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  黑鹏子乃是走老了路线的梦师,知晓一路天险,乃至大乾空灵兵巡逻线路,一一避开。

    而黑鹏兽也是空中霸主,气息略微外露,一般的猛禽就要屁滚尿流,不敢来找麻烦。

    方元与柳梦眉做了场戏之后,旋即就保持着深居简出的状态,倒也过了一段悠闲的日子,打磨梦境,甚至还交了两三个朋友。

    不知不觉中,一月时间过去,客栈上的梦师也是渐渐稀少,在沿途散去。

    到了最后,客栈内便只剩方元,柳梦眉等寥寥几个,坚持到了终点。

    “好了,此是中州边界,再过去,空中的巡逻兵就更加密集,连我也不能尽数避开……”

    毕竟中州乃是大乾皇室的老巢所在,戒备森严,与别州不同。

    更不用说,再过去就是玉京,大能众多,黑鹏子当然不会傻到去那里送死,能到边界,就已经是冒了风险了。

    “多谢!”

    方元几个自然也知晓,直接拱手为礼,下了黑鹏兽。

    柳梦眉同样带着侍女离开,临走前瞥了他一眼,那种略微吃了小亏,又有些不甘的神态,简直是活灵活现,任凭谁也想不到她早已倾心此人。

    “哈哈……方兄可要小心,圣莲教的妖女,可是很磨人的呢!”

    旁边一名梦师见了,就不由打趣。

    他身材低矮肥胖,好似一个圆球,穿着绣了金钱的锦袍,充满了一种暴发户的气息,其貌不扬,身边却跟着八名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的侍妾,甚至有着武宗灵士在内,自称‘钱宽’!乃是中州一个小势力金钱山庄的幕后主使,修为也不错,到了虚圣三重。

    “我只求她们不要再惦记我,那就谢天谢地了!”

    方元做出苦恼状。

    “贤弟英姿勃发,天纵奇才,只是身边太过清苦了一点……怎么样?老哥哥之前的承诺还有效的,这些侍妾,你看上哪个,便取哪个,如何?”

    钱宽哈哈大笑,身后的两三个侍妾面色不变,有几个低下头,霞飞双颊,略显羞涩,最后几个却是故意抛了个火辣辣的媚眼过来,颇为挑逗。

    “这……我还是消受不起,只能谢过老哥哥你一番美意了!”

    虽然知道在梦师之中,互相赠送奴仆姬妾都是寻常,但方元又怎么肯接受这等来历不明之人?当即婉拒了,飘然而走。

    黑鹏子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直到最后一个旅客走了,这才叹着:“潇洒从容,世所不羁……当真是好久没有看到如此有潜力的新人了,就是不知将来到底能走到哪步,不过……这与我又有何关系呢?去休!去休!”

    他跃上黑鹏兽之背,这兽顿时嘶鸣一声,决云气,负清天,扶摇直上,刹那间消失了踪影。

    ……

    “到底是中州,世界中心,就连天地元气,都似乎浓郁了不少……”

    漫步在山林间,方元忽然一叹。

    在他感觉之中,这中州的天地元气浓度,起码超过沙州五成,这就很恐怖了,普通人住在这里,能延年益寿,并且作物大收,各种修炼者也容易突破,真正是精华所在,又因为帝都的集聚效应,商业繁荣,人口滋长,一州就抵得上寻常五州!

    “当然,中州朝廷控制空前严密,想要像之前那般冒籍什么的,就不可行了……”

    之前是山高皇帝远,现在可就是天子脚下!重兵云集,强者如雨,大能不计其数!

    哪怕黑鹏子这个四重虚圣,都要夹着尾巴做人,方元当然不会觉得自己有着什么能自傲之处。

    “天母山!”

    这时打开任务一起的地图,顿时就见到了一条线路:“嗯……此山在中州西北,距离玉京只有百里,或者说……这就是五大盟梦师的极限了!”

    此时的他,当然知晓这天母山,就是梦师势力在中州安插的一枚钉子。

    由此可见,在那里坐镇的梦师,也必然非同寻常。

    要在群狼环视之下,仍旧维持住基业,虚圣七重是最起码的要求。

    “或许还要更高……乃至显圣?”

    方元眸子中放出精光来。

    ……

    七日之后,方元来到天母山脚,巍峨的巨山已经在望。

    有些出乎他预料的是,这里并非什么绝地险地,反而在山下,就有一个大城,人来人往,百货流通,很是热闹。

    “天母山主人……我怎么知道祂在哪里呢?”

