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师?”

    方元呆了一呆,旋即望着打蛇随棍上的少年,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好……很好,我便收了你这个学生,只是先提醒你一句,入我门来,生死莫怨!”

    “为求无上剑道,虽百死犹未悔!”

    盖聂大声回答。

    “善!”

    方元弹了弹指甲,既然有人赶着送上门来当小白鼠,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立即吩咐道:“黑冢,你将此人带下去安顿,顺带传授他太阴正法的入门篇吧!”

    “诺!”

    黑冢下拜,看着盖聂的眼神却是带了一丝同情与怜悯,又有一丝亲近,不论怎么说,同甘共苦的人终究多了一个不是?

    “多谢老师!”

    倔强少年此时还根本不晓得方元的可怕,见到被正式收归门墙,不由大喜,连连叩首。

    “好了,烦人的虫子解决了一只!”

    方元屈指一弹,一枚石子呼啸着,冲向一面墙壁。

    砰!

    在盖聂震惊的目光下,原本的那段墙壁忽然扭曲,一块幕布似的东西落下,现出一个人影。

    “同是前来拜会之人,阁下待他何其厚,而待区区何其薄也!”

    新出现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留着美髯,一双眼睛赫然是迷离的紫色,整个人都带着一种不可名状,邪异难测的气质。

    “皆因他怀善意,而你……不怀好意!”

    方元的手已经握上了长剑。

    而看到这一幕的中年人,眼角也是不由一抽,连忙摆手:“慢着……你我是友非敌!敝人只是代主上,给先生送一份邀请!”

    “你家主上,是何人?”

    方元按剑而问。

    “先生一去便知!”

    美髯中年神秘一笑,整个人就似遁入土中,消失不见。

    “五行遁法?莫非是阴阳五行家的人?”

    黑冢见到此幕,瞳孔一缩。

    “哼……”

    方元冷笑不语。

    此种小道,不说自己,哪怕剑圣曹秋,也可以一剑破之,此时伸手一招,原处一块竹简顿时宛若被一根无形丝线牵扯着,落到方元手上。

    “聚贤馆?”

    看着上面的日期与地点,方元回忆了下:“似乎是某个诸侯国开在商邑,专门用来招贤纳士的场所……果然是不问自明,一去便知!”

    因为此世有着超凡之力,天下又有八百诸侯国,远远不是商王能够掌控,因此士人的流动也十分频繁。

    由此所导致的后果,就是出现了百家争鸣一般的局面,各国对真正的能人异士求贤若渴,竞相开出高价,虚位以待。

    强大的诸侯国,甚至在天下各城之中都开有类似的招贤馆,恭迎四方之士。

    “就是不知道,这一家背后,站着的是哪位诸侯了……”

    方元略微一搓,手上的竹简顿时化为粉末,从指缝间丝丝滑落。

    ……

    第二日。

    留下黑冢照看盖聂与大白小白,方元一个人佩着铁剑,来到了那家招贤馆。

    此馆占地极大,位于闹市之中,周围却极是幽静,哪怕偶有行人路过,也是神为之摄,快步趋走。

    站在馆门之前的数位负剑之士,则是精壮结实,双眼如神,手上老茧粗厚,身上隐约带着血煞之气,显然绝非泛泛。

    此时看到方元大摇大摆地上前,眼眸中顿时冒出冷光,两柄长剑横档在前:“来者何人?”

    “嗯?”

    方元眉头一挑:“竟然名为聚贤馆,在下自认贤达,难道不可进得?”

    实际上,此时拿出昨天得到的竹简请柬才是正道,但方元此时却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除非各诸侯国的诸侯与群臣都是白痴,否则鬼才会在招贤馆面前放上这一群恶犬赶人。

    并且,这几个剑士起码都是十人敌,百人将,一个招贤馆放一点,整个天下又要浪费多少?恐怕即使是大商也没这个资本浪费!

    ‘因此……此时馆内,住了一个大贵人么?’

    方元心里已经暗中有了猜测。

    “原来是介先生到了,失礼失礼……”

    这时,馆中人影一闪,昨日见过的美髯中年走了出来,向方元行礼:“在下莫阁,已经奉公子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先生请……”

    又训斥那些剑手:“连这位击败剑圣的介先生都不认识,瞎了你们的狗眼么?还不速速致歉?”

    “原来是介大师!”

    这几个剑手顿时面色一变,看向方元的目光中带着崇敬、震撼等情绪。

    他们毕竟也是剑客,怎么可能没有听过昨天发生的大事?

    “公子何名?”

