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泽山,梦师联盟,我苍玄圣与你们不死不休!”

    玉京某处,一间巨大的密室之内,一名武宗看着手上的情报,失声咆哮着,手上的纸张一下化为齑粉,灰灰而去。

    便在这时,他脸上猛地一红,忽然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这血黑红色,染红一片洁白的墙面,如点点红梅。

    “玄圣大人?”

    门外,传来一声惊呼,一名梦师见此大骇,立即发出通知。

    没有多久,一名老者就走了进来。

    他形容清癯,身穿黑长褂,发丝纯银,精神却十分健擞,看了一眼墙壁,就是眉头一皱:“玄圣,你虽然逃脱重围,却也中了一记‘七情噬心诀’,不能妄动心念,须知喜怒哀乐惧,丝丝损神魂啊,就这一次,已经损了你十年的寿元!”

    这七情噬心诀,乃是邪圣门的大能所下,哪怕以朝廷之力,都无法解除。

    “我也知道……但人生在世,若不能快意恩仇,纵长命百岁又有何用?更何况,我修的还是武道!”

    武道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若是委曲求全,又怎么可能心念通达,修炼至真圣境界?

    苍玄圣深深吐息,面色一下平静下来,如古井无波:“你且说说,我还有多久的活路?”

    “咳咳……老朽不堪,怎能说天寿?”

    老者目露精光,一闪即逝:“但以你此时的体魄,若肯精心调养,不理外事,再加上药石之力,再活百年,不成丝毫问题。”

    “只是期间不能动怒,不能动情,更不能轻易与人动手!”

    苍玄圣惨淡一笑:“如此一来,又与死人何异?我还是求个痛快”

    他瞥向老者,语气忽然变得森冷:“对于皇家而言,养一个废物,也是没用的吧?左右我已经寻到传人,又将一身武道传承复录入皇家武库,再也没有了价值……”

    “咳咳……”

    老头首次神情微变:“玄圣你莫要多想,你对朝廷有功,我们会让你颐养天年……”

    “若是我不想呢!一个半残之人,还是发挥余热的好,省得到了最后,反而被你们厌恶……”

    苍玄圣却是十分清楚,这种承诺最不可信,或许一年两年还可,但在时光长河的冲刷之下,数十年一过,任凭什么天大的功劳与贡献,都要人走茶凉。

    并且,苟活一世,又有何乐趣可言?

    “发挥余热?你想做什么?”

    “你为皇家圣手,能起死人,肉白骨,若不计较日后,能压制这七情噬心诀多久?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朝廷能人众多,恐怕早就推演过这种情况了吧?”

    苍玄圣冷笑问着。

    “不错……邪圣门与朝廷纠缠良久,这种神通自然见识过,虽然没有破解之法,但有一味‘七绝地龙丸’,能以毒攻毒,保你七日之内,功行尽复,七情汇聚也是安然无恙,但七日一过,必死无疑,神仙难救!”

    老叟摸摸胡须,看来真的是早有成算:“这七日之内……你打算怎么复仇?朝廷与隐龙卫虽然会略微配合你,但主力都要镇守玉京,不会有着多少支援!”

    “我一个武道真圣,也不可能给五大盟带来多少损伤,但能杀一个是一个!”

    苍玄圣目光幽深:“五大势力,特别是白泽山在外的弟子,七重虚圣之下,并且天赋异禀的人,你们应当都有着记录吧?我要这些人的全部资料,还有此时所在的地点!我虽无法撼动这些个庞然大物,但杀其弟子,毁其几分元气,还是做得到的。”

    “善!”

    老叟悚然动容,又郑重一拜:“你放心,这些资料马上就会送来!”

    的确是马上。

    几乎就在片刻后,一名隐龙卫肃穆走入,捧着一个托盘。

    在托盘之上,赫然是一个玉瓶,半透明,隐约可见当中一丸漆黑如墨的丹药,旁边还有一叠情报。

    “此七绝地龙丸,用七味天下绝毒,配以地龙怨气而制,走的是以毒制情的路子,一旦服下,再无转圜余地。”

    老叟幽幽的声音传来:“还有这份资料,都是五大梦师势力中的顶尖天才,资质优异,修为大多四重虚圣之上,又不成大能,还在外游荡的……”

    大能出手,要对付这种天才,或许只是三招两式的事,能快速解决战斗,并且摧残未来潜力。

    “我明白,这次能多杀几人,就是大赚了!”

    苍玄圣面无表情,接过托盘。

    “这事一接,哪怕我们朝廷与隐龙卫,都不会承认你的,大人保重!”

