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这人……真的是沙里飞么?”

    韩惊飞看着死在自己手下的枭雄霸主,有些不敢相信。

    困扰自家多日的麻烦,此时就被自己斩于刀下?

    这可是武宗啊!

    “不止呢……还有这个成邈,乃是玉玄宗掌门,也是唯一一个通脉武宗……将他死掉的消息放出去,恐怕整个玉玄宗都要土崩瓦解了……”

    方元缓缓走出,随意说着:“至于还剩下的几个忠心之人,只要你勤练我留下的刀法,想必还是能够应付的。这也是我给你的压力啊……”

    “多谢先生!”

    在这一片死尸当中,韩惊飞却是忽然成熟了。

    他强迫自己忘记刚才被人操纵的憋屈与无力,恭敬地向方元行礼:“若非先生出手,我韩家或许还真要伤筋动骨一番!”

    “嗯,我们回去吧!”

    方元摇摇头。

    说实话,要是纯粹的师徒教学,这么短的时间当然不够。

    只是他乃梦师,自然有着方法投机取巧,大致类似灌顶,让这对兄妹尽快成材。

    这时也不多说,直接离开沙家帮的总坛,回到韩家。

    “爷爷!”

    韩惊飞见到韩啸天就在大厅等着,顿时半跪行礼:“孙儿与狂刀先生此去,已经将沙家帮与玉玄宗的麻烦都尽数解决了!”

    “是么?”

    韩啸天面色一白,眼底浮现出一丝阴霾,又强颜欢笑:“大恩大德,感激不尽,还请狂刀先生入厅用宴。”

    “善……”

    方元瞥了这老头一眼,大大咧咧地走入厅堂。

    “惊飞……你跟妹妹去后堂帮忙!”

    见到韩惊飞也想进来,韩啸天顿时喝着,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是!”

    韩惊飞同样察觉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匆匆赶去后院。

    ……

    “来来,狂刀先生,这杯我敬你!”

    厅堂之内,早已布置下了丰盛的宴席,肉是灵肉、果是灵果、还有灵酒、灵茶,可以说一顿就要吃去百来户中等人家的资产,即便以韩家的家底,也很是不易。

    “客气,客气了……”

    方元倒是来者不拒,直接一口干掉。

    这酒色作琥珀,入口绵纯,味道也是十分不错。

    “来,这是沙罗兽的兽肉,本地少见,先生多用些!”

    “老夫韩掠地,敬刀狂先生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来,请用灵果!”

    ……

    位列席上的,都是一群老头,经过韩啸天介绍,大致都是家族长老一流的人物,拢共有着四人。

    此时殷勤劝酒夹菜,一个个红光满面。

    方元也故作不知,直接吃喝着。

    “刀狂先生,当真好酒量,好豪气!”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韩啸天面色忽然变冷:“只是……老朽有着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你说,我知无不言!”

    方元手持酒盏,似笑非笑。

    “按照我那不成器的孙儿所言,你酒楼中操纵他身躯的手法,是梦师吧?”

    韩啸天死死盯着方元,声音变冷。

    “正是!”

    方元点点头。

    “好!好!好!终于让你们找到这里来了!”

    韩啸天一下瘫软,似精气神都被抽走一般,看向方元的目光中又带着狠色。

    “大哥,跟他拼了,有着叔父的布置,怕什么?”

    一个白发的韩家长老嘶声说着,恨不得上来咬下方元一块肉。

    “嗯……看来布置很周全么?”

    方元道:“接下来,是不是该摔杯为号,三百刀斧手齐上了?”

    “三百刀斧手?”

    韩啸天摇摇头:“三人都嫌太多,你可知这酒菜虽然无毒,但与这个大厅周围布置的阵法配合,却是会产生一种醉仙气息,哪怕梦师,都要真灵疲软,无法动弹……这是我们那位叔父亲自布置,大能之下,都是绝杀,为的就是对付你们这种贼心不死的梦师!现在的你,再动半分梦元力试试?”

    “大哥,何必跟他说这么多?”

    一个红脸老头怒喝着,直接抽出一柄黑色巨斧:“先砍了他再说!”

    方元立即无语了,之前就数此人态度最为谄媚,敬酒敬得最多,想不到动起手来,也是一马当先。

    并且,师尊留言说得不错,他将梦师都得罪光了,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以至于子孙一见到梦师,都以为是上门寻仇的。

    呼!

    此时红脸长老已经等不及了,斧头虎虎生风,劈头盖脸地砸下。

    铛!

    巨大的闷响声传开,恐怖的反作用力,直接令斧柄断裂,遥遥飞起,红脸长老更是倒飞出去,撞在铜柱上,令整个大殿都簌簌发抖。

    “不可能!”