    方元自然不会跟几头恶犬计较,负手进入馆内,忽然问道。

    此‘公子’非彼‘公子’!在商朝,唯有诸侯之子,方可称一声‘公子’,果然是一位大贵之人。

    “我家公子乃天潢贵胄,西周侯之子……午也!”

    莫阁大声说道。

    “西周侯?公子午?”

    方元点点头,心里却在吐槽:‘你怎么不干脆叫西伯侯算了……’

    当然,如果按照他的推测,这个世界乃是受到了更高级文明的影响,那发展大趋势不变,小节有改,却是正常。

    毕竟这些平行世界,发生什么微小的变化,都有可能产生蝴蝶效应,更不用说有着梦师的搅局,一切都原样不变,才是奇怪之事。

    进了舍馆,再走过两条回廊,一名锦衣少年就迎了出来:“这位便是剑败曹子的介先生?午见过先生!”

    “公子午多礼了!”

    方元同样还礼之后,仔细打量着这位西周侯的公子。

    此人看着不到二十岁,生得面如冠玉,目似点漆,天庭饱满,山根暗蕴紫气,当真是龙虎之姿,天日之表,浑身尊贵之气充满,难得又毫不盛气凌人,一举一动中,反而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这样的人,哪怕毫无跟脚,也必能出人头地,更何况还是大诸侯国的公子呢?

    “哈哈……吾最喜英雄,先生不必多礼,来,快请入宴!”

    公子午将方元请进大厅,两个人相对而坐,周围立即就有侍女献上酒浆肉食,供两人对饮。

    “饮胜!”

    不得不说,诸侯的享受的确不错,钟鸣鼎食之际,又有歌舞佐餐,旁边的莫阁也是妙语连珠,一时间,当真宾主尽欢。

    到了宴席过半,公子午才似无意问道:“据午所知,先生乃商邑国人?这次征伐东夷小部,又建立奇功?”

    “确是如此……只是我无意入仕,只想逍遥便了。”

    方元摆摆手,知道对方拐弯抹角地想打探自己的来历,倒是有些佩服西周国的细作了。

    虽然自己给了名字,这一夜之间,查探到原本那个身体的跟脚,手段还是有一些的。

    “哎呀……”

    公子午却是一脸惋惜:“那真是太可惜了,先生大才,若至于我西周国,必然拜为卿士,享受国礼……哪怕先生不愿,也可有同门推荐?午必重重录用!”

    此时的公子午,就好像一个求贤若渴的君主,但实际上还是在打探方元的师承。

    “那真是可惜……”

    方元微微一笑:“在下剑法,乃是天授,倒是昨夜收了个弟子……”

    一提到这个,莫阁就咳嗽了一声,公子午的笑容也是一僵。

    毕竟,他们都知晓,那个盖聂刚刚才拜入方元门下,能有多少本事?真要高位礼聘那就成了冤大头了。

    不过,方元自然不会如此,而是话锋一转:“可惜他剑术未成,不能来辅佐公子啊!”

    “这个不妨,等到先生觉得合适之时,遣他前来,午必感激不尽!”

    公子午呵呵笑着,忽然间,一个奴婢匆匆小跑而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令他神色一变。

    “出了何事?”

    方元端起酒爵,心里却是在想着戏肉终于来了。

    “唉……先生可知,你功虽高,却得罪小人矣!”

    公子午幽幽一叹:“午收到消息,大夫玖在商王面前污蔑先生,并且说先生目无君王,无君无父,已经惹得商王大怒,下令缉捕!”

    “哦!”

    方元点点头。

    如果是那个大夫玖的话,倒是有点动机,但不至于如此严重。

    在对方嘴巴里面,八成是夸大了不少,不过他也乐得跟对方玩下去,不由接了一句:“那该如何是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

    “哈哈……”

    听到这一句,莫阁哈哈大笑,又自罚一杯:“先生恕罪,莫阁失言了……先生一直都居住在商邑,岂不知天下之大,除了商之外,仍有八百诸侯?”

    “我主西周侯,求贤若渴,更精通先天卜算之法,绝对能助先生趋吉避凶,躲过此场灾劫……”

    言下之意,就是得罪商王之后,天下虽大,能保证安全的势力也是寥寥。

    此时不投靠西周,更待何时?

    “这个……让我考虑一下……”

    方元面露难色,敷衍几句,起身告辞。

    ……

    望着他的背影,公子午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此人当真不识抬举!”

    莫阁在一边,瞅着公子午的脸色,立即义愤填膺,换上愤愤不平之色。

    这倒也不全是伪装,想他自问神通也算惊人,却还从来没有得到过公子午如此折节下交呢!

    此人获此殊荣,却不知肝脑涂地、卖血卖身,委实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