    城门口有着士卒巡逻,方元如果要用点手段,当然可以进去,不过这就没有多少必要了。

    他绕过大城,直接向天母山进发。

    想必,以对方的大能,只要自己踏入天母山范围之内,应当会有所感应才对。

    山木葱茏,鸟鸣蝉叫。

    这天母山植被茂密,元气充沛,倒是一处上佳的地气汇聚之地。

    当然,更加令方元动容的,还是此地已经有了梦师的踪迹,在他一踏入山界之时,就发觉了。

    “出来吧!”

    又往前走了十余丈,方元叹息一声,看向某处:“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跟踪我?”

    哗啦!

    他话音一落,周围的场景顿时如同幕布一般,波涛起伏,一下散开,现出前面一个杀机暗藏的大阵。

    这阵法表面灵光闪闪,煞气冲天而起,哪怕方元,若陷入其中,也是麻烦非常。

    但现在,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我们虽然没有怨仇,但你既来此拜见天山老母,必是带了信物?踏入争夺,却是生死莫怨了!”

    从阴影当中,走出一名梦师,白眉黑发,生机勃勃,大概还不到五十岁,却已经有着虚圣的修为,在梦师当中,也算不错的资质了。

    “哦?愿闻其详!”

    方元心里一沉,隐约知道自己还是中了炼火长老的算计,似乎进入了某个漩涡之中。

    “难道你不知道?你身上没有信物?”

    这梦师也疑惑了。

    咻!

    但就在这刹那间,一道赤红色的剑气忽然爆发,快如电光火石,在虚空中一闪。

    “你……”

    他尖叫一声,周围虚空仿佛扭曲了下,剑气刺入土层,留下一个焦黑的洞孔。

    “梦阵师?或许还精通一点幻术?”

    方元大笑一声,瞬息间上前,截住了这名梦师想逃入大阵的路线,又一挥手,另外一道冰寒彻骨的幽蓝色剑气浮现:“去!”

    水火两仪,合力之下,这阵师顿时连连后退,又一掐诀:“疾!”

    咒法当中,他整个人周围都是一片扭曲,虚空带着透明之色,仿佛下一刹那就要消失。

    “呵呵……雕虫小技,给我破!!!”

    方元背后四条灵脉浮现,浑身肌肉隆起,忽然一声爆喝。

    七元之力爆发,再加上武宗特有的浓烈气血,周围的虚空顿时一震颤抖,幕布被撕开,现出这梦师惊慌失措的面孔。

    “你……想死想活?”

    这局面不比昨夜,并且说不定还有大能在暗中窥视,方元也不愿多出底牌,只是利用武功上前,一个飞踢,这梦师顿时狼狈倒地,火红色的长剑就抵在了脖子上。

    “主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直到方元制住这梦师的时候,才有几个人影从丛林中跑了出来,面色惊惶。

    “说吧……那信物有什么用?”

    方元手持火剑,直接逼问道。

    “你竟不知?”

    这梦师呆了一下,旋即整个人都要崩溃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争斗?”

    “废话太多!”

    方元一皱眉,火剑上赤光四溢,旁边的几名武宗都是如遭重击,连忙退开。

    “信物便是信物!进入长离洞天的凭证!”

    生死操于人手,这梦师立即竹筒倒豆子。

    “长离洞天?与信物有什么关系?还有,此山主人,天山老母,现在哪里?”

    方元再问。

    “没有关系,这长离洞天是我们五大势力联合探索发现的,凭证也是五大势力发放,据说有着此凭证,在天山老母的协助之下,便可进入长离洞天之中,那长离可是传说中的显圣,哪怕已经陨落,遗泽也足够我们这些新人享用不尽了……”

    这梦师在死亡胁迫下,讲得飞快。

    “原来如此,你没有信物,于是就想抢我的,这性格……”

    方元摇了摇头,最后一问:“天山老母身在何处?”

    “这个……小人实在不知!”

    “既然不知,要你何用?”

    方元脸上闪过一丝杀机,对于任何敢对自己心怀不轨者,他必然不会轻易放过。

    火剑一动,就要落下。

    蓬!

    这时,周围土层一震,一根青色的藤蔓就浮现出来,挡在这梦师之前。

    叮!

    火克木,但此时的离火之剑斩在青藤上,却只发出了一串清脆的声响,如冰玉交击。

    一个声音,随后传到了方元耳里:“老身门前,不想见血!”

    “原来是天山老母现身,晚辈有礼!”

    见得这位大佬出现,方元立即停手,向着虚空躬身一礼。

    “你的来意,我已知晓,可见你一面!”

    方元收起长剑,跟着藤蔓触须而走,来到一处山壁之前,青石嶙峋,浑然一体。

    但就在他到来之后,原本整体的崖壁顿时分开,现出了一条黑色的通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