    老头肃穆拱手,又深深行了一礼。

    猎杀对方天才弟子,这种事只能暗中做,连大乾朝廷都不能明目张胆。

    毕竟互相刷下限的话,今日它如此,明日五大盟必然十倍百倍地报复回来,但这次就是擦边球了。

    毕竟苍玄圣明面上是金顶宗之人,并且此宗已经灭亡了。

    为此疯狂一把,偷袭各个梦师天才,那也在情理之中。

    哪怕十倍报复,人家宗门都灭掉了,又有何用?

    “好!”

    苍玄圣拿起情报,略微扫了几眼,眼睛中就放出仇恨至极的目光来。

    ……

    “炼火长老这次还算识趣……”

    九绝山之内,方元弹了弹长袍,起身而立。

    平心而论,这个追加的任务,却是十分轻松。

    经过之前一役,朝廷的探马也没有再在九绝山活动,轻轻松松就完成了任务,只要等到盟中派来新人,完成交接,就可以回到金阳福地,继续蛰伏几年。

    只是,没找到机会灭杀了梦莲那女人,又有些可惜。

    “大人!”

    这时,一个界盟的梦师就匆匆求见,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五大盟梦界通讯,有一真圣武者正在四处猎杀天才梦师,白泽山、邪圣门、圣莲教都有人遭了毒手,还望我们小心应对!”

    “真圣?他怎么敢?”

    方元一下动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嗯,就算不论武道,以他短短时日就连破四重虚圣的进度,八成也可入对方眼了。

    “他当然敢!”

    界盟梦师苦笑一声:“此人名为苍玄圣,乃是金州金顶宗太上长老……他的山门刚刚被我们灭掉,满门上下,无一活口!”

    既然没有了可以要挟的对象,自然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方元登时无语:“见鬼……盟中高层布置也太过倏忽,居然漏了这么一条大鱼!”

    明知道对方是最后的疯狂,若还被撞到,却是倒血霉了。

    “可有抓到对方踪迹?”

    “没有,各位长老都已经加紧巡视,只是此人狡诈,一个真圣要彻底掩盖身形,除非面对面,否则极难发觉,并且日行数千里,难以确定落脚点!”

    那个梦师脸色难看,又瞥了方元一眼。

    “嗯……若要真正发挥所长,真圣武者,进入九绝山等几个险地的可能性很大……”

    方元顿时无语了:“吩咐下去,加强戒备!”

    “遵命!”

    这梦师立即行礼退出,加倍的小心,显然是生怕方元心情不好,拿他出气。

    “真是……”

    方元见着这一幕,更加郁闷:“我是这么喜欢迁怒的人么?再说……其它的天才人人自危,我却不一定,若能见他一面,论道高下,却也不错。”

    此时九转玄功陷入瓶颈,或许就需要这样一个契机,才能突破。

    ……

    很快,三日时间一晃即逝,几个接手的梦师也到来,与方元完成了交接。

    奈何他苦苦等待的那位真圣大高手,却是毫无踪影。

    看着其它梦师,诸如黄龙、陆玄之、梦莲几个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方元心里更郁闷了:“莫非那苍玄圣已经被大能抓住宰了,否则九绝山形胜之地,占尽地利,居然还不来?”

    若是让其它天才梦师知道了方元心里的想法,必然十分之无语。

    他们生怕那煞星找上门来,却还有人如此期待的,当真是不怕死到了极点。

    “好了,交接已毕,诸位大人走好!”

    为首的梦师修为不高,只有四重左右,面对方元是满脸的笑容,带着一点讨好。

    毕竟撑过这段时间之后,节点上的布置就可以自行运转,轻易毁灭不得,因此只需要派遣很少的一点人手,偶尔查看一下就行了。

    “善!”

    拿到了任务证明,剩下的梦师也没有久待的意思,都是归心似箭,恨不得离开这个眼中的地狱。

    “如此福地……埋没了当真可惜!”

    方元随着大流,心里却在默默思考着。

    或许,回去再种几年田之后,就要谋划九绝山的位置。

    此地对于他而言,就是一处上佳的福地,特别是在天下即将大乱之际,当真是安身立命的最佳场所。

    有着他坐镇,一行梦师在九绝山中畅通无阻,转眼间就到了一处豁口。

    “好了,出了这里,便走出九绝山地界,诸位分道扬镳,各不远送了!”

    方元一挥手,忽然神念一动,嘴角就带着玩味的笑意。

    “大人请便!”

    陆玄之、黄龙等人行礼,梦莲却是在心里暗自冷笑:‘爬得越快,摔得越惨,我们当然要马上离开,离你这颗灾星原点,万一惹到真圣杀戮,可不是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