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异界?”

    阿拉贡面露疑惑之色。

    “除了我们世界之外,还有其它的世界……”蒙德点点头:“就跟吟游诗人传唱的那样,地狱与天堂,未必不存在!”

    “所以……那位但丁大君,身体是恶魔,心灵却是一位天使么?”

    阿拉贡点点头。

    “这一切,也只是我们圣棺执掌者的祖先,从那位但丁大君听到的只言片语……”蒙德摇摇头:“据说,那位大君在陨落之前,从容地安排好了一切,仿佛祂还会归来一样!”

    “如果祂真的能够苏醒,应该也就是现在了吧?”

    阿拉贡看向圣棺,里面沉睡的恶魔却是跟普通猎魔人没有什么两样。

    “我不知道,这毕竟只是传说,因此我们只能选择等待。”

    蒙德缓缓合上圣棺。

    “圣水已经足够,随时可以支援前线……”

    阿拉贡握着圣杯:“当然,似乎我们还必须先将总部与圣山的混乱解决!”

    “圣山的转变,只是因为外力,等到它消散之后,自然有办法重新恢复过来……只是我们需要时间!”

    蒙德走出大厅:“是时候,去安抚其它的猎魔人了。”

    留守的高级猎魔人尽数出击,此时剩下的,就是一个个乳臭未干的学员,不论实力还是心理上,都欠缺太多了。

    好在,两位圣器执掌者,依旧有着足够的信心,能稳定局面。

    “安定人心之后,必须马上去给朗基努斯增援,虽然圣山的支援一时不能用,但大量的圣水,也勉强能增幅圣枪,驱逐恶魔。”

    只是,当两位圣器执掌者走出大厅的时候,顿时看到了令他们目眦欲裂的一幕。

    诸多守卫的猎魔人倒在血泊中,一头浑身燃烧着碧绿色火焰的恶魔,正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位执掌者,好久不见了!”

    “你是……‘堕落者’克里斯?”

    蒙德与阿拉贡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眸子里的惊讶:“你居然完成变成了恶魔?”

    “克里斯只是我曾经的名字,现在,我叫尤里克斯!”

    碧焰恶魔瞳孔中带着浓烈的恨意:“我从地狱而来,你们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了么?”

    “克里斯,你不要太过份了!”

    蒙德怒吼一声:“当初我们合议处死那女巫,是为了你好!”

    “她有自己的名字——瑟琳娜!也不是邪恶的术师!但是你们活活烧死了她!”

    尤里克斯身上的火焰一下旺盛起来:“正是从那天开始,我看穿了你们的一切,所谓的猎魔人总部,在很久之前就堕落了。我当时就发誓,即使成为恶魔,堕入地狱,也要向你们复仇!”

    “现在……我回来了!”

    尤里克斯上前一步,碧绿色的火焰一下扩张,最后甚至将整个大厅团团包围起来。

    “不管你是克里斯,还是尤里克斯,就凭你一个区区的恶魔,想颠覆我们整个总部么?”

    蒙德与阿拉贡对视一眼,身上绽放出强烈的圣光。

    即使圣杯与圣棺并非是专门的战斗圣器,但他们本身都是顶尖的封号猎魔人,即使塞里斯来了都要甘拜下风。

    “总部?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就是猎魔人的总部么?可笑!”

    尤里克斯舞动着由碧绿焰火构成的翅膀:“此时……这里是我的主场!”

    “即使如此,你也是太过大意了。”

    阿拉贡摇摇头。

    轰隆!

    在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从尤里克斯的身体上穿过,手里握着一颗不断跳动,溅射岩浆的心脏。

    “区区的一个恶魔,敢在我们圣器执掌者面前……嗯?”

    阿拉贡将手上的心脏一把捏碎,却诧异地看到诸多碧绿色的焰火飞溅。

    “忘了告诉你们……我的真名,在恶魔语中,是灵魂之火的意思!”

    尤里克斯微笑了起来,要害上的伤势瞬间恢复:“有着整个圣山与琴伦城的供应,你们觉得,需要耗费多少代价,才能杀了我?”

    “你是来故意拖延我们的,不好,朗基努斯!”

    蒙德面色一变,就要立即退开。

    “哈哈……现在才明白,已经太晚了!”

    尤里克斯大笑着,碧绿色的火焰仿佛化为了囚笼,一下就将两大圣器执掌者困锁进去。

    “大人?”

    此时,猎魔人们的救援才姗姗来迟。

    “不用管我们,立即去增援朗基努斯,圣枪……绝对不能有失!”阿拉贡高喊。

    就在这时。

    山下,一种熟悉的震动传来。

    奇异的是,尤里克斯感应到之后,立即大笑起来,而蒙德与阿拉贡却是面如死灰。

    ……

    琴伦城中。

    猎魔人与黑夜眷族间的誓死大战,也终于落下帷幕。

    在失去圣山的支援,以及心念崩溃后,猎魔人阵营遭到大败,一个又一个封号猎魔人陨落,被恶魔们的利爪撕碎了身体。

    即使是朗基努斯,在接连催动圣枪,击杀了七头恶魔之后,同样陷入了强弩之末。

    “正义!”