    韩啸天看着已经多出一个半圆形缺口的斧头,还有端坐不动,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掉下的方元,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良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来:“真圣……”

    这两字仿佛有着魔力一般,周围的长老纷纷面露绝望之色。

    “想不到阁下不仅是梦师,竟然还是真圣武者……”

    韩啸天暗暗打着手势,面露惨笑:“能劳驾此等大能出手,我等纵死也不枉了……”

    “你们先不忙着拖住我,或者转移嫡系什么的……”

    方元又喝了口酒,很是无语:“我只是承认我是梦师,你们怎么认定我就是仇家呢?”

    “叔父曾经有言,他开罪之人太多,至交没有一人……但凡上门之梦师,宁杀错,莫放过!”

    韩啸天惨淡道。

    而方元则是翻了一个白眼,感觉这才是真正绝心居士的性格。

    后来收养他的那位慈祥师尊,恐怕也是经历了这剧变之后,才心性大改的吧?

    “好了……”

    方元摊摊手,感觉再装下去,八成都要将这老家伙活活吓死,那就不是来报恩,简直成报仇了。

    当即道:“我的身份,你们或许猜测有误,我并非你们的仇家,反而是叶离师尊的弟子……”

    “叶离……叔父?”

    韩啸天一听,眼睛一亮,又立即摇头:“不可能……我叔父从未收徒!”

    “又不一定非要在大乾才能收徒……并且,我何必要骗你们?”

    方元冷笑一声:“真要动手,本人一刻之内就可以将你们满门上下赶尽杀绝了!”

    “的确……”

    韩啸天见着方元还是大马金刀端坐的模样,不由有些相信了:“呃……不知道这位大人,有何凭证?”

    “凭证?这个算不算?”

    方元一挥手,风雷水火四柄神剑浮现,又组合四象剑阵,衍化领域雏形。

    “天合四象,领域雏形,的确是叔父他老人家的八门剑阵啊!”

    韩啸天一见,眼眶顿时红了,连忙起身行礼:“这位小哥,之前多有得罪,不知道叔父大人最近可好?”

    旁边几位长老,顿时神色尴尬,特别是刚才手持开山大斧往方元头上招呼的红脸长老,已经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师尊他老人家已经坐化了……”

    方元叹息一声,将绝心居士的经历略微说了两句。

    “唉……我等子孙不孝,未能承欢膝下,多谢小哥了!”

    韩啸天等人红着眼,向方元一礼。

    “嗯,这次我来,只是想看看师尊后人如何,顺带照拂一二,现在看来,却是过得不错……不需我多操心了……”

    方元微微一笑:“只是我虽然也修成大能,但师尊当初树敌太多,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继续隐藏的好……”

    “这个我们知晓!”

    韩啸天等人都是苦笑,旋即仿佛想起来什么,就起身:“我们这里,还保留了叔父大人的一样遗物,请小哥看看!”

    当下就搬开酒桌,掀开一块石板,摸出一只皮袋。

    “嗯?”

    方元一怔。

    早在一开始,他神念就扫过这里不下数十次,却没有丝毫发现这机关。

    看来这皮革很是不凡,有着遮掩神念的奇效。

    韩啸天将皮袋翻转,就倒出一枚明黄色的玉简,苦笑一声:“原本,这是叔父大人留下的一个念想,嘱咐我们若后代中有了梦师资质,成就虚圣之后,便可交付此物,但我们不才,家族血脉稀薄,连灵士都未曾有着……”

    “嗯!”

    方元有些好奇地接过,神念一扫,顿时了然:“这是八门剑阵的传承,若出了一位梦师,的确可以由此走上梦兵师之路……咦?”

    这传承,自己早有一份,自然没有什么。

    但方元神念看到后面,就见在八门剑阵之后,又有一大段信息,不由心里一动,直接记忆下来。

    “此物对我……还有一点作用,就记录一二了!”

    他大大方方地将明黄玉简抛还给韩啸天,想了想,又取出一枚血红色的玉简:“这里面,有着我的一套武道,名为乾坤巨灵功,可开八脉,凝聚巨灵真身,在大乾也算不错的功法了,并且,来路很干净,不用害怕被发觉!”

    当年杨家灭亡,乾坤巨灵功早已外流,就是梦界中都有功法出售,因此不算什么。

    “多谢大人!”

    韩啸天大喜,他的大霹雳手虽然霸道,却没有凝聚圣体之法,此时有着这巨灵功,就是一个家族崛起的根基。

    “嗯,事情办完,我也该走了!”

    方元微施一礼,一层雾气就浮现在周围,在场中人立即眼神迷离。

    “抱歉,为了以防万一,你们的某些记忆,还是要修改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