才能压制伤势!”

    武无道声音低沉:“我已传信国内,命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弟,以及飞龙大将军前来支援!”

    “如此,幽山府无忧矣!”

    玄生老道点点头,似乎颇为满意的样子。

    国师大人乃是聚元境巅峰的灵士,尤其善于传道授业,门下有弟子三百,其中两人突破了元力境界。

    而飞龙大将军,更是武国之内成名已久的高手,百战百胜,用兵如神,本身武道修为也是通天彻地,曾经接下车轮战,一人击败了三位武宗!乃是武国除了国师之外的第二人!

    有着这些高端武力支持,幽山府表面上只有三位元力境,必输无疑!

    “并且……”

    玄生老道目光诡秘,突然上前几步:“老道这里还有一策,足以令我等把握更大数分,十拿九稳!”

    “嗯?你说!”

    武无道眉头一掀。

    “实不相瞒,在幽山府之中,老道安排了不少奸细,此次虽然损伤惨遭,但最大那个却是安然无恙!”

    玄生老道说道:“据他所传消息,那幽山府主修为虽高,却不通兵事,太过天真,准备毕其功于一役,我们不妨将计就计!这一仗虽然必胜,也要赢得干净利落,震慑诸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