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曹秋抱着古剑,眼睛忽然瞥向台下。

    他眸子宛若星辰,奇光大放,但凡与他对视者,皆是双目剧痛,几乎要留下泪来,纷纷低垂下头。

    “不知尊驾乃是何人?与此位黑冢壮士又有何关系?”

    曹秋目光炯炯,望向方元。

    他舍剑之外,再无他物,早已晋入剑心通明的至境,比之以剑入道的大夫玖不知道高明多少,心灵之力敏锐无比,竟然似乎察觉了方元刚刚的传音。

    “在下介,见过曹子,这位黑冢,正是不才的家奴,贻笑大方了!”

    方元淡笑回答。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哗然,连曹秋都是不由面上青气一闪。

    连败自己两大弟子的武士,竟然只是对方的奴隶,这将曹氏剑馆的脸面置于何地?

    而更加令他惊疑不定的,却是面前的这个商族人。

    他自问一身剑道修为已经通天彻地,连身怀异术的异人都是斩过不少,一剑在手,万法辟易,哪怕对面这个黑冢都绝非他几合之敌。

    但这个介!面对他的剑目威凌,竟然毫无反应,其深不可测的气度修为,还要远远在这个奴仆之上。

    “君显然也是修炼之人,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曹秋面色肃穆,向着方元深深一礼。

    见到这一幕的昂、灿等,俱是目瞪口呆,知道他们师父甚少出手,这次竟然一见这个少年便见猎心喜,显然对方绝非凡俗。

    并且,如此礼仪,已经足以吓人,毕竟他们师父,可是推辞了当今商王上大夫赏爵的人啊!

    “我并非纯粹的剑手……”

    方元推辞摇头。

    “但你已经佩剑!”

    曹秋盯着方元腰间的铁剑。

    “大胆!”

    黑冢一怒,冷哼一声,鼻子下长气宛若白色匹练,直冲曹秋而去。

    哪怕主上所说是真,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遇到此种情况,也必须挺身而出!这是为人奴仆的态度问题!

    咻!

    曹秋面色不动,只是手中的古剑刺出,在白练中间一点。

    波!

    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整条白练竟然从中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截。

    无形无质之物,竟然也能被斩断?

    黑冢大惊,旋即就是胸口剧痛,猛地喷出一口血来,这却是术法被破之后的反噬了。

    啪啪!

    方元见了,却是眼睛一亮,鼓掌而赞:“好一招一剑破万法!”

    他走上高台,随意在黑冢身上几点,后者的脸色立即好看了许多。

    “早就跟你说过,迷魂术法只是小道,遇到真正的强手根本是贻笑大方,之前你这黑厮还不信,此时认了否?”

    方元斥责地说着,黑冢却是脸色讪讪,不敢反驳,垂手立在一边。

    训斥完奴隶之后,他又看向曹秋。

    此人的意志浓烈,几乎不输武道真圣!这才能附着于剑身之上,造成一剑破万法的效果!

    ‘可惜……根基不足啊!’

    眼中精光闪烁,方元已经看到了此人的弱点,虽然意志如剑,奈何身体还是有着欠缺,因此不能真正称圣!

    “一剑破万法?”

    曹秋目中奇光更盛:“在下用剑半甲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我的境界概括得如此贴切!”

    “罢了,看来今日,哪怕我不与你比剑,你也不会干休!”

    方元笑了笑,抽出腰上的黑铁长剑。

    这剑虽然不过三尺,但在此时已经是罕见的名刃:“不过……为免我们伤了和气,不若先定个约,只比三剑如何?”

    “可!”

    曹秋点点头,踏前一步:“第一剑!”

    轰隆!

    风雷乍起。

    他一剑刺出,如携风雷而击,带着煌煌天威,任何魑魅魍魉都要黯然束手。

    台下,剑士灿呆呆看着这幕,只觉他的风雷之剑与老师相比,简直是天与地的距离,若是他有着如此剑技,之前又怎么可能被区区的妖术迷惑?

    面对这风雷之击,方元却是无动于衷,只是横置铁剑,放于胸前。

    铛!

    清越的声音响彻,震动数里。

    风与雷互相消失,仿佛在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一座黑色的,宛若钢铁一般的大山!

    任凭八方风雷,我自巍然不动!

    “好剑法……此剑,已技近乎道矣!”

    方元虽然挡住了这一剑,却率先开口称赞。

    “可惜……近乎道,却非道哉……”

    曹秋怔怔望着方元,眸子中却是闪过一丝落寞,忽然道:“剩下两剑,也不必再比了,老夫认输!”

    “什么?”