    他目中宛若燃烧着火焰,整根圣枪绽放出强烈的光芒,猛地捅入黑暗恶魔——安兹的胸口。

    噗!

    这头恶魔的形体瞬间炸开,化为了浓郁的阴影。

    “可惜……”

    知道这一下没有彻底灭亡对方的朗基努斯,不由面露一丝遗憾之色。

    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不允许再继续追击了。

    “桀桀!”

    旋即,混乱与邪恶两头恶魔上前,一个高举起朗基努斯的身体,另外一个却是握住了圣枪,即使双手冒出大量白烟,仍旧死抓着不放。

    “错误……必须得到纠正!”

    “黑暗……必将重临大地!”

    “繁衍之母……终会回归!”

    索隆高声喝着,双手用力,可怕的人体撕裂之声顿时响起。

    它长出数条手臂,仿佛五马分尸一般,将重伤的朗基努斯高高举起,蓦然撕成了碎片。

    “吼吼!”

    诸多恶魔一起狂吼,无形的力量仿佛汇聚在混乱恶魔科索莫身上,令这位恶魔咆哮着,手中传来一声脆响。

    砰!

    在朗基努斯陨落之后,朗基努斯之枪,这柄猎魔人中的第一圣器!不败的希望,终于一下断为两截,色泽尽数收敛,仿佛废铁一般。

    这一声,简直将猎魔人所有的希望打碎。

    在场的猎魔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面如死灰,要么怔怔不动,任凭宰杀,要么直接怪叫一声,逃离了现场。

    ……

    圣山。

    “圣器之间,都是有着相互感应的……它们也感觉到了,此时圣枪的毁灭么?”

    碧绿色的火焰化为尤里克斯的脸庞,猖狂大笑着。

    “朗基努斯……”

    两大圣器执掌者陷入沉默中,旋即开始了猛烈的突围。

    再不走,等到围攻朗基努斯的恶魔们包围过来,就真正来不及了!

    “你们,谁也走不了!”

    即将到来的恶魔增援,就是尤里克斯最好的依仗。

    此时,大量的黑夜眷族,也一下出现在猎魔人总部中,造成了更多的混乱。

    “分头走!”

    蒙德与阿拉贡对视一眼,从身上冒出强烈的圣光,向着两个方向突围。

    嗤嗤!

    能够灼烧灵魂的碧绿火焰,落在他们的圣光之上,发出嗤嗤的声响,两个圣器执掌者同时闷哼一声,显然极不好受。

    饶是如此,拼着灵魂受到灼伤,两人也是终于突破了火焰牢笼。

    “阿拉贡!”

    在这个时候,尤里克斯也做出了选择。

    它猛地收回了大量火焰,重点围困一人——圣杯执掌者,阿拉贡!

    无论如何,圣杯都是制造圣水的容器,一旦缺失,整个猎魔人公会就真的要无以为继。

    “死!”

    阿拉贡眉头一皱,一拳挥出,直接将尤里克斯洞穿。

    “没有用的……”

    只是,对方化为一团碧绿色的火焰,瞬息恢复如初,死死将阿拉贡纠缠在原处。

    终于,一道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中出现,蓦然投射而下。

    黑暗恶魔安兹,率先赶到了!

    见此,阿拉贡脸上不由泛起一丝绝望之色。

    “猎魔人……今日将从世间除名!”

    赶来的恶魔纷纷宣告着,旋即,整个圣山的猎魔人总部,立即遭到血洗。

    特别是阿拉贡,更是重点围攻对象。

    即使他仍旧勇猛无比,又有圣杯恢复精力与体力,但下场八成与朗基努斯一样,在击杀大量恶魔之后,被人海战术淹没。

    ……

    “恶魔破城,再破圣山?”

    高塔之上,方元披着隐形斗篷,仔细观察着一幕幕:“阿拉贡已经没救了,冒然开枪,只会暴露我自己,倒是蒙德这个圣棺执掌者……”

    通过阅读史书,他知道了不少猎魔人的隐秘。

    最关键的,就是欲望之主但丁,它的尸体,被储存在圣棺中这回事!

    “最强的恶魔大君么……”

    方元顿时有了主意,默默潜行过去。

    “圣枪已毁,圣杯看样子也难逃恶魔们的毒手……只希望阿拉贡下地狱的时候,能拉个恶魔铁三角一起,如果是两个的话就更好了……”

    前面,一波逃亡的人群顿时映入眼帘。

    以威格那一帮新入学员为主,还有一个封号猎魔人,似乎叫做特里斯,是一个年轻的天才。

    当然,这一切都不能吸引方元的注意。

    真正令他诧异的,却是那个隐藏在人群内的气息。

    “蒙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