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身为天之骄子,秦都天骄,此刻却被人打成了狗,这般憋愤,让他恨不得把叶枫连皮带骨给撕碎。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他手中传出。

    众人还来不及看清到底他做了什么,却现他大拇指上的扳指瞬间闪烁起诡异的红光。

    去死吧!

    刑冲再度暴起,刀刃中的罡气,竟然凝化成一道两米多长的冰锋,从漫天的红色砖沫中傲然伸出。

    “这家伙爆种了!”

    人们惊呼,现刑冲实力瞬间暴涨。

    这是一张强大的底牌,让刑冲施展出了罡气化形的神通。

    “叶枫,我今天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刑冲像疯狗一般的冲了过来,长刀如冰川爆裂,罡气硬生生的将漫天的飞砖震碎,可怕的刀光还未靠近,就已经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长达十几米的可怕沟壑,沟壑边缘的土石尽皆被刀气凝成了冰块,此招正是秦霜刀法威震一郡的最后杀招——断冰破魂!!

    “小心,少镖头!”

    刑冲绝杀一出,可怕的寒冰刀意让人通体生凉,这是中阶宗师的威压,让孙阳等人情不自禁的惊呼,更让许多人为叶枫捏了一把冷汗。

    但今天的叶枫注定要一战扬威,他在常阳山的绝代锋芒不为世人所见,今天却有一个不张眼的家伙在他面前嚣张,终究是要成就他的神刀之威。

    唰!

    青叶刀浮现掌中。

    一瞬间,血芒如龙,战火冲天,腥红的罡气游曳沐浴在叶枫的身上,仿佛披上了一道血影战甲,气势顿时暴涌如潮。

    明王法相矗立在天地之间,巍巍不动,沉重如山!

    霸气无双的刀气,在明王法相的促动下成了一座狂喷咆哮的血色火山,直接镇压了地上小小的冰霜沟壑。

    锵!

    场中只见两道强大的刀芒气浪翻滚,金属交鸣之声,凄厉如啸!

    但一刀过后,却是高下立判。

    只听到刑冲一声惨叫,握刀的双手直接从手腕往上直到小臂尽数爆裂开来,可怕的刀气直冲五脏,让他吐血倒退,好似一只被重锤砸飞的布娃娃一般,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才狠狠的摔了下来。

    土石爆裂,狼藉一片。

    刑冲在地上奋力的想要站起身子,但奈何努力的几次,却还是重重的摔倒在了石坑里面,再也没了力气。

    叶枫胜!!!

    一片惊呼声中,公孙弘震惊地宣判了这一局比试的胜负。

    叶枫胜的酣畅淋漓,板砖扬威,神刀灭敌,打得对面镇远镖局一群人脸黑成了一片,过瘾至极。

    “叶少镖头威武!”

    人们毫不吝啬的欢呼,主场优势爆到了极致,口水淹没了地上狼狈被拖走的刑冲。

    “还什么秦都郡魁,哈哈,被咱们陈仓郡的魁打成这熊样,咱们陈仓今年是要雄起啊!”

    哈哈哈!

    哄笑声此起彼伏,人们兴致如火。

    叶枫更是在一片叫好声中对着司徒笑等人冷冷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镇远镖局所谓拿得出手的镖师了?若是如此,看来这趟镖你们怕是没有资格来争了……”

    “叶枫你!!”

    刑太森气得双拳紧握,眼睛瞪得几乎喷火。

    稳坐在椅子上的司徒笑,虽然圆圆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怒意,但那眸光却已经冷森了几分。

    没想到,第一场竟是被对方占了先机了……

    哼!

    这个叶枫果然有两把刷子,虽然只是个初阶宗师但方才那一刀只怕已经拥有了中阶宗师的战力,陈仓郡这次倒真是出了个人才。

    不过……

    司徒笑眼中阴光流转,丝毫不慌,一个刑冲不过是他用来测试松林镖局实力的棋子,既然对方实力不俗,那便是真正给对方压力的时候了。

    “刑镖头,那就请江镖师出战吧。”

    他朝旁边的刑太森微微点头,后者脸上的怒意化成了狞笑,嘿嘿一乐:

    “好,大人,那就让这群家伙领教一下咱们镖局的真正实力,江镖师,该你出场了!”

    啪啪!

    一道身影原本藏在人群之中,气息不显,此刻走将出来却是脚步如山,震动地板,绽放出了极为凛冽的气势。

    满场宾客唰唰唰将目光扫了过去。

    咦?

    这又是谁?

    那走出来的身影乃是一名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肌肤蜡黄,颧骨如刀,一双黑的手掌垂在两侧,却似两柄出了鞘的黑色钢刀一般,散着慑人的锋芒。

    高手!!

    绝对的高手!!

    这人一出场根本不用说话,那潮水般的气场就比刚才的刑冲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好像一座巨山般的镇压全场,甚至在他路过刑太森的时候,就连这位镖局霸主都有隐隐被他压制的感觉。

    此人莫非是高阶宗师??

    怎么可能??

    就在众人愣愣的看着这位江镖师走向场中,中间高台上,王明冲却是脸色一沉,出了轻喝:

    “江流!!竟然是你?”

    江流??

    王参将认识此人?

    王明冲眼中已经泛起了怒气:“江统领,你分明是大皇子府中的侍卫统领?怎么能代表镇远镖局比试?”

    皇子府侍卫统领?!

    围观群众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难怪此人的气势如此可怕,能够护卫皇子周全,此人绝对在京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他怎么能来一个郡城兴风作浪,这完全就是大佛入了小庙,要撑破陈仓的天!

    “哼!”刑太森在这个时候笑的无比得意:“江镖头已经退休回乡,我花重金邀请他加入我们镖局有何不可?镇远镖局若是连位高阶宗师都没有,又怎么好意思舔着脸来运这官家重镖!”

    这样也行?!

    众人纷纷露出了不耻的表情。

    “你们这根本就是作弊,哪有从外面请人来帮忙的?”

    “是啊,要是这样能行,老子他娘的去请个玄道真人出手,你们还不全都跪了!”

    一群松林镖师们义愤填膺的吼了起来。

    “哼,废话,有本事你倒是去请啊!!”结果刑太森冷冷的呵斥,完全没脸没皮,他站起了身子,用手指向松林镖局所有人:

    “实话告诉你们,镇远镖局的高阶宗师不止一位,你们以为刚才叶枫赢了一场就可以得意了,一群蠢货,今天你们全都要因为那臭小子的话付出代价,不仅重镖要归我扬威镖局,你们更是要给我滚出陈仓郡去!!哼!”