    台下,诸多曹氏弟子张大嘴巴,仿佛看到了神祗的陨落,信仰的崩塌。

    曹秋是什么人?

    纵横天下无敌手的传奇剑手!甚至有着剑圣之名,周游列国,收弟子无数,乃是所有剑手的信仰。

    但此时,竟然就在商邑之中,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击败了?

    “不可能……”

    灿喃喃着,指甲掐进肉里,流出大量鲜血。

    而昂与其它弟子也是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承让……”

    方元吐出口长气,也不多说,直接收剑便走。

    “主上……”

    黑冢连忙带着大白小白跟上。

    商人顿时敬畏地让开一条道路,毕竟,刚才双方虽然只是交手了一剑,但余波所及,太过靠近高台的人都是昏死过去,耳窍中流出鲜血。

    如斯武力,谁不敬佩?

    想必不需要多久,剑士介大败剑圣曹秋的传说,就要在整个商朝中传唱,及至天下了。

    ……

    时间入夜。

    月华之中,两名少女的虚影浮现出来,敬畏地望着方元的身影。

    黑冢却是见怪不怪,虽然第一次看到两只银狐化形被吓了一大跳,但天长日久之后,也就渐渐习惯了。

    “大白小白,不认识我了么?”

    方元见着这二女新奇的目光,不由有些好笑。

    “那个人的剑……很危险!”

    良久之后,还是大白率先开口:“我感觉得到,我跟妹妹的阴神,一旦被剑刃擦到,立即就会灰飞烟灭……白天跟那个人对上,我们的阴神甚至都被死死压制在体内!”

    “你的灵觉很不错!”

    方元点点头:“那个曹子的剑道,堪称一剑破万法,区区阴神,自然无法作祟。”

    “但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败在了你的手上?”

    大白目中精光连连:“我与妹妹想拜在你的门下,学习剑术!”

    “剑术只是小道尔!”

    方元摆摆手:“知道那个曹秋,为什么一剑之后就认输么?”

    听到这个,哪怕黑冢也不由竖起了耳朵。

    “因为虽然他的剑法远胜于我,但若生死相搏,死的一定会是他!这在第一剑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他自然不会要求继续,再自取其辱了。”

    方元淡淡解释了两句。

    哪怕是剑圣曹秋这个诸子百家中的‘子’之人物,此时在他眼中也是被扒了老底——不过一个通脉武宗罢了,当然,论剑道与精神境界,却是真圣级别!

    对方根基不稳,自己却是根基太过雄浑。

    哪怕是还未大成的祖巫真身,都可以依靠蛮力,活活砸死对方!

    “当然……这曹秋只是诸子百家中剑道的代表,不能完全说明这个世界的高端武力啊……”

    方元也算看清楚了,此时虽然大商未坠,却也是大争之世!

    诸国人才交流频繁,随时都有新秀冒出,一鸣惊人,自己这点出格之事,却也算不得什么。

    “以古辰的老奸巨猾,这次穿越大商,必定有着天大的图谋,此时却不知藏在哪个角落里搅风搅雨……更麻烦的是,因为此时天下混乱,即使他有着些出格之事,也很难发现啊……”

    大商五百年,到了革鼎之际,天下骚动频繁,龙蛇起陆,自然将很多异常都掩盖了下去。

    好比此时的方元,在商都中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有关古辰的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方元眉头一皱,看向门墙:“何人前来窥视?”

    他此时所住的,乃是‘客馆’,乃是商朝为了方便诸侯国使者与其它游学士人,在交通要道与城邑中修建的旅社,带有官营的性质,号称“凡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市有候馆……以待朝聘之官也”。

    既然是官营的,安全性自然不用多说,此时竟然能被对方摸到这里,显然身手也是不差。

    实际上,方元也考虑过去自己的‘家’看看,但念及有着蒙括在,搞不好又有一番麻烦,也就懒得回去了。

    黑冢怒吼一声,直接扑了过去。

    叮!

    剑影一闪,一名青年就被逼了出来。

    他身材高大,面容却有些青涩,穿着麻衣,脚上套着草鞋,手里的青铜剑却是已经伤痕累累,仿佛下一刻就要断裂一般。

    饶是如此,这个少年的眼中,却带着如火一般的神色:“聂……见过先生!望先生准我向你学剑!”

    “你叫做聂?”

    方元原本有些不耐烦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奇怪:“有没有姓?”

    少年眼中光芒顿时一暗:“乡野之人,未曾有也!”

    “若是你以后功成名就,倒是可以取个盖姓,就叫盖聂吧!”

    方元起了点恶趣味。

    孰料少年目光大亮,直接下拜叩首:“多谢老师赐名,我以后就叫盖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